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再临辽东

    二月中旬,天气也已经开始转暖,人们已经脱下厚厚的冬装,换上了轻薄一点的春装,枯黄的大地也开始泛起一点点绿意,田地里的麦苗也似乎苏醒了,随着一场春雨降下,麦田里充满了生气,不少农夫也开始在田地里忙碌。

    李休一行人也准备要动身了,不过他也万万没想到,李世民竟然同意李治和他们一起去辽东,而且还打着为东平王李韶收殓尸骨的名义,李韶是李世民的堂叔,同时也是李道宗的父亲,刚好李治也需要派一个心腹的将领保护,所以李道宗也随同他们一起前去,毕竟要收殓他父亲的尸骨,他身为长子也必须要走一趟。

    “驸马,你说陛下怎么想的,当年战死辽东那么多人,我连我爹在哪战死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找到他老人家的尸骨?”刚离开长安城,李道宗就找了个机会凑到李休旁边问道,他本来在辽东立下大功,之前又主持了李承乾的婚礼,正准备在家里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忽然接到李世民的圣旨,让他去辽东寻找他父亲的尸骨,结果到现在他都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中。

    “咳,东平王当初去辽东,也应该带了不少交部曲吧,难道就没有活下的吗?”李休并没有直接回答李道宗的话,反而饶有兴趣的向李道宗打听道。

    李家也是前隋的大世家,李韶身为前隋军中的将领,肯定也养着不少的部曲,所谓部曲,其实也就像家奴一样,但地位却远比家奴高,这些人精通武艺、弓马纯熟,主人上战场时,他们就充当主人的亲卫,这些人的利益都与各自的主人紧紧的捆绑在一起,所以忠心方面没有任何的问题,在主人遇到危险时,部曲肯定会拼命保护,以当初李韶的身份,身边的部曲肯定不少,很可能会有人活下来。

    不过让李休没想到的是,李道宗听到他的话却是一拍大腿道:“别提了,当初我们家本来就不受杨广的待见,宇文述兵败撤退时,把我爹的大军安排到最后,结果全军战死在辽水河,身边的部曲也一个没逃回来,当时那场大战据说死了三十万人,估计我爹就在那三十具尸骨里,就算让我们找也找不到,所以后来我们只能给我爹立了座衣冠冢!”

    说起当年的那场大战,李道宗也是气的直咬牙,杨广无能,数十万大军战死,他们的家人也根本无法为他们收殓尸骨,其中就包括他们一家,幸好之前自己在辽东大破高句丽,也算是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了。

    “如果江夏王想要寻找李韶将军的尸骨,也许我和马叔可以帮一下忙,不过想要找到东平王尸骨的希望也不大。”也就在李道宗的话音刚落,忽然只见秦琼这时骑着马来到他们身边道。

    “对了,我记得马叔和秦将军你们在第一次攻打高句丽时,也是被安排到大军的后面断后,难道说你们知道东平王最后出现在哪里?”李休听到秦琼的话也不由得眼睛一亮问道。

    “秦……秦将军您真的知道我父亲的下落?”李道宗听到秦琼的话也不由得激动万分的道,虽然他早就放弃了寻找父亲尸骨的希望,但身为人子,内心深处自然也希望可以让父亲死后能够进入自家的祖坟,而不是在外做个孤魂野鬼。

    “也不能说知道吧,只不过当初三十万大军在辽水河畔被打乱了,我们落在最后,当时我和马兄的部下也全都战死了,结果刚好遇到一股大一点的败军,所以我们也跟了一段时间,那支败军就是东平王的部下,不过当时东平王已经战死了,据说是渡河时被高句丽人击破了船只,结果……”

    秦琼说到最后时,也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不用说别人也知道,李韶身为军中的将领,肯定穿着铠甲,要知道一般武将的铠甲都是铁甲,加在一起足有几十斤重,穿着这么重的铠甲落到水里,就算是水性再好也得沉底。

    “那……秦将军可知我父亲渡河的地点?”李道宗听到这里再次激动的道,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如果能够寻回父亲的尸骨,那他日后也能安心了。

    “这个……”秦琼听到这里却是露出为难的表情,看样子他也不太清楚,毕竟当时隋军三十万人乱成一团,谣言更是满天飞,他能凑巧遇到东平王的旧部也已经算是十分巧合了。

    “江夏王就别为难我们了,不过我和叔宝虽然不知道你父亲渡河的地点,但却记得遇到你父亲旧部时的地点,再结合他们逃亡的方向,应该可以找到一个大概的范围,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无异于大海捞针,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正在这时,只见马爷也骑马走了过来道。

