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正文卷 第731章 方醒出手

    孟瑛很尴尬,他和文官的关系不错,可刚才他就像是在帮方醒出头,这个误会确实是有些尴尬了。

    才刚结束病休的金忠干咳一声道:“此事臣也知晓,那人供给军中的罐头都没挣钱,当时臣还夸了他几句。”

    吕震面色难看的道:“金大人,违禁就是违禁,这和军中的采买没关系吧?”

    群臣的眼睛一亮:尼玛!对啊!这事的根本在于违禁,和军中的采买有屁的关系!

    纪纲趁着朱棣俯身去端茶的功夫,冲着方醒冷笑了一下,御史看到后根本就不敢管,当没看到。

    气焰嚣张啊!

    若是朱棣不在这里,方醒相信纪纲不会沉默。

    去尼玛的!

    方醒无声的动动嘴,然后得意的笑着。

    纪纲冷笑着,心想你娃还敢笑,等着让你难堪。

    “请陛下决断!”

    吕震躬身道。

    “请陛下决断!”

    朝堂上大半的人都弯腰,气势倒是不凡。

    这是想逼宫吗?

    朱棣不屑的道:“决断什么?夏元吉,你来说说。”

    夏元吉出班从容的道:“陛下,台州府的税已经解到了户部,臣已经接收,分毫不差。”

    轰!

    这个炸弹一下就炸的人头晕目眩。

    胡广皱眉道:“夏大人,台州府的什么税?”

    台州府山多地少,不给出海之后,经济发展一团糟,那点税收也就仅仅能养活那些官吏和驻军。

    夏元吉坦然道:“那些商人按照自己卖的罐头数量,每月主动缴纳的税,数量还行。”

    只是还行吗?

    想起金陵城里多家出售的海味罐头,再看看夏元吉眼中掩饰不住的喜色,大家都知道,台州府缴纳的税收怕是很客观。

    胡广皱眉道:“此事……台州府就这么收下了吗?”

    地方不能擅自决定增加税种,而且还是违禁的产物。

    夏元吉没答话,御座上面传来了朱棣的声音。

    “此事是朕的意思。”

    呃……

    胡广有些尴尬的回班,朱棣最近有些急躁,他若是直接顶撞不该重启商税的话,估计边上的纪纲马上就会出班,招呼人把他拿下。

    吕震有些坐蜡了,他没想到此事居然是朱棣一手操控的。

    作为忠狗样板出现的吕震当然不敢反对,于是讪笑着回班。

    朱棣扫了群臣一眼,淡淡的道:“国用不足,难道就非得要从庄稼里去寻摸吗?山/东的事情教训还不够?”

    山/东的造反起因很简单,不过是几个自认为学到了神仙术法的家伙起的头,然后那些被劳役和税粮逼得要疯了的农民就开始了暴动。

    山/东那边是平息了,最后被处置了几十名官吏,为首的一律抄家流放。

    朱勇的目光闪烁,他有些后悔了。

    下朝后,群臣蜂拥而出。

    纪纲看到方醒独自在前方,就走过去说道:“兴和伯今日可是很沉闷啊!”

    方醒头也不回的道:“老子要当爹了,懂吗?别惹我!惹我就让你全家倒霉!”

    纪纲一愣,脚步不免就慢了些,边上两个听到这话的官员都别过头去偷笑,这让近期气焰嚣张的纪纲受不住了。

    眼睛一瞪,那两人马上惶恐的拱手加快了脚步。

    “方醒,台州知府王亮可是你的人?”

    “是你妹!”

    方醒正想着回家准备些什么东西待产,闻言就随口搭了一句。

    王亮原先是浙江道御史,这一下陡然升到了台州知府,也就是比胡差一些。

    方醒和他在台州府配合默契的收拾了一干官吏,让他也开始进入了朱棣的眼里,后来干脆就直接命他接任台州知府一职。

    纪纲闻言博然大怒,最近他拿下了不少官员,朝中群臣闻纪色变,谁敢去招惹他?

    可方醒居然当着这些人说……

    “兴和伯,生孩子可是大事,弄不好一尸两命也不少见啊!”

    说完纪纲就阴阴的一笑,方醒周围的官员马上就自动散开了。

    神仙打架,千万别殃及池鱼。

    而且纪纲最近可是疯狂得很,大家都觉得方醒是抽抽了才会去和他搭话。

    方醒楞了一下,停步,缓缓回身。

    纪纲傲然而立,不屑的道:“你犯下的那些事本官可都记着呢,且等……呃!”

    没等纪纲威胁完,方醒就动了。

    一脚,只是一脚,边上的人仿佛听到了蛋碎的声音,不禁皱起脸,双腿夹紧。

    “嗷……”

    纪纲紧紧的夹着腿,缓缓的跪在了方醒的身前,脸色涨红,嘴巴大张的嘶吼着。

    “德华!”

    张辅在前面听到惨叫声,回身看到是纪纲之后,急忙就大步过来。

    而那些官员和勋戚们都不走了,磨磨蹭蹭的想看接下来的好戏。

    纪纲在大家的心目中就是一条恶犬,死不足惜。

    可方醒也好不到哪去,不说死,最好让他进诏狱里呆几年。

    “方醒怕是后悔了吧?”

    “肯定后悔了!等纪纲缓过来,那就是不死不休!”

    “陛下呢!兴许陛下会出手。”

    “不一定,纪纲是恶犬,方醒是愣头青……”

    “看,方醒动手了!”

    “啪!”

    纪纲胯下的剧痛还没缓过来,脸上就感到火辣辣的痛。他满头大汗的抬起头来,怨毒的嘶声道:“方醒,你在找死……”

    “你特么的诅咒老子的妻儿一尸两命,打你都是轻的!去尼玛的!”

    方醒一脚踢翻纪纲,环视一周之后,冷笑着离去。

    纪纲的武艺不错,按理方醒是打不过他的,可方醒骤然一脚先废掉了他的战斗力,然后才从容的收拾他。

    “纪大人,你在诅咒本国公的妹妹一尸两命吗?”

    张辅虎目圆瞪的喝问道,这时大家才想起来,原来方醒的媳妇就是张辅的妹妹。

    “这下有好戏看了!英国公加上方醒,也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纪纲。”

    “英国公平时温文尔雅,可真要发怒的话,也不知道陛下会选那一边。”

    “……”

    纪纲双手撑地,艰难的爬起来,眼中闪烁着怨毒,嘴里却说着好话:“没有的事,那只是兴和伯胡言乱语。”

    张辅是武勋之首,若是朱棣打倒他,那将会引发一系列的反应。

    陛下,你这是要学太祖高皇帝杀戮功臣吗?

    纪纲在这一点上不会犯错,所以他低头了。

    但张辅却不能对纪纲出手,否则就是在藐视朱棣。

    那么方醒呢?

    回到各自的衙门后,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有的急性子甚至还让人在外面守着,若是宫中有反应就赶紧来报。

    可一直等到了午饭时,皇宫里依然静谧。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