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六百一十五章 钱能买到快乐吗

    据说后来有些人,对在岛国挨炮市发生的这次事件,戏称为“实验室的哭泣之夜”。 .

    也有人说,应该叫疯狂之夜更合适点。

    有多疯狂?

    一夜之间,十几家实验室被搬空,失踪的人员也有上百位,这还不够疯狂吗?

    最疯狂的是最后两家被搬空的实验室,当时该地官府已经是提高了警惕,不但周围安排了巡逻人员,内部也安排了不少安保人员遗憾的是,这也成了失踪人员急剧上到上百位的原因。

    偏偏这么疯狂的案件,居然什么线索都找不到如果不是有些实验室里,有被砸破的门窗的话,那就连点痕迹都找不到了。

    在网络已经逐渐开始普及的年代,消息的传播也是大为迅速。一时之间,外星人的传言,还有外星科技的传言,再一次掀起了一股风潮,让不少人津津乐道。至于说有多少国家因此进入了暗自戒备的状态,那就不知道了。

    然而干出来这一切的人,正揉着眼睛从一家乡下养牛场的房间走出来,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脸都不洗就那么骑上摩托车,意气风发地宣布:“我去上学了!”

    食堂门口一群吃饭的人都是感慨:“老板现在真是越来越上进了,以前都不爱上学的,现在一有空就去。我看这大学,准没跑了……”

    “就是就是!”小宋的声音格外响亮。“对飞哥来说,考个大学算是个什么事儿。你们是不知道飞哥的本事,我可是早就知道了。等着吧,明年这时候,飞哥都已经在大学校园里,和那些城市里的女大学生们谈心了……”

    “这后半句话我要记下来。”旁边老欧煞有其事的还掏出了纸笔这就是榜样的力量,燕飞总是能随手一掏就掏出来纸笔记录东西,大家现在平时要监工,不干活的时候还要学习,都养成了随身携带纸笔的习惯。“就凭这句话,换多少顿饭合适呢?”

    “我呸,你个小人!”小宋不爽的很。“你去和飞哥说去吧,我就不信我随口这么一说,飞哥还能和我计较什么不成!”

    “看你说的,我是和飞哥搬弄是非的那种人吗?”老欧嘿嘿一笑。“我等飞嫂回来了和她说!”

    “你狠……”小宋愣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中午和晚上,我去给你打饭。就两顿,多了你就随便去说,我不怕!”

    你有种说不怕,怎么不更有种点,别说替人家打饭的话啊?

    大家都是呵呵直笑,也没人揭破他。【】

    老欧乐滋滋地点头:“行,两顿就两顿。记得给我打肉少点的,这几天我胃口不大好!”

    别的工厂企业里,人们平时开玩笑打赌什么的,都说谁请客吃饭。但是在养牛场不一样,这里管的饭不敢说顿顿比外边的饭店好,可是天天吃下来,还真没人愿意去外边饭店吃饭这里的青菜萝卜都是乡里人送来的最好的,又从来不缺少牛肉鸡蛋这些东西,更别说还有个专业级别的大厨师,饭菜能差得了吗?

    所以像老欧这样,也只能‘敲诈’小宋去帮他打两顿饭了。

    大家说着乐着,不大会儿吃的快的已经开始刷洗完自己的碗筷,准备赶紧开工干活去。就在这时候,林海虎从一个房间揉着眼睛走出来:“黑子哥,还有饭吧?”

    黑子顺嘴答应道:“你还怕没饭吃?”

    这话没错,大厨能不给别人留饭,能不给他这个外孙留饭吗?

    不过刚说完黑子就反应了过来:“你小子怎么不去上学?飞哥刚吃过饭都去学校了,你也不跟着飞哥学着点?”

    “啊?”林海虎一愣一愣的。“今天星期天啊?还是大星期,高三都不上课啊?”

