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一卷 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 第八百八十一章 航海回讯

    上天从来不会特意去眷顾某个人,是非成败大部分是人为,一千多年后,很多人看李世民都觉得他是天之骄子,是集能力与幸运于一身的英主,是华夏上下数千年以来唯一一位几乎没有恶评的帝王。

    后人看到的,只是史书里的李世民,当然,李世民一生绝大部分时光确实是英明睿智纳谏如流的,但到了晚年,终究还是走上了昏聩糊涂的老路。

    人一旦昏聩冲动起来,上天的眷顾便到此为止了。

    无论是什么人,只有在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机,做出合适的决定,他才会绽放出最耀眼的光彩,这种事李世民做了一辈子,几乎每次都做得很完美,所以后人对他的评价也很高,唯独在这次东征之战里,李世民犯了错,或者说,他犯了很多错。

    错误不仅仅是催促牛进达进攻,从蓟州扎营开始,李世民便因为急功近利的心态而犯下了许多错,刚开始犯的错并未表现出结果,一桩接一桩的累积起来,终于在辽东城外,所有的错误全部爆发出来,得到了该有的后果。

    数万条人命,因为李世民一个人犯的错而葬身沙场,而他犯的这些错误,其实事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那么,该如何评价这位英明睿智的天可汗陛下呢?

    李素不知道将来的史官书写李世民的这段东征历史时会如何下笔,或许,会用短短几句话带过吧,毕竟是皇帝陛下,他怎么可能有一丝污点?

    未来的事李素不想操心,也轮不到他操心,他现在很焦急,急着探望负伤的牛进达。

    从贞观元年到如今,大唐这些年南征北战没断过,几乎每年都会发起一场规模大小不一的战争,但是很少有领军的主帅负伤,牛进达算是赶上了。

    …………

    领着几名部曲,李素匆匆进了中军大营,找到了牛进达的营帐,正准备进去,发现营帐外站着常涂和几名眼熟的禁卫,李素脚步一顿,情知李世民正在探望牛进达,或许顺便详细询问交战的始末细节。

    李素想了想,决定不去凑这热闹,这个时候李世民的心情一定很糟糕,偏偏牛进达是他宠爱的大将,不但兵败而且差点搭上了自己的老命,这等情形下,李世民一肚子的怒火自然不好意思对牛进达发泄,这个时候若李素没头没脑冲进去,下场可就不好说了,“伴君如伴虎”这句话可是千年以来无数倒霉的前辈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总结出来的人生真谛。

    “回去,下午再过来!”李素当机立断,转身便走。

    方老五等人快步跟上。

    “李县公何故来而复返?”一声略尖的嗓音从李素身后传来。

    李素暗叹口气,转过身时已是满脸笑容。

    “见过常公公。”

    常涂一如既往的阴森表情,就连笑起来也像是从阴间跑出来勾魂的黑白无常。

    身子微微一侧,常涂笑道:“陛下正在里间探望牛大将军,非机密事,不避耳目,不如让我进去通禀一声?”

    李素笑道:“既然陛下在探望牛伯伯,李某不便打扰,还是……呃,在外面等等吧。”

    常涂点头道:“放眼朝中内外权贵,谨小慎微者唯李县公也,其实你不必这般小心翼翼,陛下今日心绪不佳,却也绝不会迁怒于你,进去无妨的。”

    李素摇头:“多谢常公公的美意,李某还是不进去了,外面等等挺好的。”

    常涂也不勉强,笑着点点头。

    然后,李素立马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因为在外面等候的话,势必要跟常涂站在一起,但是常涂这人从里到外散发出一股子阴森的味道,李素实在没心情跟他聊天,可二人站在一起不能不说点什么,古代的社交……那也是社交啊,成年人世界的规则不得不遵守。

    李素绞尽脑汁打算找点话题强行尬聊时,常涂倒先开口了,未语人先笑。

    “听说李县公博学多才,阅历甚广,能知当世所不能知,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真本事全藏在肚子里呢,果真教人佩服……”

    李素满头雾水地看着他,一脸的无奈。

    大哥,不想聊天可以沉默啊,说这些没头没脑的话啥意思?

    “呃,李某愚钝,不知常公公何出此言?”

    常涂笑道:“听说李县公曾与晋王殿下闲谈,晋王殿下是个孝子,你们谈话的内容他老老实实复述给陛下,……果如李县公所说,咱们是生活在一个,呃,土球上么?还有,大海的尽头果真有一望无际的无主之地,这些无主之地比大唐还大么?”

    李素一惊,随即开始反省,这有什么好惊的?

    “呵呵,李某与晋王殿下曾经的一时戏言而已,当不得真的。”

    常涂笑道:“原本是当不得真的,不过……陛下似乎心存疑虑,早在半年前,兵部尚书张亮奉旨为陛下准备东征之事时,顺手便派了一艘大船从莱州出海,往东而去,领头的是一名校尉,带了二百来人,毕竟只是陛下的一番疑惑,船和人都不敢带多了,二百人足矣……”

    李素心跳徒然加快,目光情不自禁地朝营帐扫了过去。

    帝王果真是帝王,任何话传到他耳中都要派人验证一番,哪怕是胡言乱语也不放过,由此可见,李世民果然很看重自己,可是反过来说,自己的每一言每一行都落入了他眼中,难道暗中一直有人监视自己?

