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渐渐失控的情感

    尽管乌姆里奇教授气的肺都快要炸开了,圆睁的小眼睛,似乎想把台下的学生们从里到外,扫个遍,但她显然不可能在茫茫多的学生中,揪出那个恶作剧的家伙。

    “好的,很好——这里看来的确需要更严格的管理,我会找到那个违法乱纪的学生的。”乌姆里奇最后匆匆留下这句话,便下台了,被变成癞蛤蟆在地上一蹦一蹦的蝴蝶结,被她用魔杖一指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系蝴蝶结了。

    “哈利,你疯了!”赫敏压低声音,拉了拉哈利的长袍,她正好坐在哈利的身后,是礼堂内唯一看到哈利使用魔杖的人。

    邓布利多又站了起来,由于刚才的尴尬,在乌姆里奇结束演讲后,并没有什么人买账的鼓掌,邓布利多只好跳过这个话题说道:

    “非常感谢你,乌姆里奇教授,你的讲话非常有启发性……”

    “什么?”哈利回过头,看了看赫敏,嘴角上扬着,仿佛还在为刚才的恶作剧感到好笑,“你不觉得这很有趣吗?拜托,只是给大家找点乐子而已。”

    赫敏呆呆地望着哈利,她身后的罗恩皱着眉头,嘟囔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

    赫敏不住地摇头,难以置信哈利竟然会说出这番话,这还是她所认识的哈利吗?

    哈利轻轻拍掉赫敏拽着他长袍后摆的手,脸上的表情轻松而得意,仿佛刚刚完成了一项什么壮举,他回过身,隔着赫敏冲罗恩笑道:

    “怎么样,刚才的那个癞蛤蟆不赖吧?”

    “哈哈哈,那真是太有趣了,”罗恩没有意识到这出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就是他面前之人,他多半认为哈利在向他寻求相同的观点,“这大概是我听过的最枯燥乏味的讲话了,而我还是在珀西身边长大的呢,谢天谢地,最后那一下子太精彩了,如果我知道是谁做的话,一定要认识他。”

    “你们疯了吗?她来自魔法部,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嘛?”赫敏严肃地说。

    “我们只是说说,又不会做什么,”罗恩翻了个白眼,觉得赫敏大惊小怪的,“况且,来自魔法部又怎么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根本没有听她说的那些话——”赫敏担忧地看了哈利一眼,才忧心忡忡地说道:“摒弃那些我们应该禁止的,这是她的原话,你们还不能明白吗?”

    罗恩一脸茫然,哈利倒是副无所谓的表情

    “这意味着魔法部在干预霍格沃茨——”她咬着牙说道,这时候周围响起一片桌椅板凳的碰撞声,显然邓布利多已经宣布全校师生解散,因为大家都站起来准备离开礼堂了。

    赫敏一跃而起,她还记得自己是级长,要去为一年级的新生指路,罗恩也从座位上站起来,哈利看着他们两个远去的背影,独自离开座椅,又回头望了望拉文克劳的长桌,秋张和她的朋友们也准备离开了,但却未曾看过他一眼。

    哈利自嘲地笑了笑,转过身,轻轻拍了拍长袍的内兜,他知道普尔正蜷缩在里面,蝮蛇微微颤抖几下,给予他回应,这让哈利稍稍温暖了一些,笑着同罗恩和赫敏告别,然后独自朝礼堂外走去。

    一路上,人们盯视的目光始终未曾消失过,他们对着哈利悄声议论和指指点点,仿佛他是个什么真气稀罕的玩意儿一样,当然所有读过预言家日报的人,都会把哈利当成一个满嘴胡话的神经病,在报纸里,他就是被这样形容的。

    “看起来你在这里不太受欢迎,是吗,哈利?”兜里传来细微的嘶嘶声,只有哈利能清楚听出来,这种语言表达的意义,从暑假开始,他越发开始感谢自己拥有蛇佬腔这样的天赋了。

    “是啊,或许吧。”他目不斜视地穿过门厅里拥挤的人群,匆匆走上大理石楼梯,似乎一闪身而过看见了斯内普的身影,哈利特意避开,抄了两条隐蔽的近路,这才把大多数人甩在了后头。