    “……”黑子张了张嘴,想了想也没说什么。

    其他人还在讨论:“又过星期了,时间过的可真快。怪不得昨天晚上,好像听老龚和玉梅嫂念叨什么又不过星期了……”

    “坏了……”总算有人反应过来了。“刚才飞哥去上学,也没人提醒他一声啊!虎子你过星期,怎么昨天没见你人?”

    现在这学校里过星期都是过的一天半,也就是周六上午上半天课,下午不用上课开始算周末。至于林海虎说的大星期,就是全校都过星期天才能叫大星期,平时的话,都是高一高二过个星期天,高三得等一个月才过一次。

    “我下午跟同学们去白果树那儿玩了,晚上回来没和你们一起吃饭。”林海虎是那种被无辜指责还不反驳的人吗?很显然不是。“倒是你们一个个天天忙的什么似的,连星期几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你们都忙的是什么?哼……”

    场里除了龚老头和林玉梅两个有学生的人,其他一帮干活的还真不太注意每天是星期几。想想就知道了,反正这里也不过什么周末,谁要是有事打个招呼就出去忙两天也无所谓,没事就干活,记个什么星期天啊?有那心思还不如记着什么时候该杀哪些牛管用。

    一群人还没想好怎么反驳这小子,有人已经隐约听到燕老板那独有特色的摩托车声音,转眼间声音越来越近,人已经呼啸着进了场里。

    把摩托车往门口一停,燕老板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嘟囔着:“没吃早饭就是不舒服,今天做的什么饭,我也吃点去!”

    看那模样,就知道估计是跑到学校才发现今天过星期天,心情不怎么爽快。于是一帮人也都不敢再说什么,没吃完的赶紧把饭扒拉完,吃饭的把碗筷一洗准备走人。

    但是总有那么个没眼色的,林海虎端着碗出来,就朝他凑了过去:“小飞,你今天还骑摩托车吗?”

    燕飞一看这个没皮没脸的货色就没好脸色:“我怎么知道有没有什么事儿,说不定有事儿就骑。你想干什么?”

    “这不是有一段没回家了,我想骑着你摩托车回去看看。”林海虎厚着脸皮道。

    端着碗出来吃饭的大厨瞪了他一眼:“你个小孩子骑什么摩托车?我看你是想骑着回家显摆的吧?自行车还不够你骑吗?”

    “你不懂!”林海虎被揭破小心思,一点都没不好意思,依然是振振有词。“你看小飞现在这么有钱,他也不知道多开着车出去跑跑。我这也是替他传传名,让咱们家里人都知道他有钱……”

    “去去去,别给我扯你的歪理。”大厨才不吃他这一套。“你要没事儿就去跟着你爸你妈去帮帮忙,要不就去复习功课。别整天不干点正事儿,就想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和你就没法说。”这小子不和他外公说话了,继续缠着燕飞。“小飞,你听说一句外国名言没有?”

    “哪一句?”燕飞面无表情地问道。

    “一磅黄金是珍贵的礼物,十镑黄金是沉重的负担。”林海虎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背诵道。”一百磅黄金能改变人的一生,一千磅黄金则能把人活活压死!”

    现在高中依然还是流行文学青年,在学生们中间,就流行弄个小记录本子,抄录一些古代诗歌和名言名句什么的。

    当然了,高中学生就不能再像那些幼稚的初中生了,思想要‘深邃些’。雷锋同志的对待敌人像寒冬一样冷酷就不流行了,现在流行的是一些诸如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天空没有翅膀的的痕迹,而鸟儿已飞过……

    不少学生都爱在课本上和各种记录本上,写上一句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句子,然后在右下角划上一道横线,后面写上一些诸如莎士比亚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等的名字,看起来就格外有逼格……

    林海虎这小子估计就是不知道从哪儿听来这么一句,跑到养牛场这一帮‘粗人’面前显摆起来了。

    燕飞还没说话,旁边龚老头好奇道:“一磅黄金是多少?那么贵的东西,不是都论克的吗?”

