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四百六十章 威胁

    陈乔山失算了,李晓琳竟然走了进来。 X

    休息区就在店门附近,陈乔山刚才把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很明显,中年男人是李晓琳的父亲。

    陈乔山和李晓琳的关系本来就很尴尬,两人有同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姐姐,相互之间却又毫不相干,而且父辈还有恩怨没有了结,怎么说都是相看两相厌,可情况偏偏出人意料。

    陈乔山知道,李晓琳每每都看自己不顺眼,他又何尝不是。

    陈乔山对所有形式大于内容的东西都敬而远之,在学校,他尽量保持低调,却还是被李晓琳三番两次找麻烦。

    为了打探张伊一的消息,陈乔山忍了,可凡事都有个度,泥人都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个人,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太好,属于相互都看对方不顺眼。

    李晓琳刚进门,庹小雪挑好了衣服,她也是第一次穿上职业装,稍微有些不习惯。

    她走到陈乔山跟前,有些心虚地问道:“这套怎么样,合适吗?”

    ol装扮果然是最能塑形的,雪纺v领荷叶边素色衬衣,搭配着正装半身裙,既简洁又干练,庹小雪完美的身形曲线被勾勒了出来,整个人的气质也为之一变。

    “看着还行,就这套吧。”陈乔山给了个很中肯的评价,避免自己显得过于轻浮。

    想了想,陈乔山掏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说道:“先把账结了,再去隔壁店里选双合适的鞋,记得拿好发票。”

    庹小雪认命地接过卡,债肯定是欠下了。

    她专挑的折扣品,身上两件却也花了八百多,一个月的薪水基本就没了,再看看脚上的帆布鞋,她咬了咬牙,也不差这双鞋了,以后找工作还用得着,想通了,她心里也就坦然了几分。

    李晓琳将两人的互动看了个正着,一见年轻女人要走,她忙上前说道:“老同学,还真是巧啊,这位看着有点眼生,你新交的女朋友?”

    听话听音,整句话的重音落在一个‘新’字上,挑拨之意再是明显不过。

    陈乔山有点头疼,怕什么来什么,刚才注意到外边的动静,他佯装没看到,也是为了避免双方尴尬,这位倒好,竟然主动跑进来找茬。

    “是有点巧。”他没有跟李晓琳计较,反倒是看向了她身边的中年男人。

    陈乔山曾打听过,李股份有个儿子叫李伟,父子俩早几年因为一些传闻闹得广为人知,想来就是眼前这位了,看样子,他应该就是张子瑜的第二任丈夫无疑。

    陈乔山在打量李伟,李伟也在打量他。

    女儿的性格当爹的再了解不过,从小到大,自家闺女一直自视甚高,从没见她主动跟男同学来往过,今天明显是个例外,不仅主动上前招呼,言语中还带着几分挑衅,这可不是印象中那个心高气傲的丫头。

    女儿大了,也到了谈恋爱的年龄,对面的男人年轻帅气,眼缘倒是不差,可听女儿话里的意思,却是个拈花惹草的主,这可不行。

    李伟心里虽有怀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琳琳,遇到同学,给爸爸也介绍一下啊?”

    见陈乔山敷衍了一句,李晓琳也没在意。

    系里很多人都认识严小沁,李晓琳也不例外,两人成天出双入对的,惹眼的很,陈乔山今天却带着另外一个女人逛商场,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自以为看穿了陈乔山的本质,李晓琳心里很是鄙视。

    听到李伟的问话,她还是介绍道:“爸,这是我光华的同班同学,你上回不是还在问北大乔山吗,他就是。”

    嘴里介绍着,李晓琳的视线却盯在庹小雪身上。

    庹小雪也是极聪明的,哪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肯定是误会了自己和陈乔山的关系,她心头微赧,本想解释两句,想想又忍住了。

    想也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来找茬的,自己不过是受了池鱼之殃。

    对方肯定和陈乔山有过节,乱子是他惹下的,自己今天不但破财,还平白背了个坏名声,得着落到陈乔山身上。

    看着李晓琳审视中带着厌恶的表情,庹小雪也不生气,反而挺胸收腹,粉面带笑地说道:“乔山,这是碰到同学了?还真巧啊,不给我介绍一下?”

    陈乔山一阵恶寒,这是戏精附体了?

