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就是会玩

    在洛阳南城区域,有着一个大围栏,这里便是蹴鞠联赛的赛场,准确来说,是决赛赛场,因为北城还有一个蹴鞠场。没有办法,这项运动太火爆了,一个赛场根本满足不了,反正有需求,你说就肯定有供应,因为商人其实是被动产生的,如果这世上没有需求,那就不会产生商人的。

    此时距离比赛开始还有近一刻钟的时间,但是赛场里面已经是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大家对于这一场决赛实在是太期待,再加上中场休息的时候,还会有红尘娘子的表演,所以大家都是早早就感到了赛场,聊着这几日的小道消息,比赛双方的状态,以及队员们的八卦,各种分析,反正跟后世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哪怕是场外都逗留着不少人,虽然看不到,但是站在这里听听声音,他们也都是非常满足。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皇帝、皇后也都来了,就坐在中间最大的贵宾包间内。

    其实皇帝也不想什么场合,这人都还未出现,就是一句“皇上驾到”,告诉大家皇帝来了,这皇帝也是人,天天坐在宫里,当然也想出来与民同乐,但是百姓要是不知道皇帝坐在这里,多少会觉得有些拘束,故此李治、武媚娘便服出宫,都是悄悄入场,事先也是对此一直保密的。

    陪同的也没有多少人,就是李凤夫妇和权怀恩夫妇,以及武媚娘的母亲,杨氏。

    李治一看这场面,笑呵呵道:“看来这新式蹴鞠果真是受人喜爱啊!”

    “回陛下的话,这一场决赛的门票,最高的都快买到五贯钱了。”

    “这么贵?”

    “是呀!原本还买不到这个价钱,但是后来花月楼的红尘娘子答应来中场演出之后,这票价都快翻了一倍之多。”

    李治道:“一个歌妓而已,这么受欢迎?”说着,他偷偷瞄了眼武媚娘。武媚娘似乎正顾着与李凤的夫人聊天,没有注意。

    李凤不敢答这话,上回吃了个教训,但是权怀恩不知道,声色并茂的跟李治说道:“陛下有所不知,这红尘娘子在歌舞方面,那真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她所展现的舞曲,那都是非常新颖的,此乃天赋,旁人再努力,也是追不上她的。”

    “是么?”李治道:“你说她会表演什么?”

    权怀恩道:“花月楼对此一直保密,不过据坊间传言,好像是要表演《破阵乐》。”

    “《破阵乐》?”李治有些不以为意。因为这《破阵乐》可以说是大唐的国歌呀,李治虽然也喜欢,但是他这几日听闻这个红尘娘子,乃是一个奇女子,尤其是歌舞,更是惊艳世人,而《破阵乐》本就是宫廷曲目,宫中歌妓人人都会跳,坊间再厉害能有宫中那些宫妓厉害么。

    权怀恩道:“陛下,虽说这破阵乐,臣等也都是耳熟能详,但是臣相信,红尘娘子一定能够给我们惊喜。”

    李治只是笑了笑,显然不太相信,因为《破阵乐》在宫中都已经玩烂,版本都好几个,他自己都弄一个属于自己的版本,还能给出什么惊喜。

    而与之相反的是,观众的热情却是异常高涨。

    尤其是两只队伍进入赛场时,观众席爆发的欢呼声真是整耳欲聋。

    李治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话剧出现的时候,可也没有这么轰动,又见每一个队员都牵着一个小孩,好奇道:“那些小孩是干什么的?”

    李凤这才回答道:“这是因为蹴鞠联赛实在是太受大家喜欢,故此那些商人都已经培养下一代,这些小孩又是他们的少年队,寓意着传承。”

    李治听得呵呵一笑,道:“这倒是挺有趣的。”

    简单的入场仪式过后,比赛马上就要正式开始,每一方七人,共十四人。

    这刚一开球,全场就沸腾了,助威之声连绵不断。

    这新式蹴鞠与后世的室内足球挺像的,规则比较严格,没有太多的肢体冲撞,更多的是讲究技巧,以及团队之间的默契配合,这年头要是跟后世一样,铲来铲去,一场比赛下来,至少也得废掉大半,毕竟这年头的医术也就那样。

