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焚镇风云 第1136章 开战前夕

    聚宝斋偏厅发生的风波,并没有在西翎主城掀起太大的波澜,不过,依然在之后的拍卖会上,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拍卖会上,【神兵阁】将拿来拍卖的一批神兵,直接拿了回去,并且有数位【神兵阁】铸器大师放下狠话,以后西翎战城的武者,别想得到【神兵阁】铸造的神兵利器。

    这样的举动,并未引起西城武者们的惊慌,反而引起诸多势力的不满。

    关于偏厅发生的风波,许多势力都得到了消息,知晓了其中的经过,究竟谁是谁非,都是一清二楚。

    现在,【神兵阁】的铸器大师竟发出这样的声音,真以为【神兵阁】不提供神兵,就没有办法弄到神兵利器了么?

    对此,龚掌柜也非常恼火,却是没有说什么,而是从西域刀谷、墨林龙刀一脉等霸主级势力,借来数件天级神兵来拍卖,随即就掀起了一波狂潮。

    对于【神兵阁】的举动,竟还有妖族强者站出来,告知西翎主城的统帅府,若是需要武器,妖族倒是能提供一批,而且绝对比【神兵阁】便宜。

    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反而掀起更大的震动,许多明眼人都是明白,这并非是妖族与西翎战城之间有什么私下的协议。恐怕是妖族,要趁机打击【神兵阁】的生意,毕竟,妖族的铸器圣坊,与【神兵阁】之间,已是明争暗斗了漫长的时间。

    就这样,聚宝斋的盛大拍卖会落幕了,有着十数件宝物拍卖到了天价,刷新了两大域新的拍卖纪录。

    至于秦墨,则正如他所言,并没有参加这场拍卖会,他正和樊觉林等人商讨,该如何重铸【狂月地阙剑】。

    ……

    呼呼呼……

    冰焱峰后山,一处新开凿的山洞中,这里后山新开辟的铸造室。

    山洞深处,袅袅青焰窜动,其可怕的高温蔓延,将山洞的岩层都烤得干裂起来。

    一尊熔炉前,樊觉林满头大汗,密切注视着熔炉中一块乌黑的金属,看着这块金属逐渐溶解,化为乌墨色的液体。

    “快要熔炼成功了,不愧是寒络神金,连妖族王火都需要耗费一天一夜,才能真正溶解。”

    “妖族的【铸器圣典】,不愧是铸器的天书,仅是溶解神金的方法,就与众不同……”

    樊觉林喃喃自语,捏了一个控火手法,探手一招,将【寒络神金】的溶液摄起,注入到一个铸槽中……

    在熔炉前方,一口长剑悬空,不断旋转,剑身中的金色印记若隐若现,传出如龙吟一样的剑鸣之声。

    此时的【狂月地阙剑】,与数天前有了显著的变化,剑身上泛着妖异的纹路,却并不是印刻上去的,反而像是剑身天然生成的剑纹。

    缕缕锋锐气息散发出来,这是天级神剑的气息,且蕴含着一种晦涩的灵性……

    远处,山洞的入口处,秦墨密切注视着重铸佩剑的过程,不时发出一道无声的感叹。

    “你这小子,修炼阵道时,若有这样的专注,早就跻身阵道宗师的境界了。”

    奕铭风的声音忽然响起,身影一闪,已是出现在洞口处。

    他大袖一挥,浩荡阵纹铺开,将山洞周围的大阵再次加固。

    “奕师,我这次【寒潮回廊】试炼,阵道造诣可是有长足的长进。”

    秦墨这般叫屈,此次【幽寒古川】之行,分明就是奕铭风布置的一个坑,就是等着秦墨跳进去,让其修炼阵道。

    当然,对于奕铭风这样的安排,秦墨身为弟子,是不敢有任何抱怨的。

    事实上,这近一年的磨砺,秦墨的收获无比巨大,其实力已是有了巨大的提升。

    这一次,若是【狂月地阙剑】能够重铸成功,不久之后与青剑祁麟一战,秦墨的把握又将大上许多。

    呼……

    青焰一闪,银澄的身影也是若有若无的出现,端详着樊觉林铸器的过程,很是满意的咧嘴笑道:“奕师,你看我收的这个弟子如何?没有给你丢脸吧!”

