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605-究竟是蝴蝶变成了我,还是我成了蝴蝶(下)

    谦虚是什么?对猴爷来说,谦虚大概就是对他人最大的伤害了,这并不是为了装逼才这样讲,就好像在大型搅拌机旁边都会设立防护网和警告标示一样,因为一旦让操作者认为搅拌机是安全的,那么出现事故的概率会大幅上升。

    同理,如果让人类认为大能力者是安全的,那么很可能会造成无谓的伤害。因为任何一个大能力者都绝对和善良扯不上关系,即便是看上去最和善的奈非天,他也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抹杀掉一个巨型舰队或者一个星球。

    猴爷认为,一个大能力者最后的温柔大概就是离人类远一点,让人类离自己远一点,虽然这一点他做的并不好,但他却始终在这样坚持着。

    所以在一个稍微有些能力的人跟他讨论一个强大者应该是什么样子时,他总是不忌讳有最大的恐怖来描述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一切。

    恐惧,有时候并不是伤害,更多的是一种保护。

    “你看,你有一个误区,强大的人干任何事情都不需要借口,即使是杀了你,也只是兴趣使然。”

    猴爷捏着总队长的脖子,把她提到半空,然后再轻轻放下,脸上没有波澜,好像做了一件十分无趣的事情似的:“所以你不要有你的思维模式去思考一个比你层次更高的人,这不光是没资格的问题,更多的是你无法理解。”

    被捏着甩来甩去的总队长坐在位置上,脸色却非常难看,甚至可以说是苍白。她根本不记得刚才面前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甚至连防御都没来得及做,如果刚才这个人想要杀她,那么自己恐怕已经是一摊烂肉了吧,不过……他为什么突然之间会用这种态度呢?

    她思考了很久,然后突然抬头看着猴爷:“是不是在这里还有其他如你一般的人,他们可能会对我们造成伤害,最好的方法就是远离他们?”

    猴爷一愣,伸手戳了戳总队长的脑袋:”女孩子不要这么聪明好吗。”

    “你这是歧视。不过你还真是温柔呢,用这种态度来熄灭我的好奇心。”总队长笑着说:“我叫泰瑞莎,很高兴认识你。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让我组织里的人远离一切如你一样的人,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你会给我警告呢?”

    “旧习难改。”猴爷揉着太阳穴,没有多说,只是坐在那小口抿着泰瑞莎给他煮的咖啡:“手艺不错。”

    “曾经跟公主学的,她小时候的志向是开一间咖啡馆。”泰丽莎靠在椅子上:“她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

    “那你这个朋友可不怎么样,她身材比你好、长得比你漂亮、能力还比你强。你心里一定很苦吧。”

    “我没有那么不堪吧……”

    有没有那么不堪,心里自然明白。猴爷这个人其实并不很讨人喜欢,说话不光直,还是个标准直男癌,基本上能忍下他的都是真爱,所以在不是很熟的人面前一旦展现了他的这一面,大部分人就不是很愿意搭理他了。所以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话说你今年几岁?”

    “我……我已经三十三岁了。”

    “哇,保养的不错,我一直以为你二十出头。那那个公主是不是跟你差不多大?她看上去就跟十几岁的小姑娘差不多,真的厉害。”

    “我谢谢你啊。”

    虽然都在尬聊,但泰瑞莎很敏锐的没有再去探听猴爷的任务是什么,也没有再纠结手上那三张被复制出来的东西,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知道的一切,本来按照往日的流程,这个阶段就要进入灭口时间了,但泰瑞莎觉得灭口不太可能,所以也就没往那个方向去想。

    既不能灭口,又没什么话题,所以干坐着就成了唯一的选择,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坐到了中场结束,其他人陆陆续续回来了这里。

    “哦,好浓郁的咖啡香气,如果不是知道头儿你也会,我还以为那家伙回来了呢。”那个大嗓门的怪叔叔一进门就夸张的大叫了起来,当他看到猴爷面前放着一杯咖啡之后,眼睛瞪得老大,然后居然去拍了猴爷的肩膀:“小子,你运气不错,头儿的咖啡可不是谁都能喝的。”

    “哦,我还真是荣幸呢。不过你们都这么说了,我反而想试试公主的手艺。”

