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二卷 渭水龙王 第五百零四章 人之将死

    而此刻,亦有两人在谈论李云心不是在云山上,而是在黑塔上。 更新最快

    黑塔倾塌了一半,但余下的半截仍有五十余丈。五十余丈……换做李云心所在那个世界的概念的话,则是一百七十米将近六十层的高楼。在这样的高度向下看,妖兵妖将皆成蝼蚁,广阔的地势尽收眼中,乃是一片汪洋水泽。

    风雨已经收了。但此前短短几个时辰当中,在这片土地上方所降下的风雨水……几乎相当于整个业国一年的降雨量。因而如今往前看,已经看不到什么土地、树木。汪洋洪水一直淹到地平线的尽头,妖兵妖将皆顺水而行。有不擅水性的,便由现出了真身的巨大妖兽负载。有擅长水性的,更是如鱼得水飞身向前,凭胸中的余勇追击那些落后的低阶修士,又造成许多杀伤。

    睚眦负手而立、眺望远方。大袍被狂风吹拂得猎猎作响、背衬着铁青色的天穹,竟别有一番豪情万丈的气度。

    “如此大胜,云山的双圣必然气急败坏。”他眯起眼睛,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看起来我们的那位九弟,处境要不妙了。再有三日的功夫……倘若他还不回来少龙主,你那禁制……”

    琴君站在他身边。但身上的袍袖却并不为风所动,只静静地垂着:“我那禁制,就要抹掉他的肉身与魂魄了。唉”

    他浅浅地叹一口气,如此遗憾的模样竟比天下间绝大多数女子都更加动人心魄:“本是九个兄弟姐妹。倘若他真能如约回来、我们冰释前嫌,一家人和和气气,该多好。可是如今哪……”

    他转眼向下看,蝶翼一般的睫毛低垂看到的是坐在黑塔之下,那头巨大的金角狰肩上的张正忠,“这人竟能找到我们,说出如何破解玄门至宝的法子。我看着这个人……就只觉得他的身上有一股邪气。我再细细一思量,总觉得熟悉。后来想,哎呀,可不就是九弟身上的那股气么。”

    “咱们的九弟……知道的事情可不少。”他顿了顿,看睚眦,“且比你我都要强一些。”

    睚眦挑了挑眉:“强一些?”

    “不是说修为。甚至也不是手段。”琴君眯眼向前方看,抬手一指,“往后就是乱世了。天下大势已变,我们就不能再如从前一样隐居深山大泽当中,而要出世。可出世,就要同人打交道。但二弟,你未意识到么?我们,几乎什么都不知道。”

    “你知道木南居么?该是听说过。我也听说过。可谁晓得九弟什么时候,得了他们的助力呢。我们这位九弟,可不是从前的九弟知道的事情远比咱们多。此后乱世到了……谁能如鱼得水左右逢源,还很难说呢。”

    睚眦沉默一会儿,眉头微皱:“这么说,少龙主不打算杀他了。”

    琴君一笑:“咦?我何时说要杀他了?只要能回到我们身边来我高兴欣慰来来不及,怎么要杀他呢?”

    睚眦眨了眨眼,不说了像是他也分不清自己这位大哥的话是真是假。

    琴君便再笑叹:“不过今天你既然是提起了……也罢。我们做哥哥的,也就瞧瞧小弟如今是个怎样的光景了。”

    说了这话,探出纤纤玉指在自己的额上一点,再一拉!

    便仿佛是,将他的头脑中的什么东西拉出来了许许多多模煳的光影被牵引成一条看似黏黏煳煳的线,最终离了他的额头,聚集到指尖去。

    琴君再将手腕转了转,那光影并便被绕成一圈一圈的圆,最终连成一片,竟成了个类似苏玉宋那镜符之类的玩意儿可以见到李云心的人了!

    见了这情景,睚眦一愣。随即低声道:“少龙主……那里可是云山!有两个太上的!倘若被他们觉察”

    琴君却一笑:“太上?又如何。”

    “太上?又如何”这句话被琴君说出来的时候,也被李云心听到耳中去了。

    因为就在琴君面前的镜像成形的那一刻,他与睚眦的身影便也一同出现在了囚禁李云心的大屋中!

    但现身的自然不是真人,而是虚像。且这虚像摇摆不定,仿佛随时都会散去。可即便如此……也实实在在将李云心吓了一跳其时他并没有什么事可做,只能用自己锋利的指甲拿一块石头做雕刻。如今只雕了一半却陡然听见屋中还有人说话

    登时从竹榻上跳起来,转头看。

    于是正看到他的两位哥哥。

    琴君的影像现身于此,却先是皱了皱眉、往四下看看:“竟还有个禁制。啊……是这个模样。”

    又将眉头舒展了:“我本以为云山该是人间仙境、非常华丽的。可如今看,倒比我的四时宫还要简朴些。比起二弟你的金碧辉煌宫么……就更是”

    她这话还未感慨完,李云心已从竹榻上跳起来,像见了亲人一般大叫:“大哥二哥,我想你们想得好苦!快救我!”

    他情真意切地唿喊出这句话,睚眦仍面无表情,琴君倒是噗嗤一笑:“几日不见,九弟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说说看,到底因为什么想念大哥、二哥了?”

