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三百五十六章 休息

    正说着,忽见楚敬连的心腹小厮吴瑜走来请楚敬连说:“老爷那边紧等着叫爷呢.小的答应往舅老爷那边去了,小的连忙来请。”楚敬连又忙问:“昨日家里没人问?“吴瑜道:“小的回奶奶说,爷在家庙里同珍大爷商议作百日的事,只怕不能来家。”楚敬连忙命拉马,隆儿跟随去了,留下吴瑜答应人来事务.

    慕容长情拿了两碟菜,命拿大杯斟了酒,就命吴瑜在炕沿下蹲着吃,一长一短向他说话儿.问他家里奶奶多大年纪,怎个利害的样子,老太太多大年纪,太太多大年纪,姑娘几个,各样家常等语.

    吴瑜笑嘻嘻的在炕沿下一头吃,一头将荣府之事备细告诉他母女.又说:“我是二门上该班的人.我们共是两班,一班四个,共是八个.这八个人有几个是奶奶的心腹,有几个是爷的心腹.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敢惹,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我们二爷也算是个好的,那里见得他.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他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他.皆因他一时看的人都不及他,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喜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下人,他讨好儿.估着有好事,他就不等别人去说,他先抓尖儿,或有了不好事或他自己错了,他便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来,他还在旁边拨火儿.如今连他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说他`雀儿拣着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张罗'.若不是老太太在头里,早叫过他去了。”

    慕容长情笑道:“你背着他这等说他,将来你又不知怎么说我呢.我又差他一层儿,越发有的说了。”吴瑜忙跪下说道:“奶奶要这样说,小的不怕雷打!但凡小的们有造化起来,先娶奶奶时若得了奶奶这样的人,小的们也少挨些打骂,也少提心吊胆的.如今跟爷的这几个人,谁不背前背后称扬奶奶圣德怜下.我们商量着叫二爷要出来,情愿来答应奶奶呢。”

    慕容长情笑道:“猴儿у的,还不起来呢.说句顽话,就唬的那样起来.你们作什么来,我还要找了你奶奶去呢。”吴瑜连忙摇手说:“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好,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尤氏笑道:“我只以礼待他,他敢怎么样!“

    吴瑜道:“不是小的吃了酒放肆胡说,奶奶便有礼让,他看见奶奶比他标致,又比他得人心,他怎肯干休善罢?人家是醋罐子,他是醋缸醋瓮.凡丫头们二爷多看一眼,他有本事当着爷打个烂羊头.虽然平姑娘在屋里,大约一年二年之间两个有一次到一处,他还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的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说:`又不是我自己寻来的,你又浪着劝我,我原不依,你反说我反了,这会子又这样.他一般的也罢了,倒央告平姑娘。”

    慕容长情笑道:“可是扯谎?这样一个夜叉,怎么反怕屋里的人呢?“吴瑜道:“这就是俗语说的`天下逃不过一个理字去'了.这平儿是他自幼的丫头,陪了过来一共四个,嫁人的嫁人,死的死了,只剩了这个心腹.他原为收了屋里,一则显他贤良名儿,二则又叫拴爷的心,好不外头走邪的.又还有一段因果: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别人虽不好说,自己脸上过不去,所以强逼着平姑娘作了房里人.那平姑娘又是个正经人,从不把这一件事放在心上,也不会挑妻窝夫的,倒一味忠心赤胆伏侍他,才容下了。”

    慕容长情笑道:“原来如此.但我听见你们家还有一位寡妇奶奶和几位姑娘.他这样利害,这些人如何依得?“吴瑜拍手笑道:“原来奶奶不知道.我们家这位寡妇奶奶,他的浑名叫作`大菩萨',第一个善德人.我们家的规矩又大,寡妇奶奶们不管事,只宜清净守节.妙在姑娘又多,只把姑娘们交给他,看书写字,学针线,学道理,这是他的责任.除此问事不知,说事不管.只因这一向他病了,事多,这大奶奶暂管几日.究竟也无可管,不过是按例而行,不象他多事逞才.我们大姑娘不用说,但凡不好也没这段大福了.二姑娘的浑名是`二木头',戳一针也不知嗳哟一声.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

    尤氏姊妹忙笑问何意.吴瑜笑道:“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也是一位神道,可惜不是太太养的,`老鸹窝里出凤凰'.四姑娘小,他正经是珍大爷亲妹子,因自幼无母,老太太命太太抱过来养这么大,也是一位不管事的.奶奶不知道,我们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两个姑娘,真是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个是咱们姑太太的女儿,姓林,小名儿叫什么纯悫,面庞身段和三姨不差什么,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这样的天,还穿夹的,出来风儿一吹就倒了.我们这起没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还有一位姨太太的女儿,姓薛,叫什么赵雨杉,竟是雪堆出来的.每常出门或上车,或一时院子里瞥见一眼,我们鬼使神差,见了他两个,不敢出气儿。”。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