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正文卷 第八百四十二章:豪赌

    不知过去多少时候,帐帘突然掀起了一角,一片月光蓦然洒了进来,随着月光一起的,还有一个人影,随即,月光敛去,拓拔燕的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来了?”

    “来了!”

    “这一次你扮得是谁?”

    “慕容海!”

    听了这话,拓拔燕一呆,慕容海是他的副手,“千面,你胆儿也真大,就不怕撞上了。”

    “你练兵练得勤,这个时候,大营里除了巡逻的,一个个都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大摇大摆的过来的。”千面笑道,“他们还向我行礼呢!”

    拓拔燕轻笑起来,“倒也是。慕容海来找我议事,谁也不会有疑心。这营里,其实有鬼影儿的人,我一眼就能分辩出来。”

    千面接着道:“老头子让我告诉你,辛苦了。”

    拓拔燕一笑:“份内之事,谈何辛苦?”

    “有一件事儿要告诉你!”千面看着对面有些模糊的面容,卧底儿这事,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拓拔燕本身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能出人头地,不管是在蛮人那儿,还是现在到了齐人哪里,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让人刮目相看,当然,这里头有明人的暗助,但要是他本人没有真材实料,那也是白搭。“你姐姐嫁人了,是老头子托人给她说得媒,嫁得是一个读书人,现在在越京府下一个县当县令,很有前途,而且已经有了身孕,你快要当舅舅了。”

    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长长的吸气之声,呼吸明显的急促进来了,千面没有说话,静静的等着对面平静下来。

    “那人,对她还好吗?”

    “很好,老头子在令姐身边放了有人,你便放心,我们绝不会让令姐吃一点点亏,就算那人在外头喝个花酒什么的,我们也有人盯着。”千面轻笑起来。

    越是有本事的人,自然便要想尽办法掌握着,除了国家大义,自然得还有一些别的挚肘手段,拓拔燕的姐姐,便是他的软胁。

    “嫁个文官儿好,至少不用担心横死在外头!”拓拔燕点了点头:“替我谢谢老头子。”

    “这个给你,尝尝吧,冷了,这么远带过来,也不知还好不好吃!”千面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给拓拔燕:“千层酥!”

    拓拔燕一怔,双手接过千层酥,手却微微抖了起来,千面专门给他带过来的,自然不是随意在街上买的,只有一种可能,是姐姐亲手做的,才会让千面不远千里迢迢的给他带过来。

    小心的打开纸包,千层酥早就不酥了,已经变得冷硬,拓拔燕捧在手里看了半晌,这才缓缓的递到嘴边,咬了一小口。

    “天气热,不好保管,就只带了这么一小块。”千面笑道。

    拓拔燕不说话,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啃着那块千层酥,吃到了末了,连落在油纸之上的一些碎屑也伸舌头舔得干干净净。

    “谢谢!”他看着千面,道。

    “你为国效力,这都是你该得到的。”千面真心诚意地道。

    拓拔燕也不矫情,点了点头:“马上就要大战了,这一次我没份出战,但战前会议我还是参加了的。我给你讲讲。”

    “好!”千面向前探了探身子,将脑袋凑得隔对方更近了一些。

    小半个时辰之后,千面重新坐直,“与陛下所料想的差不了多少,那曹格的两万兵马,战力如何?”

    “不错,这支军队听说本来是要去昆凌关那边儿的,临时调到这里来参加这一次的大战,战斗力相当可观,不过也很是骄横。”拓拔燕笑道:“那个曹格,更是目空一切的模样,看起来他对郭显成都不怎么服气。”

    “此人姓曹,是皇族?”

    “听一些将军们提过,有皇族血脉,不过稍远了一些。”拓拔燕点头道:“我不好多打听什么。”

    千面点了点头,“这一次的大战,到了最后,可能有一点乱,不像打蛮人那时我们能照应得到你,而且你的事情过于隐秘,下头的将军们可不清楚你的身份,一旦战场相遇,你可得自己当心,别弄到最后死在我们自己人手下,那可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我们一定能胜?我看那郭显成,也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拓拔燕问道。

    千面笑了起来,“邓朴向我们进军的时候,也是信心满满,但最后,输得底底裤也没有了。”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你不必担心我,逃命我最在行,我这儿全是骑兵,四条腿的跑得也快。”拓拔燕道。

    “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等此战过后,一切安定下来,我会再来找你的。”千面站了起来。

    “好,这里可是齐军的大营,你出去的时候,仔细一些!”拓拔燕叮嘱道。

    “放心吧,这可难不倒我!”千面轻笑着,身子一缩,向外退去,月光稍稍的漏进来一些,帐内便又恢复了黑暗。拓拔燕慢慢地展开了手里那包过千层酥的油纸,凑到鼻前轻轻地嗅了嗅,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快要当舅舅了呢!”

