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四百一十五章 沉伦的武士道之愿人人吃上白米饭

    早饭后,侯东方大使派人把第七代征夷大将军唯康亲王叫来了。

    此时的唯康亲王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侯东方大使顿时变身成为一个满脸笑容的热情的大叔。

    他先从兜里掏出几块奶糖,递给了唯康亲王。

    原本有些害怕的唯康亲王尝到了他一辈子也没有尝到的香甜,顿时笑了起来。

    三原小井也是充满笑意地看着唯康亲王。

    唯康亲王说:“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侯东方大使笑着说:“你们的执政不遵守契约,我们来教训他一下,同时,让你这个征夷大将军恢复实权------”

    “恢复实权?就是以后不用整天坐在那里发呆了吗?”

    “对!你的责任会很大,要维护整个社会的稳定发展,让日本百姓过上富裕的日子,让农工商业兴旺起来-------”

    “我不会那么多------你还有那个那糖块吗?”

    侯东方大使马上命人去多拿来一些。

    他说:“你不会没有关系,我可以教你啊------”

    唯康亲王摇着头说:“他们不会让的-------”

    “我明白,我会和他们讲道理的,相信我,他们会让的。”

    奶糖送来了,唯康亲王大口嚼着奶糖。

    他有些含糊地说:“那现在怎么办呀?”

    “很简单,你让人写几封信,说明你根据传统,恢复了大将军的权力,首先罢免北条时宗的执政权力,然后要审判他们。”

    “他们不会让的------”

    “会的,相信我,永远不要怀疑我的许诺。”

    “------那么以后呢?”

    “你可以把他们流放到济州岛,让我们帮你看管------你有这个权力。”

    “啊,你们要是走了,我怎么办?”

    “你放心,我们暂是不走------可以留下三千人,直到你长大了,社会真的安定了,我们再走。”

    “啊,我天天可以吃上奶糖了-------”

    “那你希望不希望也让你这样大的人都能吃上奶糖?”

    “当然愿意啦,奶糖多好吃啊!”

    侯东方大使点点头,这个小子还值得他们扶持。

    “好吧,你回去拿你的将军印章,我安排别人来写公文-------”

    侯东方大使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这比昨天与北条时宗的谈话轻松多了。

    郭勿语大队长领着一些手下,又亲自到那些石墙上看看了。

    他指着不远处的的树林说:“让日本劳力把那里树林砍光,留出来足够的空地,让我们的视野看得更远,别影响我们火炮的射界!”

    一个手下说:“对!也让那些英勇的武士冲锋起来更集中!”

    另一个手下说:“镰仓城之战的消息恐怕早被那些逃兵宣扬出去了吧?”

    郭勿语大队长哈哈大笑说:“没有用的,听说他们有什么武士道精神,这个我喜欢,他们集中冲锋了几百年了,习惯改不掉的。

    他们要是不密集冲锋,我中午就吃鱼罐头!”

    这个时候,东方和北方的热汽球上传来的旗语,郭勿语大队长认真看着,上面的通讯信号兵说,东北方向有一队人马正在前来,人数不详,大约距离二十公里远。

    他们端着单筒望远镜努力看去,啥也看不见。

    好吧,快一些把东北方向的树木伐光!

    流求军队开始忙碌起来-------很快,西边的热气球也发现了敌情。

    郭勿语大队长赞叹说:“没有想到日本军队反应还很快嘛,要是大宋,至少得两天。”

    侯东方大使让唯康亲王把写好的几十份公文一一都盖上了征夷大将军的印章,然后从俘虏的足轻中,挑出几十个人让他们去那些数不清的各种国送信。

    侯东方大使许诺说,凡是拿到回信回来的,一人二百斤大米,十匹棉布。

    他看到那些足轻的眼睛发亮,知道这个赏格不低了。

    流求军队不畏惧任何战争,但是侯东方大使认为,那不是最好的选择,通过讲道来互相妥胁,才是最好的办法。

    看到侯东方大使走了,唯康亲王对三原:“你是日本人?”

    “是的,将军大人。”

    “那你为什么要帮流求军队?”

    “将军,我只是想少死一些人------”

    “他们真的能远远地就打死一名伟大的武士吗?”

    “能!还可能是一大群!”

    唯康亲王沉默了。

    三原:“将军大人,我敢发誓,他们会让我们日本富裕起来,他们绝对不会来压榨我们-------张岛主是一个善良的人。”

    “富裕是什么意思?”

    “就是人人都有钱钞花,都能吃上白米饭,穿上棉布衣-------”

    “啊,还有吃不上白米饭的人?!他们可以吃面条嘛!!”

    三原小井苦笑了一下,说:“在日本的民间,很多人一生都没有吃过白米饭,许多种水稻的农民,几年都没有吃过了,他们一生都没有穿过鞋子。

    在我三原家族的领地,因为引进了流求稻种,而且主家降了田赋,那里的农民才开始能吃上几次了。

    如果那个北条执政派出的地头再少收一些田赋,那里的农民就可以天天吃上一顿白米饭。

    他们盘剥农民太狠了,田赋重,税物重,这是最低级最丑恶的管理方法------流求岛的田赋只有我们的两成多。”

    “你为什么说那个张岛主是一个善良的人?他不会杀了我吧?”

    “不会的,请相信我,将军大人。张岛主亲口说过,在流求岛,饿死一条狗都是他的耻辱。”

    “啊,我要你陪我,不许离开我。”

    “将军大人------我的全家都在流求岛八道河住-------”

    “噢,那是个什么地方,比镰仓大,还是比京都大?”

    “------比这两个城都大,同样的美,最好的是,那里就算是最穷的人,也能穿上棉布衣服,穿上帆步鞋子,一天吃三顿白米饭。

    如果是刚到那里的赤贫之人,张岛主还给他们发放饭票,让他们吃饱,以后可以慢慢还------”

    “那里的人也可以像我这样吃上奶糖?”

    “------还不能,将军大人。张岛主说过,糖业和畜牧业的发展还要等一段时间,所以,奶糖还是贵了一些。”

    “我也要日本的农民能吃上白米饭,穿上棉布衣,穿上鞋子!”

    三原小井跪拜在地,眼圈含着眼泪说:“将军大人,在下也企盼这一天,愿为将军大人尽全力!”

    “嘻嘻,说好了,你不许离开我。”

    “不实现将军大人的愿望,在下终生不离!”

    侯东方大使没有理他们是因为他正在考虑给唯康亲王组建一个政府,还挺费事呢。

    战争的事情,他一点也不管。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