    “呃……”林海虎还真不知道这件事儿,学校里考试又不会考这个,谁会特意去记啊?这种显摆失败和被人打闷棍的感觉差不多,让他感觉郁闷之极,半天才翻着白眼嘀咕道。“那是外国的单位,咱们又不用,管他多少克呢,反正你知道挺多就行。”

    “我是这么个意思。”冲着龚老头翻完白眼,林海虎继续缠着燕飞。“小飞,我是想告诉你,钱挣的够花就行,你也得有点自己玩的时间,不能只顾着赚钱了。要不这样,一会儿你开车,咱们俩一起回家去玩一天吧?你看你天天这么忙,连个玩的时间都没有,难得有钱就一定快乐吗?”

    “有钱还不快乐吗?”听到这话不赞同的多,立刻就有人接话。“要不你把你兜里的钱给我,你看我快乐不快乐?”

    “庸俗。”林海虎这一大早的连连受挫,眼皮子都快翻得合不拢了,这下连看谁说的这话都懒得看。“你就没听说过,钱能买得到钟表,买不到时间;能买得到书本,却买不来知识;能买到娱乐,但是买不到快乐……”

    大厨一听这话,立刻不淡定了:“我说虎子啊,你要是在学校就学到这些东西,我看这学,你还是别去上了。老师们都教着你们不挣钱,那不是那啥……子弟吗?”

    “误人子弟!”旁边李方提醒道。

    “对对对!”大厨一听连连点头。“就是误人子弟。”

    林海虎差点吐血,正想说话,就见到燕飞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立刻让他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让他都忘了接下来要说什么话那是一张四个老人头的钞票。

    然后燕飞慢悠悠地把空碗递给他:“去给我盛碗饭,再答应今天别来打扰我,这钱就是你的了。”

    这小子一听到这话,什么名言名句都抛到了脑后,动作真是快如闪电,把自己的碗筷朝地上一放,一手抓钱一手接碗那是一气呵成。端着碗朝着厨房跑着还不忘把那钱往兜里使劲揣:“这可是你给我的,你可不能反悔啊!”

    正吃饭的那些人看到这一幕,差点把饭给喷出来:感情你说这么多,也就是理论啊,还真以为你都视金钱如粪土了。

    等林海虎把饭端出来,嬉皮笑脸地递过来,正想再说什么,燕飞脸一板:“钱你都收了,再说话就把钱还给我。”

    这小子一想兜里的一百块钱,顿时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咽了回去。

    燕飞这才不慌不忙地接过碗,喝了一口对着周围的人笑呵呵地说道:“你们看,我就花了一百块钱,就给自己买了个清静,还给大家买到了快乐,是不是?”

    一群人看着捂着兜,有话不能说憋的一脸难受的林海虎,再也忍不住都是哈哈大笑起来,三个老头差点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谁说有钱买不到快乐,大家这不是都挺快乐吗?

    燕飞吃了两碗饭意思一下,显示够了存在感,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办公室忙碌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就拿着几张图纸转到了工地上。

    有叔教授这种大能在,真是省心的很,他把自己记忆下来的这些实验室给叔教授一看,叔教授立刻就给他指指点点了起来:“这是参考国外的实验室弄出来的东西吧?以咱们现有的技术手段,这个地方,我觉得这么改比较合适点……”

    有叔教授这种大能在,真是省心的很。燕飞也不会说自己什么仪器都能弄来,反正都是自家的东西,以后想改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等叔教授说完,两人商量了一下在哪个位置建实验室合适,就喊来了马永明马老板,让他找些技术好点的工人,准备先把这个实验室的架子搭起来。

    剩下的就不用燕飞管了,他只用等着把仪器搬进去就行。

    但是怎么把仪器搬进去,还是个问题:这些东西严格说来,都还是‘赃物’。虽然燕飞自己不这么认为,但是毕竟他还没到可以无视一切的地步,面子活还是要有的。

    虽然咱可以偷偷摸摸的用,可是那终究不是长远的事儿,还是得想个好点的办法啊?怎么办呢?。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