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长乐被掳

    “诺!”

    众人齐齐应了一声,站直身体,却无一人敢于落座。

    倒不是李二陛下霸道到不许官员在他面前入座,而是他占据了主位,今日的三位主审便只能站在一旁。这种情况下,别的官员谁好意思坐下?

    李二陛下环视一周,瞅了瞅房俊,又瞅了瞅躺在门板之上的程务挺,眉头明显的皱了皱,开口说道:“朕见到此间一直未曾结案,故此前来看看,诸位臣工但请依照规矩审案,不必避讳于朕。只是刚刚来时接到奏报,东市突发火灾,规模甚大波及甚广,京兆府已然着手灭火,尚不知具体情形如何。故此,还请诸位臣工速速结案,朕亦好关注一下东市火灾之情形。”

    诸位官员在地下相互对视一眼。

    说什么依照规矩审案……

    您都亲自来了,吾等还能不明白您的心意?况且东市大火这么重大的事情您都放在一旁,要待到这边案件结案之后再行处置,心意简直就是昭然若揭……

    令狐德棻心中权衡一下,觉得家产固然重要,但是将房俊治罪显然是迫在眉睫。况且就算东市大火,也不至于倒霉催的恰好就烧到了自家的货邸吧?

    他上前一步,施礼说道:“启奏陛下,此案虽然尚不明了,又有长乐公主殿下作证,但是房俊之嫌疑无法洗脱,故此,老臣以为应当将房俊暂且羁押,待到案件审理清楚之后再行定罪。”

    韦义节赶紧跟着站出来:“微臣附议。”

    “微臣附议。”

    “微臣附议。”

    几位关陇集团的主力尽皆站出来,力挺令狐德棻。

    房俊在堂下冷眼旁观,这本就在意料之中,关陇集团怎会轻易放过扳倒自己的机会?

    只是……

    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般容易啊。

    李二陛下蹙着眉头瞥了令狐德棻一眼,淡然说道:“朕已然说过,你们按照规矩审理就行了,朕前来只是看看,无意插手其中。不过既然诸位请示朕,那么朕就说一点:无论你们如何审理、如何结案,都要尽快完成。现在东市大火蔓延,火势越来越盛,损失必然不小。但是京兆府却群龙无首,无人主持大局,势必会延误救灾进行。尔等判定房俊无罪,那么朕立即命令房俊官复原职前去救灾;尔等若是判定房俊有罪,那么明日早朝之上,朕尚要敦促政事堂推举一人继任京兆尹之职位。京兆府乃是天子脚下、京畿重地,岂可多日无人主持大局?”

    这哪里是无意插手其中?

    分明是施压啊!

    孙伏伽站出来启奏道:“启禀陛下,房俊虽有嫌疑,但是证据不足,依照臣之想法,不若先行释放令其组织京兆府救灾,待吾等将此案详加审理之后,再行处置。”

    李二陛下微微点头:“这倒也不错,既然不能定罪,总不能无限期的羁押吧?”

    令狐德棻硬着头皮,回道:“陛下明鉴,虽然暂且不能给房俊定罪,但是其嫌疑确实重大。一旦将其释放,若是有何消灭罪证之举,甚或畏罪潜逃,实在是大大的不妥。”

    李二陛下“哦”了一声:“说的也有道理……”

    诸位官员都有些懵,您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还真就不偏不倚啊……

    门外脚步声响,内侍总管王德走进来,高声道:“启奏陛下,东市大火已然愈演愈烈,现在已然波及了三条街道数十家商铺货邸,火势正在蔓延……”

    说着,他瞥了令狐德棻一眼,继续说道:“据报,韦家、令狐家、长孙家……等等,名下皆有产业被大火波及,损失尚且不明。”

    “嗡”

    令狐德棻只觉得脑中一震,一阵头晕目眩。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咱家货邸当中可都是丝绸啊,那玩意值钱是当真值钱,可是一旦沾上一点火星都是滔天大火,扑都扑不灭!