    瞧庹小雪那身段,那做派,妥妥的新欢无疑,还真是天生的演技派。

    陈乔山也是个不肯吃亏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搞得跟谁不会演戏似的,他肯定不能忍,一见庹小雪走了过去,他很是自然地伸出手,准备揽住她。

    庹小雪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能让陈乔山占便宜,一见他这无耻的劲,她心肺都差点气炸了,哪能让他占便宜:“瞧我这记性,还得赶时间,我先去结账,你们先聊着。”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样子,李晓琳气得不行,她心里很是替严小沁不值,这什么人呐?整个就一渣男。

    她心里拿定了主意,回头一定得面揭露他的真面目。

    李伟没关心这些,他在意的是北大乔山这个名字。

    李伟和李素相熟,两家算得上通家之好,父辈也是多年的老友,都是各自领域的大拿,只不过他老子搞经济,李素他爹是做地质勘探的,两桶油元老级人物,如今还挂着中石油总地质师的头衔,影响力也是不小。

    外人可能不了解,李伟却知道,李素这次栽得很惨,不仅家底儿败了个一干二净,名声也毁了,没个三五年消停不下来。

    同样的家庭环境,相似的成长背景,两人打小关系就不错,更为关键的是,如今的李素,和李伟四年前的境遇如出一辙,他难免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

    “你就是北大乔山?”

    李伟的语气算不得好,他对陈乔山的观感很差,李素的事算一桩,张教授的事又是另外一桩。

    老爷子做了十多年光华的掌门人,眼见年龄到站,亲自挑选的继任者却被学生气得住院,这还不算完,最终竟然被逼得黯然离职,发配鹏城,可谓斯文扫地。

    因为老爷子的关系,李伟和张教授关系不错,事情一出,老爷子也是脸上无光,弄得李伟也很恼火。

    陈乔山盯着李伟,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就是李总?”

    李晓琳奇道:“你认我爸?”

    陈乔山看了她一眼,笑道:“认识谈不上,李总名声不小,我也有所耳闻。”

    自从严教授无意间提过一次之后,陈乔山还真了解过。

    李伟哪里算得上什么名人,充其量就是个人名,要不是李股份的关系,也不可能混到如今的地位。

    李伟是个不省心的,李家父子四年前就被人举报经济问题,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风波也是不小,到今天还没停止。

    李晓琳如何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陈乔山明显是语带讥讽。

    李伟什么德行,她自然是知道的,自己父亲被人挤兑,做女儿的偏又无法辩驳,脸上也是无光。

    李晓琳是个心高气傲的,丢了面子,自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恨恨地瞪了自家老子一眼,一言不发扭头就走。

    李伟急忙道:“琳琳,别着急走啊。”

    李晓琳仿若未闻,见女儿丝毫不理会自己,李伟心里也是气急,他没办法跟女儿置气,却把一肚子火转向了陈乔山,“小兄弟,没人教过你吗,做人要低调点,你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

    陈乔山有些诧异,这李伟生了一副好皮囊,开口却满是江湖气,李股份好歹也是知名的学者,儿子却这种做派,还真是家门不幸。

    陈乔山暗自摇头,子不教父之过,回头自己要是有儿子,一定不能惯着,不然养出个败家子,他这半辈子的心血怕是毁了。

    对于李伟,陈乔山自然是不怵的,他笑道:“李总,你这是在威胁我?”

    李伟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哪是一个大学生该有的反应,再看他的穿着,他心里也是一惊。

    虽然男人的正装很难看出品牌,但是档次高低却很明显,更何况对方腰间美杜莎的金色扣具很是显眼,

    这年头不是谁都买得起范思哲的,看陈乔山这身行头,肯定是非富即贵。

    李伟不禁心生忌惮,敢在网上兴风作浪,必然是有所依仗的,尤其是南方证券那桩案子,圈子里也是众说纷纭。

    案发前,除了阚志东这样的高层,没有任何人发现问题,可北大乔山却找出了证据,而且一竿子就捅掉了马蜂窝。

    这事很是蹊跷,李伟也问过自家老爷子,结果老爷子就一句话,越是明面上的漏洞越是难以被发现,这事没那么简单。

    对于老爷子的判断,李伟是深信不疑。

    再看陈乔山,他眼神闪了闪,“小兄弟,威胁谈不上,只不过是提醒你一声。”

    说罢,李伟也不废话,转身就追着女儿去了。

    他想得很明白,就一介学生,想为难一下太容易了,没必要在明面上招惹人家,回头再想办法就是。

    陈乔山摇了摇头,对于李伟,他很是看不上眼。

    有背景却不善于利用,给自己弄了一裤裆的黄泥,想洗都洗不干净,还连累自家老子,典型的坑爹货色。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