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五百四十九章知错了

    接下来李修远就只需要静静的等待消息就行了。

    这么多道长替他找人,如果还找不到的话,那他一人之力怕也难寻到。

    而就在他等待的这段时间。

    丹鼎派的某处。

    郭淮真人听着门下弟子的禀告,当即脸色一沉:“什么?当真有此事,真的有门人弟子从天姥山外擒得了一只狐精。”

    “是的,据一位弟子说,玄城道长和长平道长二人数日前来到天姥山,说是擒得了一只狐精,那弟子还见到过,确实是一只五百年道行的红狐。”一位道长恭敬的回禀道。

    “是玄城和长平二人么?他们现在人在何处?”郭淮真人再问道。

    “今日早上还见过两位道长,好像出道观去给某位仙家祝贺了,不过具体是哪位仙人弟子并没有打探道。”那道长说道。

    郭淮真人点了点头道;“也对,天姥山之中的仙家这么多每日都会有仙人举办仙人宴,门下的弟子和哪位仙人走得近,这是个人的私事,确实是不好打探清楚,不过此事事关重大,去,立刻飞鹤传书,让玄

    城和长平两人回来......让他们带上那只狐。”

    “若是寻得他们和那只狐回来便立刻通知我,若是寻不到,又或者是人回来了狐没有回来,则勿要打搅我。”

    说着,郭淮真人便急匆匆的往炼丹房的方向走去。

    “师祖,您这是要去哪?”

    郭淮真人道;“还能做什么,只能和上苍赌一把了,现在就开炉炼长生不老丹,早知道如此贫道真应该早日下决心的,何必拖到现在.....”

    还未走几步,郭淮真人就直接穿过了墙壁,迅速的消失在了眼前。

    不过此时此刻。

    丹鼎派的道观院子里。

    李修远坐在一处凉亭等待消息的同时,有些无趣,便从衣袖之中取出了那只换来了人参娃。

    一拿出来,这人参娃便挥舞,摆动着那胖乎乎的四肢,奋力挣扎起来:“放开我,快放开我,你这大坏蛋,再不放我,我就喊救命了。”

    “你叫什么名字,因为什么事情被那苏道长给抓住的?”

    李修远领着这个胖嘟嘟,只有婴儿大小的人参娃笑着问道。

    “我才不告诉你,你这道人有胆量的话就放开我,和我一对一的公平决斗,我是不会输给你的。”人参娃气的鼓起脸蛋,怒视着李修远。

    李修远将它放在石桌上,笑道:“你都被人抓住了还这么大的脾气,看来的确是得收敛一点才行,似你这样有点道行就兴风作浪的精怪,还是一只人参精,幸亏是遇到了那个已经要成仙得道的苏道长,不想

    在成仙之前犯下什么杀孽,不然的话你早就被人给吃了。”

    “不过这也是应该,你如果不在凡间闹事怎么会被抓住,便是被人吃了也无话可说吧。”

    提起被吃,这个人参娃立刻就一副惊恐的眼神看着李修远,语气顿时就软了下来:“你,你不会像吃了我吧。”

    “有这个想法,如果你没有化形的话说不定还真会被我阴干切片,放回家中以备不时之需,不过你既然化形了,修行不易,我反而下不去嘴了,不过你既然在人间捣乱这样放你离开我也不放心,而我暂时又

    没有什么地方安排你可以去的,不如这样吧,跟我一两年,什么时候你安分了,我便放你回山中,如何?”

    “你真的不吃我?”

    人参娃立刻惊喜的说道:“只要不吃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我现在就跟着你,在你身边做一位童子,学习侍奉道长你,还请道长不吝教诲。”

    “不错,你很精明,也很识时务嘛,既然如此我就帮你解开红绳,让你恢复自由好了。”李修远伸手过去准备解开那困住他的红绳。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人参娃惊喜的连连磕头,一副欣然受教的样子。

    蓦地,李修远又问道:“对了,我一解开红绳你不会跑了吧?听一位道长说,人参精有天生的本事,能飞天遁地,遇土就入,鬼神都寻不到。”

    “道行放心,你看我这样的单纯和真诚怎么会逃跑呢?”人参娃抬起头一副泪眼汪汪的说道。

    白皙的小脸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我就相信你吧。”李修远伸手替他解开了红色。

    不过这红色困的太紧了,连绳结都没有,根本就解不开,他只好将其扯断,放了这人参娃的自由。

    “哈哈哈,太好了,本大爷终于脱困了。”

    人参娃活动了一下胖嘟嘟的手脚,那天真的脸色骤然一变,变成了一副阴险的嘴脸,嘴角露出了桀桀怪笑。

    本大爷?

