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1719章 过分的要求(为盟主‘重装形狼人机甲’贺,加更!)

    朱高炽虽然不能御驾亲征,可这并不妨碍他对军事的理解能力。

    “宣府一直在请战,可宣府一动,少说五万到十万兵马,而且不可空耗,否则时日长了就是师老无功。”

    朱高炽在展示自己对军事的理解,无人敢插话。

    “这般下去将领肯定就急了,急了就会毛躁……若是被敌军寻机大败,朕将不得不起大军出征,而……目前的时机不对。”

    这分析很冷静,朱高炽看看武勋,张辅说道:“陛下此言无差,若是肉迷国大举进攻,那大明当迎战,可为了哈烈人而尽起大军,那是空耗。”

    方醒也赞同道:“陛下,哈烈人不会太多,最多几万人,可草原浩荡,却很难围住他们决战,所以适当增强大同到兴和堡一线的驻军即可从容应对,反正咱们距离近,方便补给,而哈烈人国内一团糟,时日长了,怕是要……除非肉迷国舍得下本钱给粮草,否则他们熬不了多久。”

    殿外雪花飘飞,殿内却烧着炭火,温暖如春。

    军方力挺皇帝,杨荣也出班道:“陛下,这等天气,哈烈人只要不傻就不敢出来袭扰,那便等过完年再调动吧。”

    朱高炽点点头,却看了方醒一眼,说道:“兴和城那边还在建造,若是被这般持续袭扰下去,漫长无期,所以年初就派人去坐镇,兴和伯……”

    方醒的心中已经在狂骂了,却不得不出班,可脸上的勉强神色谁都看得到。

    这是不想去?

    群臣不禁有些好奇和幸灾乐祸了,能看到方醒吃瘪,那感觉真是太酸爽。

    朱高炽当然也看到了,他说道:“过完年你就去吧,好生看好兴和城,别再拖了。”

    兴和城的建造速度最近变得缓慢了,一方面是因为不少材料都需要远距离运送,另一方面就是袭扰。

    方醒低头应了,可情绪却不对头。

    随后就议了些年底的事,朱高炽叫人赏赐了群臣,最后却留下了方醒。

    暖阁里烧着炭火,而且还放了陈皮,这是方醒教给婉婉的,朱高炽这算是侵权了。

    朱高炽喝着热茶,感觉很惬意,看到方醒默不作声,全然不似以前那等随意,就漫不经心的问道:“为何不愿去?”

    方醒沉默着,等身体暖和后说道:“臣想留在京城。”

    “为何?”

    朱高炽有些恼火了,他觉得方醒这是不识大体。

    “臣……”

    方醒本想搪塞过去,可看到朱高炽脸上那一抹不健康的红晕后,他沉声道:“陛下,臣……臣不放心,想留在京城。”

    朱高炽突然咳嗽起来,面色通红,梁中赶紧过去捶背。良久,朱高炽喘息道:“你不放心什么?想……”

    “臣不敢!”方醒请罪。

    “你敢的!”

    朱高炽气咻咻的模样让方醒心中大悔,想了想后,就摸出个道:“陛下,这药就剩下最后这点了。”

    朱高炽指着他喝骂道:“先气朕,现在又来讨好,出去!”

    方醒把瓷瓶放在边上,然后拱手告退。

    朱高炽看着那个小瓷瓶,眸色稍暖,说道:“南边有瞻基,朕在京城坐镇……”

    方醒回身,知道了皇帝的打算,说道:“陛下,北边重兵云集,若是有变,臣愿孤军前往。”

    朱高炽说道:“朕派你去,当然不会长,不过是让你盯着北方,若是有藩王异动,瞻基在南边,朕在京城,你在北边,任何一面均可呈夹击之势。你以为朕是让你去干嘛的?哈烈那点残兵败将朕还用不着你。”

    方醒汗颜,朱高炽看看窗外的飘雪,想起这个玻璃还是方醒进献的,就幽幽一叹,说道:“朕知道你对瞻基百般维护,你是担心朕若是骤然而去,而瞻基在南方,京城会乱套……”

    “你这是着魔了,莫名其妙!”