    但是这运动就与音乐一样,是想通的,不分国界与种族的,在这种氛围之下,李治虽然在军事学院看过那些学员玩这新式蹴鞠,但那只是玩耍,虽然是同一种运动,但是玩耍与正式比赛还是有很多的区别,感觉也完全不一样,李治很快就投入进去,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对此感到着迷,确实非常刺激。

    尤其是第一个进球出现时,南边的观众起身欢呼,而北边的观众却是鸦雀无声。

    李治坐在中间,也感受到左右两边,犹如天堂和地狱,只觉非常有趣。

    很快,第二个进球就出现了,南边鸦雀无声,北边欢呼声不断。

    就连武媚娘都忍不住笑道:“这新式蹴鞠还真是有趣,场中场外都很精彩。”

    李治笑着点点头。

    在大家忘情的助威声中,上半场很快就接近了尾声。

    比分最终定格在三比二,可见赛况是非常激烈的。

    李治喝了一口茶,笑吟吟道:“不错,不错,这蹴鞠联赛还真是比想象中的有趣的多。”

    武媚娘点点头道:“臣妾以为主要是竞争所带来的乐趣,要说那些技巧,我也看得不是很懂。”

    李治点点头道:“皇后言之有理。”

    “那是些什么人?”武媚娘突然道。

    李治往赛场内看去,只见上百人抬着各种工具,涌入场中。

    李凤忙道:“陛下,皇后勿要紧张,他们是在搭建舞台。”

    “搭建舞台?”李治道:“这要等多久?”

    李凤道:“陛下请放心,这很快的,用不了多久,其实一直以来这中场时候,都会安排表演,目的就是让客人坐在这里不无聊,用那些商人的话来说,这联赛毕竟是一门买卖,人家是花了钱来看的,那当然得照顾周全。”

    李治点点头,那眼神好似说,你们还真是会玩。

    正如李凤所言,很快,一个占据大半个赛场的舞台就搭建好了,这其实也是韩艺带来的,组装式,先将一个个配件做好,然后化零为整。

    这些工匠将舞台组装好之后,大部分就立刻往场外跑去。

    李治好奇道:“他们为何要跑这么急?”

    李凤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痴,但没法子,这可是皇帝呀,于是答道:“这是因为时辰有限。”

    “对对对,朕险些...!”说到此处,李治突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上,只见上面有一团雪白的东西,看上起好似一个花蕾。

    而场内也变得是鸦雀无声,人人都盯着舞台上的白色“花蕾”。

    “那是.....!”

    正当李治准备询问时,忽闻琴音响起。

    在舞台左边的乐队已经开始奏乐,那交响乐早就出来了,如今哪怕大一点的青楼,都是用乐队来称呼,而不是乐师。

    随着琴音响起,中间那个“花蕾”慢慢绽放开来,一个身姿妙曼的女子缓缓站起身来,不过由于脸上戴着绣有雪莲的面纱,故此看不到面容,但是身材是没话说,真是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绰约多姿,性感至极。

    “是红尘!”

    权怀恩激动的喊道。

    他夫人立刻看了过来。

    权怀恩赶紧轻咳几声。

    李治和武媚娘同时抿了抿唇。

    武媚娘为了化解尴尬,于是道:“这就是那红尘娘子?”

    权怀恩讪讪点头。

    李治笑道:“这种出场的方式,还真是别出心裁呀!”

    而观众席已经沸腾了,但很快又安静了下来,因为这年头没有扩音器,只能靠观众自觉,不过这里的观众都很自觉。

    台上的女子缓缓起舞,表演的乃是当今最为盛行的水袖舞,也就是《十面埋伏》中章子怡跳的那种舞蹈,但是这舞蹈在如今是非常流行的,但见舞台上的女子,长袖飘舞,风姿卓越,身韵合一,非常精彩。

    “这女子的舞姿还真是不错。”武媚娘颇为赞赏的点点头。

    李治笑道:“可也没有传说中的那般厉害。”他毕竟皇帝,当今世上最厉害的舞者都在皇宫,他的眼光可是非常高的,这女子虽然跳的不错,但是不至于到惊艳的地步。

    权怀恩纳闷道:“不是说破阵乐么,怎么又改成水袖舞呢?”