    李修远神色古怪的看着这人参娃。

    “杂毛小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本大爷只是略施小技,随便卖了个萌就哄骗你这小道乖乖的放了本大爷,就凭你还想吃本大爷?吃屎去吧。”人参娃立刻变的嚣张无比,纵身一跳,一小脚丫子就往李修

    远的脸上踢去。

    “先吃本大爷一脚丫,让你知晓本大爷的厉害。”

    “难怪那位苏道长如此厌恶你这人参娃,如此顽劣不堪,的确就应该好好教训。”李修远忽的张嘴一吐,还未吐出便有利剑在嘴边凝聚。

    人参娃的一脚丫子还没替上去就感觉到小脚板一阵刺痛,这要是真踢上去了,这一条腿肯定就没了。

    它当即吓的急忙缩成一团,纵身飞了出去,避开了这一道气剑。

    “嗡~!”

    气剑飞出,将眼前的石桌斩成了两半,切口光滑似镜,可见这练气成剑的威力。

    “痛!痛!痛!。”

    人参娃漂浮在半空中,抱着一只小脚丫呼呼叫唤着。

    “这是炼气成剑的法术,我只是施展了一层的威力,若是十成威力的话,刚才我就把你这人参娃切片了,阴干之后就能泡酒了。”

    李修远拍了拍道袍上的灰尘站起了起来:“才刚把你放出你就蹬鼻子上脸,我既把你买了回来,如果不杀你,就得管教好你,否则你将来闹事岂不是成了我的不是了么?”

    “杂毛小道,你可知本大爷的名号?本大爷号通天大王,就凭你也想教训本大爷。”

    人参娃抱着手臂,扬起脑袋一副不屑的样子看着他:“本大爷的法力和道行已经恢复了,只要本大爷小心一点世上就没有人能够抓住本大爷,你若是肯跪在地上给本大爷磕三个响头,看在你这杂毛小道把本

    大爷放出来的份上,本大爷可以饶你这一回要不然......”

    人参娃的话还未说完,李修远便伸手一抓。

    下一刻,还在几丈之外的人参娃就已经被李修远一手擒住了脖子,然后眯着眼睛笑问道:“要不然,怎么样啊?”

    “嗯?”

    人参娃睁大了眼睛,满脸震惊,它回头看了看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又看了看旁边的凉亭。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是怎么抓到本大爷的。”

    “你的这点微末道行只能应付寻常的一些道人,遇到真正的高人,你这点道行根本不够看。”李修远伸手拍了拍它那胖嘟嘟的小脸蛋道:“小娃娃,很嚣张啊,信不信我打的你跪下叫爹?”

    “本大爷是你爷爷,快叫爷爷。”

    人参娃鼓起脸大叫一声,然后嗖的一下,从李修远的手掌挣扎而出,然后捂着被扇的有些痛的脸颊,一副杀人似的眼光看着他。

    “你敢打本大爷的脸,今日本大爷和你没完,你打我一巴掌,我要灭你满门,没得商量,请我吃冰糖葫芦也不顶用。”

    “是么?还是这样嚣张啊,看来刚才的力道轻了些,是我心太软了,不能把你真当成小孩打骂,毕竟是五百年道行的精怪啊。”李修远摸了摸下巴,伸手又是一抓。

    人参娃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次七八丈外的人参娃身子一晃又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看着近在咫尺,那一张温和俊朗的男子脸庞,还有那嘴角那一丝让人恐惧的笑容,人参娃眸子一缩,浑身一颤:“你.....你,你怎么又抓到本大爷了,这,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李修远对着它的圆乎乎的屁股就是重重的一巴掌。

    啪~!

    人参娃的屁股当即就红了一片,它当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手脚乱蹬道:“不玩了,不玩了,本大爷不玩了,你就知道欺负我,明明都是大人了,居然欺负小孩子,真是没道德......”

    看着这个胖嘟嘟的小娃哭的这么伤心,让真让人不忍心继续打骂下去。

    “现在知道错了么?认个错的话我可以考虑不打你,不过你的劣根性很重,我更加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你走了,至少得把你教乖了才行。”李修远手掌一停笑着说道。

    哪知道他的刚一停下,还在哭闹的人参娃就突然一跃而起,再次一脚丫的向着李修远的脸踢去。

    “本大爷哪有这么好认输,随便哭一声你就相信了?愚蠢的凡人真是好骗,再吃本大爷的脚丫子吧。”人参娃哇哇大叫道。

    “定~!”

