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十章 先天气机

    场中人听的极认真,就连寇立走进都无人发现,其中一人忍不住道,“玉鼎子前辈,意是何物?”

    玉鼎子将手一招,对方身上一口神刀忽然被招了过来,在空中演化出璀璨的刀芒,金光乱闪,龙蛇妖娆,最后在此人面色惊变之前,将法指一松,这口神刀直接落入主人手中。

    “也许在各位看来,老道是凭自己的三百年苦修的道行,压制住这位小友的刀中灵性,其实并非如此,老朽能压制住此刀,靠的不是法力,而是意,后于天之有,先于天而行的意。”

    在场之中,大多数人露出半知半解的表情,也有人若有所思,修行,得道成仙,但其中本质是什么,几乎无人知晓。

    “说意怕是诸位还是不懂,单是这先天气机,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吧。”

    玉鼎子说到这里,不少人恍然,提炼元精、采药内补、运转周天火候,乃至服参霞、引日月,从第一步开始,便是先天气机。

    五色丝同样是先天气机的一种。

    “为何老朽说意,而不是先天气机,因为意乃日月星辰、天地运转的规律,通人意,参天意,方能得道圆满,法力炼的再厚,不悟出这层道理,便是空中楼阁,一旦内魔外魔齐至,死无葬身之地!”

    “参悟出这层道理,便能将人心化天心,借助天地意志,抗衡种种天灾**、红尘考验,前辈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说这话的人,背对着寇立,但寇立却从对方身上,感受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锋芒毕露,却又邪气森森。

    “不愧是豸剑子,你的悟性很好,”玉鼎子点头:“事实上,这正是上古说法,心、意、神、性中的一种。”

    “哦,那另外三种又是何物?”豸剑子饶有兴趣的道。

    “便是一句话,顺为人,逆为仙,只在其中颠倒颠,”玉鼎子顿了顿:“顺为人,便是锻出本心,逆为仙,则是天长地久,自明真宰,只在其中颠倒颠,无非六个字——还归本来面目!”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身形一震,虽然未必明白其中真意,但似乎都感悟到了什么,过了许久,豸剑子忽然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便只是这一句,前辈的境界在我看来,便是正教七派掌教,魔门五大首座,怕也不过如此!”

    玉鼎子苦笑了声,摇了摇头,道:“这可是过誉了,说这话的人,可不是老夫,而是当年的金鼎派掌教真人玄机子。”

    场下这才露出微微嘈杂起来。

    “金鼎派,不是被魔门灭宗了嘛。”

    “人仙第一外丹宗门,据说人间五成的法宝,无论先天后天,尽皆出于此门中,也不知魔门有没有给我们留口汤喝。”

    “不过听说金鼎派灭门之后,曾将一部分山门重宝藏于岷江中,只不过至今无人知其所在。”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还归本来面目之后,天不容你,地不容你,顺不容你,逆不容你,又该如何?”

    玉鼎子浑身一震,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不远处那人,好半晌,才吁了口气,道:“此事老夫亦不知,药儿,我们走吧。”

    人群中,一位粉雕玉琢的少年起身,默不作声的背起药篓,一老一少,很快消失在了门外。

    寇立沉默片刻,同样掉头离开,不知怎么,心里微微有些沉重。

    豸剑子眼光闪了闪,起身,悄悄了跟了上去。

    …………

    不知不觉间,寇立走入一座庙观中,顿时各种各样的吵闹声响起,放眼四顾,三只头的鸟儿、长出人掌的白虎、手臂粗的蜈蚣、甚至还有化成人形的狐妖。

    这些妖怪有一个共同点,都被封印在箱笼之中,妖魔之气都被封印其中,没有半点散出。

    “炼兽门抓捕的妖物,道行都不低,只是价钱嘛……”

    “据说炼兽门的老祖,便是当年正道七派中昆仑的叛徒,驭兽诀也是从《山海经文》刻录下的残篇。”