    李云心便立即道:“二位哥哥有所不知我来了这云山之后,被那两个老贼百般凌辱,要我投向玄门!我岂会做这种事?那两个老贼便虚情假意地向我示好一边要将他们的爱女许配给我,另一边,在我耳边诋毁二位哥哥!说什么少龙主非男非女……说什么二哥有勇无谋”

    李云心恨声道:“呸!我当时就同他们翻了脸,只道是宁死不屈”

    琴君便又笑了:“好九弟。暂不说这些事。我先告诉你一件喜事我们已经将玄门的黑塔破了,此刻正往通天泽进军。”

    李云心一听又喜:“两位哥哥是来救我的么?!这么说……我来云山做的许多事,倒是帮上了大忙!”

    琴君仍笑:“九弟的确是帮上了忙。却不是在云山帮的忙,而是在云山之外前几日跑来一个张将军,自称离国浮游军偏将,和……木南居离国大掌柜。九弟,可知道木南居?”

    李云心眼珠儿一转,立即道:“自然知道!此事也是我吩咐的!”

    琴君便看了看睚眦:“我就说,咱们的这位九弟比我们两个都要强些。你瞧千里之外运筹帷幄,深入虎穴却安然无恙,可当真是难得的人才了。”

    李云心立即苦了脸:“少龙主不要说笑了我如今虽然无恙……但那两个老贼却说开战之日要拿我祭旗。如今两位哥哥神通广大提前破了他们的阵地,只怕……明天他们就要将我带出云山、当着二位哥哥的面杀掉了!”

    琴君一笑:“咦?那张将军既是九弟派遣来助我们的,九弟又怎么会算不到大战要提前呢?”

    李云心被他问得无语,只张了张嘴,说不出话了。

    这时睚眦低咳一声:“九弟。事到如今,二哥不同你说些没用的话了。只问你两件事。你倘若细细地说了,二哥可以向少龙主求情救你的性命。倘若事到如今你仍对哥哥们心有隔阂、不愿坦诚相对,那么二哥也无计可施,纵使心痛,亦无法保全你了。”

    李云心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立即点头:“二哥请问但凡九弟知道的,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睚眦便看着他:“第一件九弟是如何成了如今这螭吻龙身的?”

    “第二件,我知道白散人死去的当夜,九弟曾与……我交谈过。那一夜都说了些什么?”

    “我……只是……”听他问了这么两个问题,李云心便犹豫了一会儿。

    便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突然听到另一个说道:“是啊。本座也想知道你那日对我说的,你如何做了龙子的说辞,究竟是真是假。既然今日你的两位哥哥也在不如再说一遍吧。”

    门帘一挑,苏玉宋与卓幕遮进了门。

    气氛在一时间变得极诡异。妖魔与玄门正在交战。可在这样的时刻双方的实际指挥者……却在这一室中会面了!

    眼见双圣进了门,睚眦立即闷哼一声。

    可琴君神色如常,一挥大袖,将双臂端庄地端在身前:“原来双圣是这个模样。我这做客人的冒昧上门,倒是唐突。但也不会唐突二位太久想必我这九弟已对二位说了……我在他神魂中种下了禁制。”

    “而今能有幸来此,便是因着激发了他神魂当中的禁制。但这禁制只是个灯引罢了燃烧的则是他的灵力。等灵力燃尽了,就该烧肉身、神魂了。因而,我与我这二弟也只能如此见二位一面而已。”

    李云心听了这话,面色立即变得极难看。他咬了咬牙:“少龙主……我来此……是为你办事!”

    琴君便笑了笑:“谁说不是呢。九弟好好答了你二哥刚才的两个问题,我就想法子救了你,如何?”

    苏玉宋听了这些话,连声冷笑起来:“妖魔、妖魔……到底是妖魔。果真是残忍狡诈、冷酷无情!哼……李云心。”

    他冷冷地看着他:“此前我等你真心归附三番两次给了你机会,但你冥顽不灵。到如今的滋味如何?你这妖魔大哥、妖魔二哥,可并不想救你……倒也要你早死呢!哈,如今尝到天地不应、走投无路、众叛亲离的滋味了么?你这小人最喜欢挑拨离间难道早没有想过今日的报应么?!”

    似乎是本以为救星到了,如今却发现“救星”实则是“杀星”、“催命鬼”李云心看着心灰意冷、纵有满腔的怨恨却无处发泄、更没法子发泄,连身子都在发抖了。

    但实际上则是正如琴君所言,他的灵力正在被玄境巅峰大妖所施展的手段迅速消耗。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气力不支、踉跄后退两步,跌倒在竹榻上。

    琴君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唉。看来九弟说的是真的这些日子倒受了不少凌辱,气力也不足了……灵力耗竭得这样快。既如此……看着你是存了死志。九弟阵前见吧。”

    说了这话一拂衣袖两个玄境大妖的身形立时消散了。

    下一刻,站在黑塔之上的琴君,收敛笑容。

    略想了想。

    然后转脸看睚眦,低声道:“如今我放了心。云山双圣没有救小九。他虽有许多话不说,但已不足为虑了。只是……二弟,你有没有发现”

    “双圣不对劲儿。”(未完待续。。)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