    “只要能找到一个大概的位置就行,两位将军已经帮我的大忙了,在下无以为报,日后但有差遣,在下绝不推辞!”李道宗听到马爷的话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十分感激的道。

    本来李道宗根本没有抱任何的希望,但秦琼和马爷却提供了一个十分有用的线索,一下子将就希望扩大了许多,哪怕找不到父亲的尸骨,只要能找到父亲战死的地点,日后也能带着儿孙们去祭拜一番。

    意外得到了父亲的消息,李道宗也是十分的兴奋,特别是路上一直找机会和马爷、秦琼聊天,不过队伍中却有人比李道宗还要兴奋,那就是第一次离开长安城的李治,说起来他也真是可怜,从小到大就一直长于宫墙之内,哪怕是去李休那里,也受到严格的限制,现在好不容易走出长安,结果整个人就像是个刚刚来到世上的胎儿一般,看什么都感觉好奇。

    “先生快看,那条河上的船好大啊,听说海上的船更大,辽东那边离海不远,咱们能不能去看看大海?”李治指着远处河上的一条商船兴奋的问道,李休家门前就是黄渠,但黄渠太浅,偶尔只能见到一些打渔的小船,李治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商船。

    “辽东那边的确临着海,如果时间不急的话,倒是可以去海边转一转,以你们的年纪,看看大海也有好处。”李休这时也笑呵呵的开口道,也许对于沿海长大的孩子来说,大海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可是对于长于内陆的孩子来说,大海却充满了神秘,记得他前世时,小时候也对大海满是向往,直到后来外出求学时,才真正的见到了大海。

    “太好了,我也从来没有见过海,黄河倒是经常见到,但是听说黄河里的水最后也汇聚到大海之中,真是想像不到大海到底有多大?”狄仁杰听到李休的话也同样满是向往的说道,他以前随父亲在郑州,那边临着黄河,甚至有时黄河发大水,还会波及他们那里。

    “我记得小时候曾经随父亲看过一次大海,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快忘了大海是什么样子了?”平安郎这时也开口道,他说的其实是当初恨儿出嫁,随上官仪去了南方任职,结果七娘也偷偷跑了过去,最后李休带着家人去追,那次平安郎也去了,所以他才能见到大海,不过当时他还小,印象也不是特别的深刻。

    听到平安郎竟然见过大海,李治和狄仁杰也都露出羡慕的表情,随后就缠着他讲大海的事,可惜平安郎也只见过一次,而且印象也不是很深,讲了几句就没词了,最后只能向李休求助,幸好李休不但多次见过海,而且还知道许多与海洋有关的知识,所以就一边走一边给他们讲,也算是补充一些课外的知识吧。

    因为队伍中多了一个李治,李世民为了儿子的安排,所以就将李休他们这次收殓隋军将士尸骨的队伍扩充到了五千人,而且一路上都有各地供应补给,同时还可以调动地方上的资源,方便他们通行,比如在到达郑州时,李休他们就干脆坐上船顺流而下,一直到了齐州附近才下船,然后穿过河北赶往辽东。

    其实按照李休原来的计划,他本来是打算直接乘船从黄河出海,然后穿过渤海直接到达辽水的出海口,再从那里沿着河北上,隋军尸骨堆成的京观就在辽水的中段位置。

    不过因为多了李治和狄仁杰,李休有心让这些孩子体会一下民间的疾苦,所以才特意舍弃水路改走陆路,这样也能让他们有机会接触更多的社会底层的百姓,增加他们的人生阅历,可以说为了培养这些孩子,李休也真是费了不少的苦心。

    虽然多走了许多的路,而且走陆路要比走水路辛苦很多,但是这一路走来,李休却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李治和狄仁杰在见识到民间的疾苦后,小小年纪的他们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比如李治已经开始思考自己能为那些贫苦的百姓做些什么的问题了,虽然思考得出的答案还十分的幼稚,但却十分值得鼓励。

    经过几个月的辛苦行军后,最后李休他们一行人也终于来到辽水河畔,这天李休他们也来到新城附近,不过还没有看到新城的城墙,却一眼就看到了新城北侧那座高大且怪异的山丘。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