    “嗨,哈利——”楼上的走廊清净的多,哈利没想到竟然还会有人在这里等他,抬起头,看到的是宁安黑发黑瞳下,平静的笑脸。

    “好久不见,没想到今年我们会呆在同一所学校里。”宁安从依靠着的墙壁上直起身子,缓慢地朝哈利走过来,带着股不同于寻常巫师的气势,虽然风格不同,但有那么一瞬间,哈利仍旧觉得自己是在面对邓布利多这样的强大巫师。

    “是啊……”哈利尴尬地应和着,他不知道自己和宁安还有什么可说的。

    “别误会,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话,只是想要告诉你,如果你需要帮助,完全可以来找我——我随时都愿意帮忙。”

    哈利抬头,看看他,宁安的表情很真诚,双眸仔细看着哈利,哈利骤然想到暑假在德姆斯特朗的经历,急忙低下头,把视线错开,他知道宁安有些古怪的魔法,可以入侵到他的精神世界里。

    “好……好的……”

    嘴上答应,心里头却在腹诽,这算什么事儿,现在情势倒转过来啦?《预言家日报》巧舌如簧,这位新任的德姆斯特朗校长现在成了魔法界的上流人物,公众的宠儿,以前泼在身上的脏水都成了嫉妒者的有心迫害了?

    而他,哈利?波特,现在成了人尽皆知的大话王,所有人都觉得他说着一大堆鬼话,就因为顶着“大难不死的男孩儿”这样的名头,甚至蛊惑了邓布利多。

    哈利气愤地想着,现在要你来充什么好人,他心里头很不服气,但不知为何,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压迫着他,令他暂时只能把这种想法藏在心底。

    “好的,那么晚安了,我想我们以后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宁安让开一条路,站在墙边看着哈利在寂静的走廊里慢慢走远,哈利绕过拐角,继续往更高层的楼梯走去,走到一半他回头看了看,宁安仍旧在楼下望着他尚未消失的身影。

    真让人不舒服。

    哈利想着,心情莫名烦躁起来,普尔刚才突然没了动静,他一路试图呼唤它,但蝮蛇都没有动静,似乎随着宁安的出现,它就会安静下来。

    哈利来到通向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走廊尽头,在胖夫人的肖像前刹住脚步,这才想起他还不知道新的口令是什么。

    “嗯……”他愁眉苦脸地抬头望着胖夫人,胖夫人抹平她那件粉红色丝绸衣服上的褶皱,用严厉的目光看着他。

    “没有口令,就不能通过。”她傲慢地说。

    哈利苦恼地挠着头,如果被关在公共休息室外面进不去,那可真是够尴尬的。

    “嗨,哈利——”这时候身后有人轻快地向他打着招呼。

    哈利回头看去,两个男生,说话的人皮肤you/hei,是格兰芬多的同学迪安?托马斯,身边站着的是迪安最好的朋友,西莫?斐尼甘,他脸上的表情恹恹的,不愿意直视哈利。

    哈利感到一丝刺痛,西莫的神情与那些在楼下盯着他看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我知道口令,”托马斯轻松地说道:“米布米宝。”

    “对啦。”胖夫人说,她的肖像突然像门一样朝他们打开了,露出墙上的一个圆洞,托马斯率先钻了过去。

    “你不进去吗,西莫?”哈利看着西莫?斐尼甘站在那里不动,便随口问了一句。

    西莫没有立刻回答,他上下打量着哈利,然后视线又飘忽到另一边去,声音仿佛从喉咙里直接飘出来的。

    “我妈妈本来不想让我来了。”

    哈利正扒着洞口,准备钻进去,听到这句话时,却突然停下来了。

    “什么?”他从洞口缩回来,胖夫人从另一边滑过,重新关上了进入公共休息室的圆洞。

    “你们到底在做什么,究竟要不要进去!”她气恼地叫喊着,显然很少有人在公共休息室门口这样磨蹭。

    “她不想让我回霍格沃茨。”西莫和哈利都没有理会胖夫人,八楼走廊依旧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人对视着,哈利觉得心头好像有火苗在燃烧。

