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三百五十七章 夺魁

    奴玉公主笑道:“你们大家规矩,虽然你们小孩子进的去,然遇见小姐们,原该远远藏开。”慕容长情摇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经大礼,自然远远的藏开,自不必说.就藏开了,自己不敢出气,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说的满屋里都笑起来了.

    话说鲍二家的打他一下子,笑道:“原有些真的,叫你又编了这混话,越发没了捆儿.你倒不象跟二爷的人,这些混话倒象是宝玉那边的了。”奴玉公主才要又问,忽见纯悫笑问道:“可是你们家那宝玉,除了上学,他作些什么?“

    慕容长情笑道:“姨娘别问他,说起来姨娘也未必信.他长了这么大,独他没有上过正经学堂.我们家从祖宗直到二爷,谁不是寒窗十载,偏他不喜欢读书.老太太的宝贝,老爷先还管,如今也不敢管了.成天家疯疯颠颠的,说的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外头人人看着好清俊模样儿,心里自然是聪明的,谁知是外清而内浊,见了人,一句话也没有.所有的好处,虽没上过学,倒难为他认得几个字.每日也不习文,也不学武,又怕见人,只爱在丫头群里闹.再者也没刚柔,有时见了我们,喜欢时没上没下,大家乱顽一阵,不喜欢各自走了,他也不理人.我们坐着卧着,见了他也不理,他也不责备.因此没人怕他,只管随便,都过的去。”

    纯悫笑道:“主子宽了,你们又这样,严了,又抱怨.可知难缠。”奴玉公主道:“我们看他倒好,原来这样.可惜了一个好胎子。”

    纯悫道:“姐姐信他胡说,咱们也不是见一面两面的,行事言谈吃喝,原有些女儿气,那是只在里头惯了的.若说糊涂,那些儿糊涂?姐姐记得,穿孝时咱们同在一处,那日正是和尚们进来绕棺,咱们都在那里站着,他只站在头里挡着人.人说他不知礼,又没眼色.过后他没悄悄的告诉咱们说:`姐姐不知道,我并不是没眼色.想和尚们脏,恐怕气味熏了姐姐们.'接着他吃茶,姐姐又要茶,那个老婆子就拿了他的碗倒.他赶忙说:`我吃脏了的,另洗了再拿来.'这两件上,我冷眼看去,原来他在女孩子们前不管怎样都过的去,只不大合外人的式,所以他们不知道。”奴玉公主听说,笑道:“依你说,你两个已是情投意合了.竟把你许了他,岂不好?“

    纯悫见有慕容长情,不便说话,只低头磕瓜子.慕容长情笑道:“若论模样儿行事为人,倒是一对好的.只是他已有了,只未露形.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大家正说话,只见隆儿又来了,说:“老爷有事,是件机密大事,要遣二爷往平安州去,不过三五日就起身,来回也得半月工夫.今日不能来了.请老奶奶早和二姨定了那事,明日爷来,好作定夺。”说着,带了慕容长情回去了.

    这里奴玉公主命掩了门早睡,盘问他妹子一夜.至次日午后,楚敬连方来了.奴玉公主因劝他说:既有正事,何必忙忙又来,千万别为我误事.差.出了月就起身,得半月工夫才来。”奴玉公主道:“既如此,你只管放心前去,这里一应不用你记挂.三妹子他从不会朝更暮改的.他已说了改悔,必是改悔的.他已择定了人,你只要依他就是了。”

    楚敬连问是谁,奴玉公主笑道:“这人此刻不在这里,不知多早才来,也难为他眼力.自己说了,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楚敬连问:“倒底是谁,这样动他的心?“奴玉公主笑道:“说来话长.五年前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妈和我们到那里与老娘拜寿.他家请了一起串客,里头有个作小生的叫作柳湘莲,他看上了,如今要是他才嫁.旧年我们闻得柳湘莲惹了一个祸逃走了,不知可有来了不曾?“

    楚敬连听了道:“怪道呢!我说是个什么样人,原来是他!果然眼力不错.你不知道这柳二郎,那样一个标致人,最是冷面冷心的,差不多的人,都无情无义.他最和宝玉合的来.去年因打了薛呆子,他不好意思见我们的,不知那里去了一向.后来听见有人说来了,不知是真是假.一问宝玉的小子们就知道了.倘或不来,他萍踪浪迹,知道几年才来,岂不白耽搁了?“奴玉公主道:“我们这三丫头说的出来,干的出来,他怎样说,只依他便了。”

    二人正说之间,只见纯悫走来说道:“姐夫,你只放心.我们不是那心口两样的人,说什么是什么.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斋念佛,只伏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说着,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一句不真,就如这簪子!“说着,回房去了,真个竟非礼不动,非礼不言起来.

    楚敬连无了法,只得和奴玉公主商议了一回家务,复回家与凤姐商议起身之事.一面着人问茗烟,茗烟说:“竟不知道.大约未来,若来了,必是我知道的。”一面又问他的街坊,也说未来.楚敬连只得回复了奴玉公主.至起身之日已近,前两天便说起身,却先往奴玉公主这边来住两夜,从这里再悄悄长行.果见小妹竟又换了一个人,又见奴玉公主持家勤慎,自是不消记挂.

    是日一早出城,就奔平安州大道,晓行夜住,渴饮饥餐.方走了三日,那日正走之间,顶头来了一群驮子,内中一伙,主仆十来骑马,走的近来一看,不是别人,竟是慕容长情和楚敬连来了.。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