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远江哀歌 第十五章 审讯(下)

    杨冬用十分钟的时间讲述了他十六年的人生,一个千千万万悲惨故事

    杨冬自幼成长在单亲家庭,困苦的环境让他自卑,明知母亲拼上了命才把他送进重点高中,杨冬在学校里任人欺负也不敢反击,害怕因此记过受到处分,让母亲伤心失望。

    悲惨的日子似乎没有尽头,直到杨冬又一次在放学后被三个恶霸学生拉进无人的小巷,扒光他的衣服和裤子,一边暴打他,一边举着手机拍摄视频,扬言要把视频传到网上,让杨冬做一次网红。

    到底还是个有血性的男孩,杨冬挥舞着瘦弱的手臂开始反击,这激怒了施暴者,他们把杨冬踢倒在地,不断用手里的钢条挥击在杨冬因长期营养不良而干瘪瘦削的身躯。

    杨冬两眼被头顶流下来的血给蒙住,意识渐渐模糊,就在他以为自己会在这里被打死时,暴风骤雨忽然停止了,那三个殴打他的人都倒在血泊了没了声息。

    杨冬看不见小巷里生了什么,但他能听见令人牙酸的咀嚼声,和咬碎筋骨的脆响,这让他联想到了一副骇人的场景。刚艰难地站起身,杨冬又两腿软,就要栽倒,一个宽大有力的臂膀将他拉住……

    “好,现在我们知道杨冬跟那个变异体的关系了。”齐心吾低声说道,“这个杨冬从小受欺负,缺乏父爱,而突然出现救下他的变异体为他提供了保护,这是他从没有过的感受,于是他因此打消了对变异体的恐惧,甚至在之后的相处过程中,将变异体当成了一个似父似友的角色,填补内心感情缺失的位置。”

    “我们要换个方向,先要让杨冬认识到,变异体和人类是两个全然不同的物种,甚至可以说是人类的天敌,他现在的行为是把千千万万人的安危置之不顾,是对他母亲和他自己的放弃。其次,可以给他开个空头支票,告诉他,我们不一定要当场击杀那个与他相识的变异体。如果查明那个变异体确实没有吃过活人,我们在抓捕后可以将他当做实验对象,给他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让他在我们掌控之下生活。”

    “这个,手续不好办吧?”一直站在齐心吾身旁的副主任为难地看了齐心吾一眼,审问是在他们变控中心进行,这位齐处长说着轻松,任务结束之后他拍拍屁股就走,繁杂的申请手续可都要交给他们来办。

    “空投支票,听不懂意思么?”齐心吾瞥了副主任一眼,继续说道,“告诉钟主任,尽她所能,我已经把录像录音关了,不必担心违反纪律,出了问题我担责任。”

    审讯室内,坐在钟主任身旁的助手低声转述齐心吾的话,钟主任点了点头,把桌上的蓝牙耳机戴回耳上,开出价码:“杨冬,个人而言,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理解你的选择。但客观来说,你所做的一切,是不正确的,你已经把你自己和你母亲放在了极其危险的境地。但这一切还有挽救的余地,只要你现在说出变异体的藏匿地点,在抓捕成功后,我可以做主将你无罪释放,并且我会销毁一切和你有关的证据,还有,你应该知道,变控中心会为提供线索的举报者放最高五百万人民币的现金奖励。”

    “如果你们抓住了他,你们会杀了他吗?”

    杨冬的问题让审讯室内外的工作人员神情振奋,既然问出了这问题,就说明目标的心理防线已经被攻破了,就差临门一脚!

    “我向你承诺,只要他不危害到我们行动人员的安全,我们不会当场击杀他。我们会让他在可控范围内活动,并将他作为试验品对待。”钟主任不假思索,抛出一张不可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包括齐心吾在内,此时关注着审讯的所有人都提起了心,眼看目标就要被说服……

    “你骗我。”杨冬抬头,直视钟主任的双眼,眼里有畏惧,有动摇,但更多的还是决绝,“他吃过人了,他把那些人都吃了,你们不会放过他的,只要我说出他藏身的地方,他必死无疑。”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你妈妈!”钟主任喝道。

    杨冬低下头,牙齿咬破嘴唇,鲜血滴落衣襟,让齐心吾的心猛然下沉。

    “查一下,杨冬有没有给自己买保险?”

    齐处长的命令下达后,情报搜集人员很快就查出结果:“杨冬给自己买了三份人身意外险,受益人是他母亲。”

    “混账!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为什么没有提前注意到!”

    好不容易有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杨冬这个小人物浪费时间,齐心吾内心的极度焦躁让他失去了耐心。

    “告诉杨冬,我们可以以叛国罪、反人类罪公开处决他,他购买的人身意外险不会给他母亲带来任何收益,他藏在家里的现金也会被没收,而且我们会公布案情,到时那些失踪学生的家长找不到他,就会去找他母亲泄愤……不管你跟他说什么,一定要逼他供出变异体的位置!”

    齐心吾的命令再次被钟主任搁置,她盯着杨冬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审讯室,大步走到齐心吾身前,满脸愧疚地摇头说道:“抱歉,齐处长,这是我的失误。我想现在我们很难让他开口了。”

    “里面的人,电击杨冬一分钟,然后继续审问,执行我的命令!”齐心吾先对钟主任的助手下令,而后压下怒火,转头看向钟主任,问:“还没到划分责任的时候,以你的专业角度来看,现在要怎么样才能撬开他的嘴?我可以紧急抽调我们十九局的审讯官过来。”

    十九局的审讯官熟知各种酷刑,铁打的硬汉在他们手里也撑不过十分钟。钟主任知道他们的手段,但还是叹气摇头:“我们变控中心也有专门的刑讯人员,不过我看希望不大,而且杨冬身体素质很差,很可能撑不住酷刑。”

    “那就让医疗组在外面待命,随时准备抢救。”齐心吾严肃地说,“钟主任,现在事态紧急,我们没有同情杨冬的可能。”

    “我知道,我不反对,只是我不看好。我认为我们现在有必要借助援手,光靠我们很难劝服杨冬。我想我们应该把他母亲和他最喜欢的老师请过来,有所保留地给他们介绍一下情况,让他们来打动杨冬。”

    齐心吾听完钟主任的话,在审讯室外来回踱了几步,忽然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喂,你好,我是国家安全部第十九局侦查处处长齐心吾,我找杨会长。”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