    闻言,秦墨不禁翻着白眼,这狐狸也真是敢说。对于铸器一道,这狐狸根本就是一知半解,就是将狐族的【铸器圣典】的内容,复述一遍给樊觉林听,就敢说是其师傅。

    不过,正如秦墨所猜测的那样,樊觉林在铸器上的天分,当真是惊世骇俗。

    狐族【铸器圣典】上的内容,樊觉林仅是听了一遍,就立刻能够领会,并用于铸器之中。

    这样骇人的铸器天分,秦墨还从未听谁拥有,前世的樊觉林,果然是拥有骇人的铸器之术。只是,不知为何,樊觉林前世在【神兵阁】中,到底经历过什么,竟是甘愿默默无闻。

    不过,关于前世樊觉林的那段经历,恐怕是再难知晓了,今生其人生的轨迹,已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小子在铸器上的天分,堪比你小子的阵道天赋,加之如此专注,将来在铸器上的成就,恐怕堪比我的阵道成就。难得,难得,真是难得……”

    奕铭风连说了三个“难得”,这实是极罕见的事情,也可见其对樊觉林的看好。

    秦墨有些挠头,也是不敢反驳,他知晓无论如何,这位师尊都难以在阵道修炼上,对他有丝毫满意的。

    伫立片刻,秦墨、奕铭风不再逗留,朝着山洞外的小径走去。

    茂密的铁柳树林中,一抹妖娆的身影站立,看到两人走来,天蛇公主轻笑着迎上来,给奕铭风行礼。

    “你这丫头,是想赖在这里不走了么?”奕铭风这般喝斥,却是浮现笑容,显是对天蛇公主很是喜爱。

    对于天资横溢的晚辈,奕铭风一向很欣赏,况且,他对于人族、妖族之分,也看得很淡。

    “奕前辈若想我留下,我就留在这里,也很开心。”天蛇公主这般说着,美眸却是瞅着秦墨,使得后者心中狂跳,却是没有开口。

    看了看秦墨,又瞧了瞧天蛇公主,奕铭风笑着摇头,对于这些年轻人的事情,他也不想插手。

    三个身影前行,朝着后山的另一处走去,片刻,冬东咚、左熙天等人也纷纷赶至,跟随在奕铭风身后,聆听这位师长的教诲。

    与此同时。

    远处的一棵铁柳树下,封曦落看着这些身影,几次想要迈步上前,却终是没有移动。

    “你这丫头,若是有天蛇族那妮子一半的胆子,都不至于会如此。可惜,你的性子……”

    一声叹息响起,罗云煞出现,看着少女有些落寂的背影,不禁是叹息摇头。

    “再过几天,就是他和祁麟决战之日,我不知该怎么面对他。虽然已经和青曦宗没有关系,可是,我毕竟是在那里长大的。”封曦落轻声开口,面罩下的眸子,泛着复杂的神色。

    罗云煞不禁摇头,他这个徒孙的品性,实是上上之选。可惜,就是不该加入青曦宗,否则,如今的北域年轻一辈,第一剑手觉不会是青剑祁麟。

    “我们与祁氏的恩怨,就由这小子来替我们解决吧,不论胜负如何,我们与青曦宗都再无瓜葛。”

    罗云煞的神情也很落寂,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对于敌人虽能够冷酷无情,但是,对于宗门的感情,却是难以抹煞的。

    ……

    数日之后,冰焱峰后山,一道惊鸿般的剑芒冲起,直贯长空,却被护山大阵挡住,难以被外界所知。

    同时,后山深处的山洞中,传出一阵兴奋的笑声,樊觉林冲了出来,跪倒在地,脸上却是挂满了泪水,对着远处,【神兵阁】所在的方向,连磕三个响头,而后起身,再次踏进山洞中。

    秦墨等人赶至,对于这位天才铸器师的举动,皆是神情各异。

    能在短短数天内,将【狂月地阙剑】重铸成功,实在难以想象,是由一位铸器学徒完成的。

    若是【神兵阁】的高层,知晓这样的事情,也不知是做何反应。

    “哈哈哈……,本狐大人决定了,要在西城建造一个兵器坊,倒是让【神兵阁】的那帮混蛋瞧一瞧,到底如何与本狐大人的徒弟抗衡!?”银澄的心念传音,在秦墨耳边疯狂响彻。

    对于这狐狸的癫狂,秦墨则是不予理会,他迈入山洞中取剑,要尽快与神剑的剑灵完成契合,准备与青剑祁麟一战。。

    a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