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六百八十七章 井陉阻击(下)

    从远处杀来的军队正是完颜宗望派来的两千先锋骑兵,由两名千夫长蒲察、绳果率领,由于山道狭窄,两人便纵马奔在前面,引领着长长的队伍。

    这两千人是金兵的精锐,但他们的精锐更多是体现在装备上,马匹强健,装备精良,每个人都披挂着铁盔铁甲,寻常弓箭在三十步外射不透他们的铠甲,每个士兵后背盾牌,腰挎战刀,手执一杆辽国的制式长矛,马鞍上挂着弓箭,每个士兵骑术精湛,战斗力极强。

    这时,花荣对关胜笑道:“第一箭让我来发个利市!”

    关胜点点头,他的箭术虽然也不错,但比起花荣还是差了不少,花荣号称天下第二箭,仅次于李延庆。

    花荣取过龙纹射雕弓,从后背箭壶抽出一支狼牙箭,扣弦张弓,等待着金兵近前,这时,金兵距离最远沙袋墙约八十步,而距离花荣是一百步。

    他猛地拉弓如满月,半眯起眼睛,在半明半暗的暮色中,弓弦一松,一支狼牙箭闪电般射出,奔驰在山道边缘的千夫长绳果措不及防,被一箭射穿了咽喉,他闷叫一声,翻身落马,滚入了侧面的深渊之中。

    旁边的另一名千夫长蒲察大吃一惊,急拉住缰绳,将战马一侧,躲到第三排队伍之中,这时,花荣的第二支狼牙箭射来,一箭正中马眼,战马惨嘶一声,发狂般地一跃纵身跳下了悬崖,马上骑兵发出长长的惨叫声。

    突来的变化只是在瞬息间发生,其他骑兵纷纷勒住战马,举起了盾牌,千夫长蒲察已经退到队伍中间,他一把揪过向导,厉声喝问道:“这里是哪里?”

    有人翻译过来,向导战战兢兢道:“前面是娘子关,已经很破旧了,连关门都没有!”

    听说前面有关隘,蒲察凝神细看,这才发现暮色中,一座关隘在前面隐约可见,原来前面已有伏兵。

    众人纷纷向蒲察望来,蒲察当然不可能撤军回去,他是先锋,逢山开道,遇水搭桥,拔掉敌军的哨堡,这都是他的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远望去,这座关城看起来并不大,最多只能容纳百余人,说明宋军人数不会很多,肯定是来井陉巡哨的士兵,或者是前方县城内的乡兵。

    他当即厉声大喝:“第一队冲过关隘!”

    一名百夫长大喊一声,“跟我来!”

    他身先士卒,率领一百名骑兵手执盾牌向斜坡上的娘子关冲去,女真人的骑术异常娴熟,尽管是在狭窄的山道疾奔,但他们并不凌乱,如一根锋利的长矛直奔城门,但距离第一道沙袋墙还有三十步时,前面三匹战马猛地翻滚倒地,连人带马冲下了山崖,这是战马踩到地上的蒺藜刺。

    与此同时,娘子关上的五十名斥候发射了神臂弩,一排五十支箭密集射出,如狂风疾雨般射向迎面奔来的骑兵,百步内连盾牌也挡不住强大的弩箭,骑兵纷纷中箭落马,有的落在山道上,有的却坠入山崖,惨叫一声,瞬间便射杀了前面的十几名骑兵,连百夫长也被一支箭射穿胸膛,当场惨死。

    而藏身在头顶悬崖上方的寨兵也纷纷放箭,但他们却不射人,而是射马,这些寨兵基本上都是太行山的猎户,箭法精准,战马不断中箭,开始混乱起来,在负痛冲撞中,不少战马坠下了百丈山崖,百名骑兵很快便损失过半。

    ‘呜——’催促作战的号角声在后面响起,蒲察不准骑兵撤回,逼迫他们继续向前冲击,在混乱中,骑兵继续向前疾奔,不断有战马踩中蒺藜刺倒下,这时,第二轮神臂弩箭又再次如暴雨疾雨般射来,二十几名骑兵中箭翻身落马,剩下的骑兵已经冲到了第一道泥袋墙前。