    一瞬间,李素想得很远,但很快回过神,笑吟吟地道:“不知出海的将士们可曾回来?”

    常涂的笑容有些莫测,点头道:“回来了,昨日回来的。”

    李素笑道:“为李某一句胡话而累将士们奔波,李某之罪甚也。”

    常涂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他,轻叹道:“若将士们毫无收获,我刚才就不会赞你博学多才了……”

    李素好奇道:“难道真有收获?发现新大陆了?辣椒,土豆和玉米种子带回来了吗?啧,半年时间能从新大陆打个来回,按说……不至于呀。”

    常涂一脸茫然道:“何谓辣椒,土豆和玉米?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将士们驾船往东行了两千多里便停住了,他们发现了一些海外蛮夷小国,有的还只是茹毛饮血的小部落,种的粮食倒和咱们大唐一样,都是稻谷,不过听说产量颇高,几与真腊国稻种齐平,而且还有一些当地的特产……”

    看着李素笑了笑,常涂叹道:“李县公高才,足不出户可知天下事,看来这‘天下’二字果然比咱们想像中的大多了,将士们一路所见皆是陆地和岛屿,有的陆地可不比咱们大唐的河东道稍小……”

    摇摇头,常涂叹道:“原以为大唐之版图已是鼎盛之极,看来还是太狭隘了,天下之大,大唐占据的这点地方算得什么?往后的历代帝王怕是很忙了……这些多亏李县公当初与晋王殿下的一番闲谈啊。”

    李素只好陪笑两声。

    作为大唐子民的一员,对于开疆辟土这种事李素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不过如今李世民当皇帝,从东征之战开始,李素内心深处已隐隐对李世民有几分失望了,那些出海东行,开疆辟土的事,或许李治比李世民更合适,李世民垂垂老矣,不仅难有进取之心,而且昏聩糊涂,出海扩充新版图明明是一手好棋,李素实在不想看到它被李世民这个臭棋篓子下歪了。

    无言陪笑了一番,牛进达的营帐已掀开,李世民从里面走出来,李素急忙上前行礼,起身时发现李世民的眼眶泛红,显然刚哭过。

    吃了一场大败仗,李世民的表情与平常没什么两样,见李素行礼,李世民微微点了点头,朝营帐一指,道:“子正来得正好,你牛伯伯思绪难平,负疚深矣,你快去帮朕劝劝他,胜败乃兵家常事,岂能以一时之败而生求死之心?万不可取也,告诉他,一切皆是朕的错,朕不该胡乱下旨催他进攻,此战之败与他无关,朕绝不会加罪于他,将士们也不会怪他……”

    李素点点头,行礼之后急忙钻进了营帐。

    营帐内很黑暗,里面一盏灯都没有,牛进达躺在软榻上,旁边还坐着一位医官,牛进达的脸上蒙着厚厚一层褥子,躺在软榻上一声不吭,李素心头直发毛,感觉自己进了停尸房……

    “牛伯伯,牛伯伯!子正来看您了……”李素轻声唤道。

    牛进达闷不出声。

    李素不屈不挠地继续轻唤,半晌之后,牛进达约莫受不了聒噪,使劲将头上的褥子掀开,坐起身怒道:“叫个屁啊!老夫还没死呢,用不着你催,明就去死!”

    见牛进达终于说话,李素松了口气。

    这么大的火气,显然牛进达没活够,否则此刻该是一副万念俱灰的模样,而不是如此中气十足的发怒。

    “牛伯伯,胜败乃兵家常事……”李素劝慰的开场白还没说完,马上被牛进达打断。

    “这句话老夫听腻了,听得想吐!无论什么人进了营帐,开口便是这句话,老夫戎马一生,岂不知胜败常事尔?小子你有话就快说,若只是劝慰老夫,赶紧滚出去!”

    李素顿了顿,觉得索性给他下一副猛药,否则老将军慢慢要退化成老矫情,今日这场大败的心结若不能解开,日后牛进达恐怕真的无法带兵了。

    于是李素脸色一整,语气不知不觉变冷了:“牛伯伯,大军开拔以前,我有没有提醒过你谨慎用兵?有没有告诉过你高句丽高惠真此人狡诈如狐,当须万分小心?”

    牛进达一滞,勃发的怒气顿时一颓,黯然叹道:“你提醒过。”

    李素冷冷道:“为何你还是中了高惠真的圈套?两万多将士葬身牛首山下,皆因你一人之故,你对得起枉死的将士吗?”

    牛进达猛地一拍床榻,大怒道:“怪老夫吗?怪老夫吗?老夫是主帅,但也是臣子,你若接了旨意,你敢不遵吗?”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