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正文卷 第161章:天谴

    周泰祥送来十八口箱子的珠宝,走的时候带走一口箱子。

    里面全都是秦观给他准备的宝贝。

    金色珍珠项链十条,周泰祥说这是最抢手的,人们看到这种珍珠都喜欢疯了。

    粉色珍珠项链五条,白色珍珠项链五条,同时还给了他一些散珍珠,这些珍珠周泰祥可以在金玉楼加工成各种首饰卖出去。

    几件琉璃摆件,一些激光内雕琉璃工艺品,还有两个夜光珠,秦观除了留下几件以后或许有用的,其他都给了周泰祥,让他换成钱。

    秦观给周泰祥的任务就是,在他离开杭州上任前,能凑多少金银就弄来多少。

    手里有钱心中不慌,钱钞就是一堆纸,如今有了袖里乾坤空间,十分方便,秦观更愿意带着真金白银在身。

    快到中午时,下人来报,郑达郑公子来了。

    秦观在杭州,最好的朋友就是郑达,可以说两个人是真正的死党。郑达走进正厅,看到秦观后,稍显局促的拱手道:“秦兄,知道你高中状元,我特意来祝贺一番。”

    秦观看郑胖子的样子,知道这家伙现在有些顾及自己的身份,呵呵笑起来:“胖子,你以前见到我可不是这么说话,偷我春宫洞玄子的时候,可是二话不说就往袖子里装的。”

    “你拿我东西的时候也没手软过啊。”郑达嗫嚅着回了一句。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哎呀,可憋死我了,我来之前,我爹嘱咐了又嘱咐,一定要让我恭恭敬敬的,千万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弄得我好紧张。”郑达说道。

    “现在好点了吗。”秦观拉着他坐下。

    “好多了,你还是那个秦观。不过我还是要恭喜你啊,你竟然考中了状元,我的天,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都懵了,从那天起,我就考虑着是不是有必要到你家去,在地上撞一下。”郑达道。

    “考虑好了吗。”

    “我去过两次,不过没有下手的机会。”

    两人又笑了起来。

    这时郑达道:“对了,今天杭州城都在传一个消息,你听说了吗。”

    秦观心里一动,问道:“什么消息,我上午并没有出门,半个月后要去雄州赴任,有很多事物需要处理。”

    郑达神秘兮兮的道:“今天上午人们都在说一件事情,西湖北岸的山林那里,不知是否遭受了天谴,几座山头的山林一夜之间全都枯萎而死,寸草不留啊。”

    “我好奇就骑马过去看了,好家伙,站在高处看过去吓你一跳,外面的山林树木花草都长得好好的,就那一片山林却已经全部枯死,树叶全部落光,就连花草也都已经枯萎,比冬天还要惨。”

    “有人说,肯定是得罪了山神,要不然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而且我还听说,那片山林全都是柳肃家的。肯定是柳家做了什么丧天害理的事情,要不然老天怎么会将他们家的山林全部毁去呢,这下他们家损失巨大啊。”

    郑达说的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将他知道的信息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秦观问道:“应该损失不大吧,最起码那些树木还可以卖钱的。”

    郑达嗤笑道:“卖不了了,有人去查看过,那些树木从里到外都腐朽了,根本不能做木材用。”

    “而且啊,昨天林子还好好的,一夜之间全部枯死,这样的木头谁会要,谁敢要,烧火都没人用,怕惹了山神爷爷不高兴呢。”

    “那一山的树木可是柳家百年积累,价值几万贯不止,这次柳家损失惨重喽。”

    中午秦观留下郑达吃饭,蓉娘做了一桌好菜,兄弟两个聊着这段时间的事情,喝了不少酒。

    郑府仆役搀扶着郑达走了,走的时候这家伙怀里还夹着一副字,是他逼着秦观写的,说如果以后败家了,就拿秦观的字去换钱。

    秦观给他写了如今最有名的‘明月几时有’,喝了酒,用狂草写的,这还是秦观第一次用狂草写书法,郑达真的赚到了。

    郑达走后,秦观的酒稍稍清醒一些,坐在书房想了想,将熊大叫来:“还记得王大锤吗。”

    “记得少爷,城南帮帮主王越王大锤。”

    秦观道:“你悄悄去找他,就和他说......”

    “叫他做事注意隐蔽,莫要让人查出来。”

    熊大领命去了。

    王大锤正在一处酒楼喝酒,已经有了三分醉意,刚从茅厕小解出来,旁边突然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治住了他。

    王大锤刚要喊叫自家兄弟,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不要叫,是我。”

    王大锤抬眼一看,确实认识,是秦凶人的仆役熊大。

    王大锤挤眉笑道:“哎呀,是熊爷,不知道找我做什么,我正在吃酒,我们一起上楼可好。”

    熊大沉声道:“我家少爷有一件重要事情吩咐你做,找个隐蔽的地方说话。”

    听到是秦观找他,王大锤的酒立马醒了,带着熊大来到酒楼一处没人的包厢。

    熊大压低声音,将秦观交代的事情告诉他。

    王大锤越听眼睛瞪得越大,然后狠狠的点点头,表示明白。

    熊大从怀里掏出几张钱钞拍在桌上,眼神冰冷的盯着王大锤,用严厉语气道:“这件事情你要做好,务必隐蔽,万一泄露有人查问,你要知道怎么回答。”

    王大锤立马保证道:“我们做别的或许不行,散播消息这事情我们还是有心得的,您放心,绝不会让人知道消息是从什么地方传出去的。”

    “就算有人查,我也不敢乱说话,您今天没来过,也没人找过我,都是我听一个算命老瞎子说的,绝不会有别的话。”

    熊大拍拍他的肩膀,起身走了。

    王大锤收了桌上的钱钞,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秦观叫他做事,他哪敢不答应,上次秦观一把剑砍死好几个人,就让他胆战心惊,如今人家已经是状元,一府知州,是大人物,更要做好。

    当天下午,杭州城里就开始流传一些消息,而且散播的十分迅速。

    “听说了吗,城外山林枯死,有半仙说是柳家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要不然别的地方不枯死,就他们家的枯死呢。”

    “这是天罚啊!”

    “我到是想起一件事情哟......”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