    泥袋墙高约五尺,如果是平地,骑兵可以提起战马一跃而过,但这是二十度左右的斜坡,战马无法跃过,骑兵们只得调头向队伍奔回,原本一百人进攻,退回时,只剩下了十几人,大半骑兵都坠入山崖而死。

    听完骑兵的报告,千夫长蒲察眉头皱成一团,地上居然有蒺藜刺,还有路障,显然靠骑兵是无法冲到关城下,必须下马作战了。

    蒲察倒是知道该怎么对付山道的蒺藜刺,他命人去砍伐几十根长满枝叶的粗壮树枝,然后士兵举盾牌防护,五百名士兵蹲在地上猫腰前行,十几名士兵在前面将树枝当做大扫帚,左右拂扫山道,将蒺藜刺扫下山崖,或者扫进旁边紧靠悬崖的沟壑里。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石头山道上的蒺藜刺很容易被清扫掉,但金兵也付出了代价,不断有清扫地面的士兵被箭矢射中阵亡,当他们扫到第一道障碍时,十五名扫地士兵被射杀了十四人。

    就在金兵蹲地前行时,头顶上不断有石头滚落下来,即使有盾牌抵挡,还是有不少士兵受了伤。

    这时,十名宋军斥候奔到悬崖上,和寨兵们混在一起,他们正好位于五百士兵的头顶,十名士兵取出了铁火雷,用火折子点燃了引线,引线嗤嗤冒烟,烧到木柄口时,十只铁火雷扔了下去,“大家卧倒!”士兵们大喊一声,悬崖上的寨兵纷纷扑在地上。

    只听见山脚下响起一连串的爆炸声,铁火雷在密集人群中爆炸,火光迸射,浓烟腾空,铁片横飞,淬毒的铁钉四散飞溅,顿时倒下了大片敌军。

    关胜大喜,“这小铁锤不错,给我也来一支!”

    一名士兵后背抽出一支铁火雷递给他,关胜学着他们的模样拧掉底端的木盖子,用火折子点燃了引线,士兵紧张地告诉他,“烧到木柄口时一定要扔出去!”

    关胜点点头,当引线燃到木柄口时,他奋力将铁火雷向山道上扔去,只片刻,‘轰!’一声巨响,铁火雷炸开了,十几名金兵应声倒下。

    剩下的金兵再次向后奔逃撤退,山道上丢弃了一地的尸体,十一支铁火雷除了两支坠入山崖外,其余九支铁火雷都是在密集的人群中爆炸,造成了金兵超过两百人伤亡,更要命是,一百多名受伤士兵大多都是被淬了剧毒的铁钉击中,很快就会毒发而支撑不住。

    金兵暂时停止了进攻,他们并不害怕箭矢和石块,但威力巨大的火器在山道上杀伤力太大,他们也有点束手无策了。

    这时,一名百夫长向蒲察低声建议道:“我们可以手执盾牌紧贴着石壁走,头顶上的石块和箭矢伤不到我们,即使火器扔下来,我们也可以蹲下来及时用盾牌抵挡,这样伤亡就会减少很多。”

    蒲察点了点头,这个办法很不错,他立刻又派出三百人按照这名百夫长的方案,贴着山岩石壁缓缓而行,由于头顶上有巨石突出,这便使头顶的箭矢和石块都无法伤及他们,他们最大的威胁还是铁火雷以及神臂弩。

    又是十支铁火雷从头顶上抛下,金兵吓得纷纷举盾蹲下在,在一片猛烈的爆炸声中,铁火雷的杀伤效果确实大大降低,铁片和铁钉向四面八方飞射,只有极少数射向角落里的金兵,而且大多被盾牌挡住,只有二十余人被冲击波震死,或者被铁钉射穿盾牌受伤,伤亡人数明显降低。

    只片刻,士兵们冲到了第一道泥袋墙前,数十名金兵一起动手,他们直接将泥袋拖着扔下悬崖,在极短的时间内,七尺长、三尺宽的泥袋墙便被清理干净了。

    金兵如法炮制,数百名金兵又开始紧贴着山壁向第二道泥袋墙进发了,尽管弩箭不断射杀靠壁而行的敌军,但一轮弩箭只能射杀七八人,杀伤效果远不如最初的正面射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燕青终于决定出奇兵退敌。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