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64章 庙里的人

    风雨在九天之上凝聚,地面上凌霄和南雁的大战已然开始。

    她们的交手,由于速度太快,以至于肉眼不可见,但地面上不停出现的沟壑,俨然表现出这场大战的惨烈。

    因为这些沟壑,都是她们交手的劲气造成的。

    在某一刻,风雨豁然下起。

    季寥没有关注地面上的战斗,他于虚空负手而立,风雨不沾身。

    自从凝结成太清神符后,他同天地万物的关系比过去更紧密了,这种感觉,跟他过去同草木的亲和力很相似。

    随着雨水落下,他能清晰体会到那些雨城里尚未枯死的草木,隐藏在土地裂缝下的种子,嗷嗷待哺的幼鸟,甚至一些躲在水洼的鱼儿,都开始欢呼雀跃。

    那是源自生命本能的雀跃,十分纯粹。

    渐渐地,枯竭的河床开始重新出现流水,虽然潺潺,却给人以无限生机。

    季寥生出一些满足感,行云布雨,自然是很了不起的神通,但用来滋养万物,那又是一种很快乐,跟握有神通的得意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快乐。

    德合天地曰帝。

    季寥突然有些理解道家天帝的意境。

    自身有德,合于天地,滋长万物,这便是帝。

    只是他终归做不到如此啊。

    他不能如佛陀那般,渡化众生,只救得了眼前。也不能似太上那般计之深远,留下万世不朽的至理,他一直都是走一步是一步。

    这场雨下了三个时辰,共三尺三寸八点雨水。

    雨城总算恢复了过去的一些气象,而凌霄和南雁的战斗亦在大雨终止前结束了。

    凌霄身前是一条深长的剑痕,剑痕末端离她只有寸许。

    而南雁的血却混杂在泥水中,空气里还有她未散的血气。不过她还是逃走了,凌霄亦没有追上去。

    季寥到她身边,说道:“她逃走时这一剑没伤到你,可见你的太虚神策已然臻入化境。”

    季寥口中的化境不是寻常人理解的意思,是指凌霄将南雁的剑气化去了。

    这有些类似元佛三限,不过世间高明的法,总是殊途同归的,太虚神策具备这样的特征不足为奇。

    凌霄没有丝毫击败强敌的喜悦,而是向季寥认真道:“季寥叔叔,我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

    季寥道:“然后呢?”

    凌霄道:“她很强大。”

    季寥道:“哪方面的强大?”

    凌霄道:“果决,无情,以及坚定。”

    季寥道:“你缺少这些么?”

    凌霄点了点头,说道:“我做不到像她那样。”

    季寥微笑道:“那她也做不到像你这样。”

    凌霄道:“我?”

    季寥道:“还记得道德经么。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坚强处下,柔弱处上。”

    凌霄注目河畔的流水,沉吟道:“我明白了,季寥叔叔的意思是我的柔弱,能胜过她的坚强?”

    季寥淡然一笑,说道:“这个道理,你还不够明白,不过你相信自己的理解也没错。”

    凌霄道:“好,只是我还是好奇,如果我完全明白这个道理,又会如何?”

    季寥道:“那你就不会有现在的烦恼了。”

    凌霄眼睛一亮,拱手道:“我还是想彻底明白这个道理。”

    季寥道:“那我再送你一句。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凌霄道:“这也是道德经的内容,只是我更不明白了。”

    季寥道:“你今后慢慢思考便是,有些道理,不到时候,不经历一些事,是想不明白的。而且现在不是说大道理的时候,你既然来了,不若跟我去喝那刚酿造好的千日醉。”

    凌霄道:“我也正要到那里去,因为我想到若那位酒家老板已经回到雨城,我可以向他请教刘玄石的事,说不定能发现关于清平子叔叔下落的线索。”

    “那就走吧。”

    …

    …

    狄希满脸忧愁。

    季寥有些不解,说道:“我都照你的话下了雨,你却好似比之前更苦恼了。”

    狄希道:“她还是找到了我。”

    季寥道:“什么时候?”

    狄希道:“在你施展呼风唤雨的时候,不过不是因为你,而是有人在帮她。”

    季寥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狄希道:“这次我不打算躲避了,因为帮她的人,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段确定我的位置,所以我逃到哪里都没用。”

    季寥道:“什么手段?”

    狄希道:“龙王境是一种特殊的境界,这个跟道家元神和佛家的金身罗汉都完全不同。准确的说,我不算仙佛,而是神。因为世间的龙王只有我一个了,所以人间对龙王的信仰愿力都归了我。因此我无论如何掩盖,都解决不了那些香火气气息流向我。帮她的那位,便是一位神道中的强大存在,她能感应到我身上的香火气息,从而确定我的位置。”

    季寥微笑道:“我应该已经知道了那位神道的强大存在是谁,因为她刚才派人来找过我。“

    狄希道:“她算是失策了,你这样的人,得她亲自出马才行。”

    季寥道:“不错,而且我没动手,因为她帮我把那人打发走了。”

    他指着凌霄。

    狄希终于开始注意凌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凌霄道:“老板,我想问你一件事。”

    “刘玄石的事,我并不比你清楚多少。”狄希早有意料地回道。

    凌霄道:“可我还是想你说一说他的事。”

    狄希沉吟片刻,随后道:“你自己想知道的,今后你出了事,就别怪我。”

    凌霄正色道:“不会。”

    狄希道:“刘玄石是庙里的人,他的生平,没有人比庙里的人更清楚。”

    “庙里?”凌霄怔然,她想起刘玄石死之前留下的遗言。他说清平子叔叔死在庙里。

    这两个庙,很可能是同一个地方。

    狄希道:“庙是个很神秘的地方,确切的说,庙不在世间之中,而且庙通往世间的路,都是临时产生的。因此若不是庙里的人愿意带你进去,那你基本不可能进入庙里。”

    。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