    一天之后,明军大本营,王家庄,千面坐在秦风的面前。

    “陛下,与您所预料的差不多,郭显成与我们针锋相对,他在其右翼主守,左翼主攻,他亲自率军逢中直进。”千面道:“不过我们要小心的是,这一次随同曹格来的,还有三个宗师,郭显成在三个战场之上各自都配属了一个。

    “三个宗师,齐人果然大方啊,这位宗师都是保方神圣啊!”秦风笑问道:“齐国终是底蕴深厚,一来便是三个。”

    “因为我们也有三个嘛!”千面道:“三个中有两个来自南天门,另一个就不太清楚了,拓拔燕现在职位不高,不好乱打听。”

    “无妨,所谓宗师,不过是押阵而已,千军万马的冲杀,宗师又能起到多少作用?牵制而已,贺人屠与霍光都是那种以杀伐入道的宗师,跟一般的宗师可大不一样,搞不好,齐国这一次要折上一两个宗师在这里。这样的人可不多,杀上一两个,那可得让曹天成心疼上好久!”

    “陛下,我们在王家庄前的防守是不是实力太薄弱了点,仅仅一个矿工营,对上的可是郭显成。您又把烈火敢死营调走了大半。”

    秦风摇了摇头:“此战的关键,不在我们这儿。郭显成也没有一口就想吃掉我的打算,他把希望寄托在曹格身上。马猴,这一次你是奇兵,只要击溃了曹格这支人马,这一仗我们就算赢了。”

    “老大,你便放心吧!”马猴咧嘴一笑,“左右我提了曹格的人头来见你。”

    “你想杀曹格,不真不够格,贺师,对方也有一个宗师随军,看来你得费一番周折了。”秦风笑看着另一侧的贺人屠。

    贺人屠正在摩挲着桨刀,跟了他几十年的那柄桨刀,在上一次与陶智海的恶战之中早就断成了两截,现在这柄,却是太平城里的兵器坊重新给他专门打制的,虽然没有以前的那柄饮血数十年的杀年,但锋利程度,却是远超贺人屠旧日的那柄,看着桨刀之上那些漂亮的纹路,他笑吟吟地道:“越是凶险,我越是高兴,像我与霍光这样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更能悟到平时我们悟不出来的一些东西。曹格的人头,我一定给你提回来。”

    “那我可就静候佳音了。”秦风站了起来,“双方都已经摩拳擦掌了,那就开干吧。这一仗,我们打赢了,不但能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更能赢得未来起码十年的和平。有了这十年,我便有把握让今后的双方国力之势颠倒过来,十年过后,国力天下第一的,将不再是大齐,而是我们大明。我们再也不用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算计这些,算计那些,我们可以以堂堂正正之师碾压一切挡在我们面前的敌人。”

    明军此战,对于秦风来说,又是一场事关国运的大战,这一战,他要将齐人打服,短时间内不敢再来打他的注意,这一战明国若赢,齐国国内必然出乱子,齐帝既然抵挡楚人的进攻,又要安抚国内之事,将不会再有更多的精力投诸到他的身上,这样大明才能好整以遐地将秦国这块肥肉消化掉。

    更重要的是,对秦风来说,他需要赢得至少十年的时间,来让明国蓬勃发展起来,在国力之上追上甚至超过齐国。

    这一战,双方既比矛,亦比盾,齐帝自然也知道这一战的关键,对于齐帝曹显成来说,这一战赢了,便能重创明国,至少十年之内翻不得身,只消能重创明军主力,那秦国必然也会重新生出一些野望来。那样,他就可以消消停停的专注的去对付楚人,打垮了楚人,明人秦人还算是威胁吗?

    当然不是!

    这一战,对双方来说,都至关重要,谁都输不起。谁输了,便是输掉了未来,输掉了一统天下的机会。

    秦风不惜以身为饵,将烈火敢死营的大半部队都调走,其实也是一种孤独一掷。相比于齐帝曹天成来说,秦风更具有冒险性,也更有赌性。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