    李修远张嘴吐出一字。

    人参娃顿时一僵,胖嘟嘟的身子失去了力量,直接动半空中掉了下来。

    那姿势还保持着一记飞踢的样子。

    “可以啊,演技真好,你这本事不去唱戏真是可惜了,从哪学来的这些本事?”

    李修远将这定住不动的人参娃领在手中,依然面带笑容的说道:“再这样闹下去,我可真把你给吃了哦。”

    “今日先定你几个时辰,等我哪天有时间了再好好教训你。”

    他将定住的人参娃放在一旁,然后转身随手试了个法术,将那损坏的石桌复原。

    “嘿,杂毛小道你大意了。”

    旁边的人参娃忽的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身子竟然迅速的没入了地下,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嗯?”

    李修远回头看着消失不见的人参娃,不由摸了摸下巴:“施展了定身术还能溜走,这人参娃的确是有些本事啊。”

    此时此刻,人参娃在泥土岩石之中穿梭,旁若无阻。

    “他娘的,真是邪门了,今日日子不好,本大爷不是这杂毛道人的对手,改天等本大爷做好准备了之后再来和这杂毛小道斗,本大爷就不信斗不过他。”人参娃小脸鼓起,又气又怒的说道。

    “不过还是太年轻了啊,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李修远目中闪烁金光,立刻巡视四周。

    远在千丈之外的一处人少地方,人参娃憋不住气冒了个头,准备透透气。

    但它刚一露头,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等到再次看清楚周围的时候却又发现自己被一只手掌捏住了脖子。

    还是熟悉的一幕,还是熟悉的人。

    “跑的还是很快啊,跑了这么远才露一头,你这人参娃的确是难抓啊,难怪那些道人抓不到你,这逃跑的功夫的确是一绝啊。”李修远一边笑着,一边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柄宝剑。

    “这么能跑,还是把你切片阴干了吧,省的我操心。”

    人参娃此刻已经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它发现自己引以为豪的逃命功夫在这个道人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等,等一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还请给我最后一个机会。”

    它忽的大呼小叫起来伸出短小的胖手制止李修远的那柄宝剑。

    “是么?姑且看看你想做什么吧。”李修远也不怕它逃走,随手将它放了下来。

    人参娃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撑地,脑袋无力的垂了下来:“爹,饶命啊,崽知错了。”

    “......”李修远楞了一下,看着它。

    随后点头笑道:“不错,知道怕了就好,先得让你怕,才能让你听话,对付你这样的小娃,还得棍棒相加才行啊,不打你是不会听话的,我看你这一身细皮嫩肉的,将来或许也是一个可造之材,乖乖的跟在

    我身边学习一下怎么做人吧,再敢逃跑的话,我可真的会吃了你。”

    “这可不是说狠话吓唬你。”

    人参娃浑身一颤,小脸露出了畏惧之色,连忙点头。

    “哈哈,道友好厉害的法术啊,炼气成剑,定身术,神目术......连传说中的摘星术都学会了,难怪这人参娃五百年道行都没办法从道长手中逃脱。”这个时候一位道人发出爽朗的大笑,健步如飞的走了过

    来。

    “贫道应约而来,之前道友说的话可算数?”

    李修远说道:“有狐精的消息么?若是消息可靠,自然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还是很有信用的。”

    “好,既然如此道友这边请。”这个道长随手一挥,示意道。

    “道长带路便是。”李修远笑了笑。

    看来这个道长也是想吃独食吧,把自己引走,让其他有消息的道人即便是想寻也寻不到自己。

    不过无所谓,先来后到,这很公平。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跟我来。”蓦地,他喝了人参娃一声。

    “反了,竟敢对本大爷如此大呼小喝......”人参娃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后意识到不妙,连忙又噗通一下跪下来,双手撑地,垂下脑袋:“爹,崽知道错了......别吃我。”

    就在李修远前脚刚走没一会儿。

    立刻又有一个道人急匆匆的跑来了,他东张西望,却是没有寻到李修远。

    询问丹鼎派中的人,却被告知已经跟着另外一位道长离开了。

    “啊,痛失机缘啊,有人早贫道一步了。”那道长捶足顿胸,悔恨无比,觉得错失了一个成仙的机缘。

    虽悔恨,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毕竟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最后只得长叹一声,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