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601章 通往那里的路(三更送到,求订阅求各种票票啊!)

    “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句话两句话也解释不清楚,反正老郎你记住,这是我老周的贵客,也是你我可以值得信任的人,包括我让你做得那些事儿,都可以让他知道。今天他来,也是找你问个事儿,关于那边的事儿。”周纯文说道。

    听周纯文如此一说,老郎的神态先是一惊,看了刘浪好一会儿脸色才缓和下来,脸上露出歉意的表情,见刘浪脸上带有微笑并没有太在意,便道:“贵客有何吩咐请说,但如果是涉及到那边的机密的话,请恕罪,老郎也只是个小生意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并不很清楚。”

    言语里说得很客气,但拒绝的意思却很明显,并不欲和刘浪对那边的事儿多交流。

    “我不想知道那边什么事儿,我只是想让老郎你帮我找个人,不知道这个人你知道不知道。”刘浪把掌心摊开,那里,已经写上一个人的名字。

    乍一见到这个名字,老郎脸色没什么变化,但眼角微微一抽却落入了刘浪的眼中。

    “刘耀祖?”坚定的摇摇头,道:“不认识。”

    刘浪心里却是有了底,根据老爷子去世前给他不厌其烦讲述年轻时代辉煌,1933年这个时间段,他现在正在兴国县,貌似还是个小连长,老狼一定是认识他的。

    十九岁的老爷子啊!比自己都还要年轻三岁,刘浪每当想到要和这个时间段的老爷子见面,都无比期待,这个时候的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

    当然,刘浪更期待见到自己素未谋面的奶奶,反正在老爷子和老爹的描述里,去世甚早的奶奶是天下无双的绝世大美人。刘浪也一直深以为然,否则,光凭老爷子和老爹那种人见人害怕的大黑脸基因,是绝对生不出帅得不忍直视的他的。

    “呵呵,不认识不要紧,我要亲去兴国县一趟,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找到他的,不知郎叔能不能帮着通通门路?”刘浪也不勉强,换了个话题问道。

    老郎深深地看了刘浪一眼,依旧摇了摇头,“去哪里要掉脑壳的,你年纪轻轻,不害怕吗?”

    “不,这个人对我很重要,我非去不可。”刘浪也同样坚决。

    “你去找耀祖哥干什么?是不是白狗子派你来的?”

    刘浪扭头一看,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的麻花辫大姑娘手提着一把弓,面若寒霜的看着自己,一只手已经搭在弦上,看那样子,只要刘浪一个回答不好,下一秒她就会张弓射箭要了刘浪的小命。

    刘浪哭笑不得,大姑娘这是坑爹啊!刚才你老爹还说不认识,你这就跑来质问为何找他,你让你老爹怎么想?还喊得那么亲热,关系匪浅那。

    “英秧子,你这是做什么?放下弓。你周伯说话在这儿还算不算数?”周纯文脸上首次显出怒意。

    麻花辫大姑娘显然很不服气,但面对周纯文的怒火,也不得不愤愤然的松开弓弦,将带着翎毛的箭反手插进了自己的腰带。

    “老郎,刘经理是要去谈生意上的事儿,他需要更大量的钨砂,而且,他可以带给那边更需要的东西。至于他要找的那个人,也是纯私人的事儿,你放心,我完全可以保证他的身份没问题。”周纯文对自己这个属下显然还是极为看重的,没用命令反而用商量的语气道。

    如果刘浪属于国府那边的,还用得着他老周入股?恐怕早就一个通敌的罪名扣脑袋上,几百万家产全部没收充公了。这点儿周纯文心里还是有数的。

    况且,刘浪要找的人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刘耀祖这个名字简直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普通到周纯文压根儿没听过。红党那些大人物的名字,在江西这个刚刚大战过一场的地方,对于普通人都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更何况他们这些还处于社会上层的人。

    “那。。。。。。”老郎又打量了刘浪几眼,显然有些意动。

    有自己老爷做保,国府间谍的可能性不大。当然,刘浪的相貌也占了一部分原因,用个胖子做间谍,好吧!光头大佬那边是没人可用了吗?

    这倒不是歧视胖子,而是,这个时代,胖子真的不多,形体着实显眼了些。

    “爷,那我带他去。”大辫子姑娘抢先开口道。

    “英秧子,胡闹什么?”周纯文一瞪眼。

    “不,我就要去。”大辫子姑娘气鼓鼓的开口,大眼珠子瞪向刘浪:“你给我老实点儿,敢耍什么坏心眼儿,小心我的箭不认人。”

    “大姐,别欺负老实人啊!我在家可是连鸡都没杀过。”刘浪缩缩脖子,表示自己很渣。

    周纯文脑门上不禁一层冷汗,你是没杀过鸡,但你掰破了老子的瓷杯还顺便一巴掌就按塌了实木茶几。

    老郎脸上浮出一丝笑意,道:“老爷,你就让英子去吧!她对那边的人头比我还熟,有她去,没问题的。”

    说完,从自己腰里拔出一把左轮手枪,丢给大辫子姑娘:“英子,弓太显眼,用撸子吧。”

    “哎,好。”大辫子姑娘喜孜孜的接过左轮手枪,熟练的打开转轮,看了看里面塞满的六颗黄橙橙子弹,笑眯眯的“咔嚓”一声合上,将枪插在腰上,拍了拍枪顺便冲刘浪挑挑眉毛。

    那意思是敢使坏,老娘的子弹可不认人。

    刘浪不禁“畏惧”的往后退了两步,刘浪敢肯定,只要他真的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这傻妞儿真敢开枪。

    想了半天,刘浪终于知道自己为何对这个大辫子妞儿有难以言说的好感了,那是因为,他在她的身上,貌似看到了点儿老爷子那辈人的影子。

    尤其是当她说起白狗子的称呼时,红色党人的影子,就已经如影随形。

    想来也是,之所以说历史和人民选择了红党,那是因为红色党人的信仰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真的是有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在阶级差别极大想吃饱肚子都极为困难的当下,人人平等人人穿暖吃饱是多么理想的国度啊!

    既然有人带路,那自然是说走就走,嘱托周纯文给范子冉一行带了一封手信,让他们不用等自己,这两日和周纯文做好各种股本对接签署协议之后即可返回九江然后沿江而上直达重庆,可在那里等待由上海返回的叶企孙教授一行返回广元。

    刘浪还在信中专门交待鲁山东和山鹰二人,必须早日离开南昌随同小洋妞儿等人一起行动,保护好劳拉和范子冉二人的安全。

    刘浪知道,两名特种兵无论再怎么掩饰,在战场血战两月的特种兵身上的军人痕迹依旧很重,在南昌再待下去,迟早会落入人眼,实在是小洋妞儿和黑大汉两人太显眼了。

    红色政权那两人更是去不得,战火初熄的红色根据地都还紧张着呢,两个散发着杀气的精锐战士过去了,那不是找事儿吗?

    这一次,去未来的兴国县现在的红色政权取名的胜利县,就由大辫子姑娘带路,刘浪孤身前往了。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