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八百零八章 新龙门客栈

    “……这件案子在京城闹的很大,众人都是议论纷纷。 X可是这件案子事关东厂,所以没有多少人敢于公开议论,不过私底下大家都是不信兵部尚书杨宇轩会谋反,都说是东厂那些狗贼在陷害忠良,想要谋取兵权,意图不轨……”李擎尽可能回忆地说道。

    “有趣!”秦云闻言,眼神变幻莫测,脸上的神色反而渐渐收敛了起来。

    这不就是新龙门客栈的剧情吗?东厂势大,意图谋反,为了兵权的原因将兵部尚书杨宇轩陷害致死,并以流放其儿女为饵,欲引出杨宇轩的部下周淮安,妄图将其旧部一网打尽。大漠黄沙,高手云集,狭窄空间,斗智斗勇,儿女情长,千秋家国……人说乱世莫诉儿女情,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

    可是原剧中东厂权倾天下,意图谋反,所以才会为了兵权的原因将兵部尚书杨宇轩陷害致死。可是此界且不说武道高手可以镇压天下,镇一国之国运。单是东厂,在朝廷中就不是没有对手的。像护龙山庄、锦衣卫,还有西厂和内厂都是足以匹敌东厂的机构,六扇门现在虽然没落,但也并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而且,兵部尚书杨宇轩看似位高权重,可实际上真正的兵权并不在他的掌握之中,而是被边疆十大元帅掌握大半的兵权,京城的兵权也在九门提督和禁军统领这样真正的要害人手中掌握,兵部尚书不过一个傀儡罢了。所以东厂想要陷害兵部尚书杨宇轩而夺取兵权一事,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再说,就算杨宇轩真正的掌握了兵权,那么东厂想要动手,那么护龙山庄、锦衣卫,还有西厂、内厂,还有六扇门这些与东厂并不对付的强力部门岂是吃干饭的。

    “这里面大有文章啊!”秦云知道,要是他真的按照原剧情去猜测、行动,那保证死的连灰都不会剩。

    “真是头疼,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熟悉剧情的情节,可惜却改的乱七八糟。到底是谁在幕后下棋呢?那位铁胆神候,还是那位东厂督主,不知道叫曹正淳还是叫曹少钦的曹大督主(秦云还真的不知道东厂督主的真正名字,外面流传的也就是曹督主或者曹公公),抑或是我们那位皇帝陛下?”秦云感到头大的厉害。

    “就是不知道我们的总捕头是棋子还是棋手?”秦云心中嘲讽道。

    对于六扇门总捕头郭巨,秦云没有多少怨恨,毕竟自己能够青云直上完全靠的是对方。而且,现在自己表面上的靠山正是对方。但是也没有什么感激的心思,因为秦云的每一次前进都是用自己和麾下人的性命换来的,秦云本人也多次险死还生。从某种方面来说,秦云与郭巨之间只是交易和利益,没有恩情。

    或许,这也跟秦云有着现代人的思维有关,他从来不会轻易的臣服某些人。最起码,现在秦云还没有遇到真正能够让他为之全心全意卖命的人!

    秦云随后将六扇门中关于杨宇轩和这件案子有关的情报全都调了出来,与杜如、李擎、雷动和云应几人彻夜查阅分析。正如原剧中那样,杨宇轩如今已经死亡,他的儿女被东厂以诱饵开始流放,为的正是将杨宇轩的残存势力一网打尽。

    奇怪的是,这件事情不说机密,几乎所有在朝廷中稍微有些地位的人都知道,好似东厂故意让所有人都知道东厂特别嚣张跋扈一样的。

    种种的谜团,圈成了一个大毛球,怎么解也解不开。

    这下子,不说秦云,就连杜如和雷动他们也看出了其中的诡异之处。甚至可以说,只要不瞎不傻,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够看出其中的诡异,只是原者上钩罢了。

    “看来,这次我们要做回鱼儿了。”秦云轻笑着说道,眼神中绽放出强烈的斗志。强大的压力不仅没有让秦云颓废,反而如饱经淬炼的宝剑,散发出属于他的光彩。

    “来不及多做准备了,李擎和雷动留在金阳郡城坐镇,杜如立即率领飞羽小队和钢翼小队前往龙门关附近听令,‘听羽’随时记得保持联系。”秦云立刻说道。

    现在情况未明,最好的情况是先介入其中,那些模糊的剧情如今反而是秦云最大的倚仗。

    “是,我会将丁修一起带上。”杜如沉声说道。

    丁修可是目前他们这边最厉害的战将,此次任务凶险莫测,自然要带上对方以防万一。而且,丁修在江湖中也是有着自己的耳目和势力的,对他们这次任务有着莫大的帮助。

    秦云点点头,对杜如的谨慎感到满意。

    “龙门关的守将据说是叶昭元帅的人,叶家世代将门,叶昭元帅向来不参与朝中的事情,只专心抵御外敌,已经有近连续十年未回京了。”李擎在一旁补充道。

    如此一来,龙门关附近不可能有大量的其他势力的人手潜入,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我立刻让龙门关附近的‘听羽’进入那片地段。”云应冷声说道。

    两军交战,情报先行,秦云及他麾下的人一向十分注重这点。

    “至于我,要先去认识几位能够帮助我们的朋友先。”秦云眉头一挑,嘴角微抿,原本被东方不败压住的雄心再次熊熊燃烧了起来。

    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到最后看是谁怕谁?

    “对了,公子,今天晚上那边的人第一次过来,你要不要过去看一看。”云应突然说道。

    秦云一顿,知道云应说的正是日月神教那边的人,今天晚上是双方的第一次交易。正因为如此,云应有些摸不准,所以询问秦云是否要亲自出马。

    秦云没有想多久,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当然,这是第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亲自出面。云应,做好准备,今天晚上就你和我,还有李擎前去迎接‘圣教’的使者。”

    说道最后,秦云的脸色变的古井无波。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