    “哈哈哈哈哈,话真有意思,你去找公主可能连命都没了,她可不会那么好心请你喝咖啡,不是每个人都像头儿那么善良。”

    “真好。”猴爷抬起眼皮瞄了泰瑞莎一眼。

    这一眼的意思很多,让泰瑞莎居然感觉有些害羞,毕竟商业互吹这个环节在懂行的眼里,那可是世界上最尴尬的事。

    “刚才我和这位先生聊了关于他所说的事情,他那位朋友的能力很强,我们可以完全不再担心公主的骚扰了。”泰瑞莎抱着胳膊:“这样的话,我们就能有充足人手来对付影子议会。”

    “头儿,为什么要相信这的话?他只是个平常的游侠,而且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不是卧底。”

    猴爷看到说话的又是蜂后,他眉头皱了皱,给了泰瑞莎一个眼神,而泰瑞莎刚好接收到了这个眼神,她轻轻咳嗽了一声:”蜂后,你不需要太激动,我选择相信这位先生,出了任何事都由我来负责。”

    上级领导说了这种话,下头的人要是再折腾,那就是不给领导面子,那以后的日子恐怕会不怎么好走,蜂后再蠢也不会蠢到在这么多人面前顶撞直属上级,所以自然乖乖安静下来继续会议。

    影子议会这种充满了欧美RPG风格的名字说起来那是相当俗的,而且说实话吧,猴爷认为这种以力量体系来划分正邪阵营的兴奋简直是蠢到了家了,什么使用圣光的就一定是好人、什么使用黑暗魔法的一定是坏人之类的,无稽之谈!

    这一点塔娜那个世界已经给出了足够论证,力量体系完全不能代表任何东西,贴标签这种行为蠢到爆炸。现在最有名的最有名的巫妖正在医学院里当教授,收徒无数、桃李满天下,最强大的血魔法师去年角逐诺贝尔奖差点得奖,人造活性血液一年拯救成千上万的人,还有首席黑暗炼金术师,那个老头猴爷见过一次,现在在材料学院里带研究生,最牛逼的发明是氧化降解塑料制品,现在全世界都在用他的材料制造塑料袋,垃圾减少了百分之七八十。

    这些人是反派么?显然不是啊,所以力量本身是没有什么好坏的,之所以那些人之前都是被人憎恶的存在,不就是因为这种标签么,想象一下一个人因为某种能力而被大多数排挤、厌恶、歧视,这特么多好的人也得憋坏了,所以很多人都是把因果倒置了,不是因为使用特定能力的人就是坏人,而是可怕的大多数把这些人逼成了坏人。

    在这里也一样,他们同样搞不清楚力量不能代表什么,菜刀和凶器之间的切换,决定权并不在菜刀身上。在会议上他们甚至还有人提议要捕杀所有的吸血鬼、狼人和腐化能力者。

    这才真的是搞事情呢,猴爷可记得他们来这的第一天碰到的那个吸血鬼服务生,人家老老实实安安稳稳的上班,见到谁都服务周到,这么无缘无故就被捕杀了,那不是太冤了点?

    别说什么“谁知道他们在没人注意的地方会干什么”之类的诡异逻辑,这种逻辑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因为就算是最残酷的法律也不可能因为“你长得像杀人犯”这种扯淡的理由去枪毙一个人啊。

    各位老铁,权利不是这么用的。

    猴爷默默摇头,多体系混乱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所有其他不同的体系集中起来,然后把权利分摊出去,让他们变成既得利益者,到了那个时候不需要任何所谓的社会责任,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也会开始克制和约束,因为搞事情弄到的东西远远不如光明正大弄来的多,甚至还会因此诞生相应的黑暗法典并以此来约束自身。

    这是很管用的,侠以武犯禁的那些人仔细看来其实都是一群无业游民加穷鬼懒汉,而他们嘴里的朝廷鹰犬其实只是一批既得利益者,这些既得利益者为了自身的利益可是很努力的在维持社会秩序呢。真到了那一步,就会出现日本黑社会的情况,虽然他们是黑社会,但他们一年逮的犯罪分子可要比警察多。为什么?就是因为那些犯罪分子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啊,破坏了他们合法收保护费我权利啊!