    哐哐哐!

    忽然间,一阵锣鼓声响起,仿佛将众人从睡梦中惊醒一般。

    曲音戈然而止,观众席上顿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只见三五个身着制服的人走向舞台,其中一人指向舞台上呆若木鸡的红尘,大声嚷嚷道:“就你这两下也配来这决赛上表演,真不嫌丢人,回家去吧。”

    “这是怎么回事?”

    李治懵逼道。

    李凤也是一脸错愕,这是哪里来的士兵,都不要命了么,竟然打扰皇帝看表演,“陛下,臣立刻派人去看看。”

    “先等会,且看看再说。”武媚娘笑道。

    李治小声道:“难道皇后看出什么来呢?”

    武媚娘只是笑而不语。

    李治略显尴尬,又看向场内,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呢?

    而场内也是乱成一片,两个乐师出来,与那几人争执起来。

    争吵之中,那几个人突然冲上舞台。

    观众席登时响起一片惊呼之声。

    但见那几个人直接脱下制服,里面是一套黑色的中性服侍,一看就知道是出自自由之美。

    “女人?”

    李治惊呼道。

    武媚娘笑道:“陛下方才没有听到那声音是出自一个女人口中么?”

    李治摇摇头道:“朕方才倒是真没有注意这一点。”因为当时大家都懵了,没有太注意这些细节。

    武媚娘道:“臣妾以为这是他们故意这么设计的。”

    “呵呵,原来如此,这想法还真是......。”

    说话间,忽闻舞台上传来一阵滴滴答答的声音。

    李治又赶忙望去,只见那五个冲上台的女人,围着红尘,用脚踢踏着舞台,但是发出了一种非常清脆的撞击声,而且她们也不是胡乱踢,是非常有节奏的。

    这种舞蹈可没有人见过,观众席上面也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戏剧化的变化,让大家都看得呆若木鸡。

    忽然,节奏变快,滴滴答答,节奏感十足。

    那五个舞者速度越来越快,从她们的舞姿,以及节奏上的变化,观众都能够感受到她们挑衅的意味,这就非常有趣,每个人都在期待着红尘的回应。

    “哇---!”

    全场观众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声。

    但见那红尘娘子突然取下发簪,长发直落下来。未等观众反应过来,她旋即将一头乌黑的秀发,扎成一个坠马尾,举手投足间,充满着诱惑。但这还不止,她突然立刻撕下左手的长袖,又撕下右手的长袖,动作是干净利落,实在是太性感了。

    观众已经嘶吼起来。

    但随后一个动作,令全场观众都将眼睛睁得如铜铃一般大,就连李治、李凤、权怀恩都直接来到了看台前。

    只见那红尘娘子将那长长的裙摆也撕掉大半,哪怕是这么暴力的动作,身姿都是非常优雅、性感迷人。观众都已经受不了了,开始喷鼻血了,虽然里面穿着白色的长裤,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这个过程实在是充满了诱惑,没有人见过舞台上这么玩的,而且对方还是红尘,这在古人眼里,跟看大片没有什么区别,个个是兽血沸腾,变得疯狂起来。

    当然,这肯定也是设计好的,因为那红尘娘子虽然将长袖和裙摆都给撕了,但是完全不失美感,远远看上去,那就是一套非常修身的套裙装,更显的干净利落,而且将她的身材更是凸显的淋漓尽致。

    那五个挑衅的舞者也都停了下来。

    又是一阵惊呼声响起。

    只见红尘娘子在大庭广众下,脱下了自己的鞋,可惜她还穿着白袜子,又响起不少惋惜之声。但是就这一幕,已经值回票价,谁能想象得到能够在这里看到偶像撕开裙子的。

    李治看得很是惊奇,道:“她---她这是打算干什么?”

    李凤摇摇头道:“臣也不知道。”看眼睛睁得比谁还大,完全无视她夫人。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