    这本不关寇立的事,世俗朝廷都能在六通真人的统领下,抓捕训练妖物,没道理神仙道就没有这种法门。

    目光一扫,忽然双眼一缩,寇立看到了一只黑鹰。

    在箱笼之中的大部分妖魔,都被驯养的没了野性,眼神呆滞,好似提线木偶,但只有那只鹰,依旧桀骜不驯;黑鹰有半人大,左边翅膀断折着,眼睛还瞎了一只,钩嘴好几个缺口。

    在场之中,就属这只鹰妖气最薄,但也野性最重,就算受了那么重的伤,依旧怪叫不听,不断撕咬着栏杆,磨出点点火花来。

    寇立当年在东南凤府,为了锻炼鹰爪功,曾特意养过一只鹰,只不鹰爪炼成后便就将它放生了,那只鹰隼还偶尔回来看看他这个‘同类’。

    同样的眼神、同样的气质。

    就是原来那一只!

    很显然,鹰隼也认出了他,叫声忽然变大起来,眼中也闪过了一丝灵性,翅膀扑扇个不断。

    “吵死了,”一名炼兽门弟子不满的嘀咕一声,刚想掐诀,忽然精神一阵模糊,就好像天压下来似的,浑身下意识的发紧,似乎只要有任何一个动作,立刻死于非命。

    寇立拍了拍对方肩膀,道:“这只妖怪,我买了。”

    “这妖怪虽然妖气低微,但是灵性的很,很少有妖怪在这个道行如此通灵,这样如何,法器一口或是下品丹药十颗如何?”对方立刻讨价还价。

    除了神药、仙药、灵药外,普通丹药皆以差、劣、下、中、上、优,区别便是杂质和药性的多少,或者干脆是有无药纹。

    “这些我都没有,”寇立坦然道。

    “什么都没有,难道你打算抢不成,”炼兽门弟子嘲笑道,结果迎面的,便是寇立坦诚的眼神,顿时打了个激灵。

    他一向很坦诚。

    “怎么,有人想要抢我驭兽门的东西,”一个兽皮大汉走了过来,每走一步,地面就是一震,好似人形的妖魔,而且是巨妖。

    “这只鹰我要了,但我现在没钱,”寇立坦然道。

    大汉皱眉,上下打量着对方,道:“你是谷中哪一派的,师承又是哪位?”

    要是一言不合便开干,寇立反而不担心,大不了灭口,没想对方看着五大三粗,却是心细如发;也对,虽然这个‘庙会’让他产生某种在人间的感觉,但这里面毕竟都是修行者。

    数百年的修行,不能都修到狗上去了。

    “五行门的传人,难道你认为连一只妖怪都买不起嘛,五灵子前辈仗着一手五行化一的本事,不知得了多少天才地宝,”豸剑子在后面抱胸道,表情透着一丝玩味。

    “原来是你,”大汉恍然:“你就是逼的龙宝玉大骂数天的那位。”

    “怎么,驭兽门会怕龙氏夫妇,你们能驭兽,不能驭龙么,”不远处的豸剑子继续笑道:“若是你怕了,这丹药我还是出的起的。”

    “哼,只怕你给的都是毒丹,”大汉冷哼一声,“区区鹰妖,于我驭兽门不算什么,就当是给五灵子前辈一个面子。”

    “那倒不用,宝物我还真有一个,就怕你们买不起,”寇立从怀中掏出那根纯青色的蛟筋,灵光璀璨,仿佛有龙魂在其中扭动。

    此宝一出,附近呼吸声顿时沉重起来,灵器,最上等的灵器,很有可能便是龙氏夫妇当年费尽功夫,才斩杀的那条千年青蛟蛟龙筋。

    “原来你夺的是此宝,怪不得那龙宝玉跟疯狗一般,”大汉咽了口吐沫,如是道。

    “想要么,不如我们比试一场如何?”寇立目光一闪,忽然道。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