    任谁被人看做是快死之人都不会愉快,朱高炽没把方醒拿下痛打三十大板,真的算是厚道人了。

    方醒羞愧难当,低着头不说话。

    朱高炽没好气的道:“朕一时半会还死不了,你少操这个心,且看好兴和城,等待朕的旨意。”

    朱高炽对方醒的宽容几乎是没有底线,梁中在边上暗自咂舌,却看到方醒抬头,为难的道:“陛下,臣……”

    这个要求他真的是无法启齿,朱高炽冷哼道:“有话就说。”

    “陛下,臣想年后带家人去……”

    “滚!”

    朱高炽抓住茶杯作势欲扔,方醒黯然拱手告退。

    等方醒走后,朱高炽陷入了沉思之中。

    梁中被方醒和朱高炽之间爆发的冲突吓坏了,而那个放在小几上的小瓷瓶显得有些刺眼。

    他悄然磨过去,准备把小瓷瓶收起来,以后说不准能用上。

    朱高炽无意间看到了他的举动,就皱眉道:“扶朕出去走走。”

    梁中出去招呼了两个太监进来,然后扶着朱高炽出了暖阁。

    白雪落地,却没有堆积,而是化为水,地面上湿漉漉的。

    朱高炽从温暖的地方出来,被冷风一吹,就打了个寒颤。

    天空中全是雪片,远处迷茫一片,白色和灰色交织在一起,让朱高炽心中惆怅。

    “国事家事皆难,奈何……”

    雪越发的大了,整个视线里全都是。

    整个世界都笼罩在大自然的威力之中,朱高炽换上了木屐,身后有人打伞,一行人走入了茫茫的世界中。

    下雪了,宫中的人除去必须轮值的,都站在屋檐下,或是窗前,看着纷纷落雪,大多欢喜。

    沉郁的朱高炽就走在这片欢喜中,直至前方提防冲撞的太监喝骂了一声,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何事?”

    梁中过去看了一眼,回来说道:“陛下,是宋老实,傻乎乎的在扫雪。”

    朱高炽闻言就皱眉道:“没人给他说现在不扫雪?这不是欺负人吗?”

    梁中身体一颤,急忙说道:“陛下,这宋老实干活实诚,交代了的事情,谁也别想让他不干,奴婢也不成。”

    朱高炽往前走了十多步,就看到在风雪中的一个身影。

    风卷着雪吹在这人的身上、脸上,他侧脸避了一下,然后又奋力的扫着地。

    雪很大,渐渐的在地上积存,他刚扫完一处,才转身又被覆盖了,然后他晚点又回身继续扫。

    “这傻子……哎!”

    宋老实从七岁被一场高热烧成了傻子之后,他家人就不待见他了,等有人怂恿说是宫中要太监时,他的父亲瞒着妻子就把他割了,幸而保住了性命。

    可这种私自阉割的孩子是进不了宫的,最后还是宫中的人出来挑选太监时,看到呆呆傻傻的宋老实后,不知怎么脑子抽抽了,就把他带进了宫中。

    有人说宋老实这人有福缘,可等进了宫之后,他就是被欺负的对象。干活他干最辛苦的,吃饭吃最差的,连棉被都被人抢走了,几次差点被冻死。

    可这人就这么野生野长的一直长大,然后福缘出现了。

    一次盛夏朱棣在宫中散步,恰好看到就宋老实一个人在清扫,就召他过来一问,旋即十多名太监倒霉,其中三人被打死。

    其后朱棣就把宋老实调到了乾清宫中当差,还是洒扫。

    朱高炽知道这个人,看到他的身上都是雪,就走过去问道:“宋老实,不是雪停了才扫吗?”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