    落后啊!观念的落后是最可怕的。猴爷坐在那旁听之后的感觉就很糟糕,他们甚至还好意思把欧洲烧女巫的案例拿出来说事。这种典型的失败案例简直就是耻辱,当乐呵听了就行,再拿出来说的话,不光证明他们的水平有限,还证明了他们原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不过幸好,这些不知所谓的提议都被泰瑞莎否决了,她的一票否决权还是很管用的,不过她也没能提出什么好的方法。这一点猴爷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即使是现在提出分权出去想法,那么这种想法也会因为可怕的大多数而遭到否决。即使是在地球上,这种情况也抗衡了很多年,直到大能力者强势插入才得到了解决,在这个世界没有大能力者插手,要实施起来难度不小。

    不过这从侧面说明泰瑞莎能力是有,但意志不是坚韧,行事风格不够果敢。猴爷敢断言,如果今天这个位置上坐的是公主的话,她肯定会提出很强硬而且另类的解决方案。

    不过公主现在被奈非天勾搭走了……鬼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

    “好了,这个议题我们暂时不再讨论。下面我有几件事跟大家宣布,首先我打算聘用这位来自东方的同伴当我们的特别事务顾问。”

    这话一出来,台下立刻炸锅,反对声连成一片,甚至连表决都只有黑杰克、伊莫拉和探长三个人投了同意票,但即使是大多数人不同意,泰瑞莎仍然强制通过了这条决案。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同意?”

    “你想要什么呢?什么都可以啊。”

    “陪睡也干?”

    “如果你愿意,我没问题。”

    两个人趁着混乱悄悄的交流着,猴爷看到这个娘们狡诈的眼神,他反倒是笑了,这家伙真是会钻空子,不过想要猴爷白帮忙可是没门。

    “那我有条件。”

    “只要我能办到。”泰瑞莎凑到猴爷耳边说:“甚至于把实际控制权移交给你。”

    “这有点过了吧,你不担心?”

    “担心?我为什么要担心一个可以在一瞬间把我们全灭的人?”泰瑞莎摊开手:“难道不是吗?”

    “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

    “你说了很多次了,我一定能嫁出去的,大不了嫁给送牛奶的小伙子、卖报纸的年轻人或者搭脚手架的工人。”

    猴爷突然就笑了出来,轻轻摇头道:“你果然还是记仇的。”

    之后他们讨论的东西都没有什么营养,今天大概最大的新闻就是让一个陌生人成了组织的顾问,虽然没有实权,但成了顾问也就代表从游侠直接转正成高级工作人员了,先知也有顾问头衔呢,这让那些在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人十分不满。

    不过泰瑞莎的态度十分坚决,在这样的坚决下,倒是没有谁再去反对了,只是看向猴爷的眼神大多都不对劲。当然了,不知道为什么,探长倒是对他十分和善,甚至还悄悄给他使了个眼神,这个眼神很迷,怕不是gay……

    “东方事务处理专家这个头衔,你还真是取的很随意呢。”

    晚餐时,泰瑞莎破例留了下来,并且她还难得的不是独自吃饭,只不过她的对面坐着那个新来的顾问,这真的让人很不爽。

    “东方很大,这里没有几个人去过东方。”泰瑞莎笑着看了看旁边的伊莫拉,然后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其实你不用惊讶,从你的腿被治疗的那天开始我就已经开始关注你身边的人了。你要知道你老师把你托付给我时,我就已经用尽可能修复你的腿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情况。”

    “你们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

    “不是的,我们的老师是大小姐的父亲。”黑杰克一副我什么都了解的神态说道:“我是被老爷收养的,本来和大小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我……”

    “闭嘴!”泰瑞莎瞪了一眼黑杰克:“你是不是又要说我看不上你,才让你和梅莉结婚的?我一定会转达给她的。”

    “大小姐,你看在我忠心耿耿的份上,请放过我。”

    “那你乖乖闭嘴。”泰瑞莎用餐巾轻轻抹了嘴:“我需要先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你们两个尽量配合顾问先生。”

    “还用说,自从我今天看到那堵墙被一枚硬币给打成那样,我就坚定不移了。”

    “你还真是两面三刀,九岁那年你可是对我发过誓,这辈子只对我坚定不移呢。”泰瑞莎冷笑:“没想到呢。”

    “大小姐……你这是诽谤,那是你用鸡腿骗我说的!”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