    令狐德棻心疼的都在滴血,面孔涨红,愤然道:“杜楚客是干什么吃的?简直混账,陛下命其代理京兆尹之职责,却连一场火灾都扑不灭?”

    李二陛下瞅了他一眼,颔首道:“杜楚客的确难辞其咎,王德,传朕之谕令,即刻撤销杜楚客代理京兆尹之职务,命其反思其咎,给朕好好的写一份认罪奏疏。简直胡闹!朕将如此重任交托于他,怎能这般轻忽视之,酿成大祸?”

    令狐德棻眨巴眨巴眼睛,心中大悔!

    陛下您别这么雷凌风行好不好?咱虽然骂杜楚客,可是有他在好歹京兆府还有一个说了算的总掌大局,还能组织救火,救出一点是一点啊……

    可您现在将杜楚客一撸到底就地免职,京兆府里谁说了算?

    这大火岂不是没救了……

    其余诸位官员或多或少都是有产业在东市的,此刻纷纷对令狐德棻怒目而视!老匹夫嫉贤妒能鼠目寸光,只知道一味的弹劾这个弹劾那个,你这么爱弹劾,当什么礼部尚书,干脆去刘洎麾下当一个逮谁弹劾谁的御史岂不是更好?

    刘德威赶紧说道:“陛下息怒!火灾之事,事发突然,这也怨不得谁。杜楚客虽然略有失职,倒也不能担负权责。还是请陛下收回成命,令杜楚客暂代京兆尹之职负责救火才是上策。”

    他家里在东市可是有这数间店铺,要是当真一把火烧没了,得肉痛多少日子?

    众人又赶紧劝阻李二陛下收回成命。

    谁料李二陛下这回不听劝了,摇头道:“朕命杜楚客代理京兆尹之职,他却连一场大火都扑不灭,要之何用?”

    众人又一次怒视令狐德棻!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杜楚客乃是陛下钦点代替房俊处置京兆府事宜的官员,你个老匹夫上来就是一顿大骂,骂的是杜楚客,可是打得却是陛下的脸面!

    现在陛下恼火了,直接将杜楚客给撤了……

    那么谁来执掌京兆府?

    这么短的时间,京兆府又是一团乱麻,换了谁去也玩不转呐……

    令狐德棻老脸血红,无地自容。

    诸位官员都心急如焚,想要劝阻李二陛下让杜楚客继续组织救火,门口又一次响起脚步声……

    “百骑司”大统领李君羡快步入内,单膝跪地施礼道:“末将参见陛下。”

    李二陛下面色难堪,哼了一声,沉声道:“李君羡,那长孙冲现在就身处城内,而你身为‘百骑’统领却懵然不知,你可知罪?”

    李君羡楞了一下,赶紧低头道:“末将有罪,请陛下责罚。”

    诸位官员和他都是大吃一惊,长孙冲居然回到長安了?

    李君羡暗暗叫苦,连陛下都知道了,自己却一无所知,看来自己是当真不适合当这个“百骑司”的统领啊……

    李二陛下尚未说话,便被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

    堂上诸位官员都有些懵,今儿这是怎么了?这事儿是一桩跟着一桩,还没完没了了……

    只见一个禁卫装束的武官快步入内,到得堂中单膝跪地,大声道:“启奏陛下,长乐公主殿下刚刚城外道馆被贼人劫掠而去,所部禁卫大多阵亡,现在殿下已然不知去向……”

    轰!

    大堂之上一阵哗然。

    堂堂京畿重地、天子脚下,皇帝最最宠爱的公主居然被人劫掠?

    开什么玩笑!

    李君羡则是呆若木鸡。

    娘咧!

    陛下找我的时候,我跟着长乐公主殿下暗中保护,因此我挨了骂;等到我赶到陛下面前,长乐公主反而别人劫掠……

    这特么是走了哪门子霉运,还让不让人活了?

    李君羡欲哭无泪……。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