    “你/ma/妈不想让你回霍格沃茨?因为什么?”针一样刺痛着心灵的眼神,哈利看的清楚,他几乎可以预见西莫的答案,他的想法,和楼下那些看着他,露出揣测怀疑目光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我想……大概是因为你吧。”西莫斟酌着词句说道。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哈利的心情异常平静,经历了波澜起伏的一个暑假之后,似乎心绪已和平常不同,他挑了挑眉毛,嘴角上扬着,略带讥讽地问道:

    “她一定是看了《预言家日报》?认为我是个骗子,邓布利多是个老糊涂了,对吧?”

    西莫抬头望着他,对哈利露出的讥笑表情好像有些不满,皱着眉毛,点了点头

    “是啊,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哈,那你为什么还来。”哈利讥讽地再次笑了笑,这回他懒得多和西莫说什么了,转过身对着胖夫人道:“米布米宝。”

    “天呐,你们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别想再有下次,如果你们不想进去的话,就不要站在休息室的门口……”胖夫人的肖像喋喋不休地打开了,露出通往公共休息室的小/dong,哈利钻了进去。

    “发生什么了,哈利?西莫呢?”迪安托马斯在休息室里探头探脑的,好奇地望着哈利身后,不明白自己的好朋友和哈利为什么半天都没进来。

    “他也许回家了,”哈利淡淡地说:“因为斐尼甘夫人不希望他来。”哈利说着慢慢走到炉火旁,弗雷德和乔治坐在沙发上,他们冲哈利打着招呼。

    这时候西莫也从小/dong里钻了进来,然而他并不打算结束之前没说完的话题。

    “所以说,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是不是为了三强杯……”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哈利怒气冲冲地转过身,这回他再也绷不住脸上的表情了,他感到厌倦了,做一个总是被人盯着看,被人评头论足的人,实在让他感到疲惫和厌倦,他们谁也不会明白,哪怕只是明白一点点,这么多事情发生在一个人头上会是什么滋味……

    “你既然已经从你/ma妈那里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一切,为什么还要来问我?为何不让你/ma妈去读一读《预言家日报》反正上面什么都会写。”

    “不许你对我妈妈说三道四!”西莫气愤地说。

    公共休息室前一秒还安静祥和,但此刻瞬间变得剑拔弩张,弗雷德和乔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迪安?托马斯试图说些什么,但是插不上话。

    “怎么?不是你/ma妈说我是个骗子的?”

    “嘿嘿,冷静点儿,伙计们,这是发生什么了?”乔治试图调和矛盾,但却被无视掉了。

    “不许你这样跟我说话!我不许你再提我妈妈了——波特!”西莫抡起两只拳头,怒吼着咆哮起来,哈利却显得异常平静,他发现自己真的变化很多。

    他只是从容地抓起长袍口袋里的魔杖,对准了西莫?斐尼甘。

    “啊……这是怎么了……”公共休息室的洞又打开了,纳威抱着他的那盆仙人掌一样的诡异植物,米布米宝钻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嘿,冷静点儿哈利——”弗雷德试着安抚哈利的情绪。

    哈利却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冲动,他冷静极了,脑海里流过几个恶咒和毒咒,看着西莫的眼睛,眸子中没有任何犹豫,只要他再多说一句,我就要把他击倒。

    “来啊,你这个疯子——你知道吗——你彻底疯了!你竟然敢用魔杖指着我——”西莫抡起拳头向着哈利冲过去,迪安想要伸手拉住他却抓了个空。

    “西莫!”他大喊一声,然而只能眼睁睁看着西莫扑向哈利,随后一阵红光爆闪,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不妙了。

    西莫?斐尼甘如同被一辆大卡车迎面撞上,脚不沾地的倒飞出去,撞散了一大堆木质的椅子和矮桌,狠狠撞在公共休息室坚硬的石墙上。

    哈利缓慢地垂下魔杖,面无表情地看着所有人。

    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