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正文 781

    李浩在一旁看的真切,心中也不知傲雪有什么必胜的把握,卫圣篁低声对李浩说道:“放心!若是她输了,我就将这场子的人都弄成白痴!好出一出我心中的恶气!”李浩答道:“前辈放心,我这个妹妹生性聪明,一定不会输给这赌场的恶人......”

    贺老三与傲雪验过赌具,随即将骰钟高高举起,用力的摇晃了起来。 众人都屏住呼吸观看,却见贺老三猛地向桌上扣去,随即对傲雪说道:“你是客人,请你随意押大押小,我贺某奉陪便是!”傲雪冷笑了一声,忽然大声对贺老三说道:“慢!”

    贺老三冷笑着说道:“怎么?你要反悔!”傲雪微笑着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你先开!”贺老三听罢随之一怔,思忖了一会,便大声说道:“好!我开着掀起桌上的骰钟,顿时目瞪口呆......

    众人忙向那骰钟上看去,只见上面三粒骰子现出“六六五”的点数来,顿时哄笑了起来。傲雪冷冷的看着贺老三,只见他额头上留下冷汗,口中喃喃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傲雪拿起桌旁的石中鱼,用力的向桌上一拍,那石中的鱼儿随着石头的震碎而跃了出来,不停的在桌上跳动。只听她对贺老三说道:“你摇骰子的手法虽然高明,但不知道这宝贝乃是天然磁石而成,无论你用你的手法摇成什么点数,它也能为我反败为胜!你输了!快把卫前辈输去的银子都给我吐出来!”众人也跟着哄了起来,纷纷要求贺老三愿赌服输。

    贺老三顿时沮丧着说道:“今天我栽在你这丫头的手里,也无话可说!拿银子!!!”手下的人忙从柜台前拿出过去卫圣篁输掉的银两,傲雪接了过来,随即对卫圣篁说道:“前辈,您的银子,以后不要再赌了......”

    卫圣篁拿起银子大声笑道:“你们这两位小朋友可真是豪气,为了我这个糟老头,居然用那几千两买来的东西不惜与人豪赌!当真佩服!”李浩在一旁说道:“无妨,那石中鱼又没有输掉,仍然在我们手中的!”

    却见卫圣篁摇了摇头说道:“唉,你哪里知道,那东西方才被你的妹妹拍的粉碎,如今那鱼儿也是命不能保了。好好的一样东西,为了我却变成了废物,当真可惜......”李浩听罢心中疑惑,想是傲雪故意所为。

    果然见傲雪在一旁假装可惜的吐了吐舌头说:“哎呀!刚才一时兴奋,原来那鱼儿破了那石壁中,就失去效力啦!我当真该死!”说着沮丧的撅起了嘴巴,随即向李浩挤了挤眼睛。

    李浩心中明白,假装在一旁安慰她。卫圣篁心中不忍,便对二人说道:“我家中可能还有些仙药,一会你们随我去取,算是补偿你们替我了这口恶气吧!”随即向场中的赌桌前走了一圈,立即向门外走了去。

    李浩见他举止异常,心中多有疑惑,傲雪拉起李浩走到外面,忽然听到赌坊内一片呼号之声,李浩心中一凛,知晓是方才卫圣篁临走前在赌坊中施展的手段。却见傲雪扯了扯李浩的衣袖,意思是不要让他多问,二人跟着卫圣篁身后去了。

    李浩与傲雪二人跟着卫圣篁的身后向镇外走了去,李浩低声对傲雪说道:“你看这姓卫的会不会是药王门的人?”傲雪点了点头说道:“我看多半如你所说,方才他在赌坊中使出的手段,连那些无辜的赌客都跟着遭殃,可见这个人残戾的很。”

    两个人走了半晌,被卫圣篁远远的落在了后面,原来李浩二人怕被卫圣篁发现他们身上有玄门中人的道气,便故意放缓了脚步。只见卫圣篁走走停停,随即向二人大声说道:“快一点快一点!一会太阳都要下山了!你们年纪轻轻,怎么腿脚还不如我一个老头!”

    又行了多时,来到一处山坳处,卫圣篁指着那远方隐约的房屋说道:“那里便是我的居所,马上就要到了,你们快一点!”李浩故作疲惫的说道:“前辈,我们两个实在走不动了,在京城之中,都是易车代步,哪里走过这么远的路程啊......”卫圣篁冷笑道:“你们这些个纨绔子弟,真让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三人来到他的居所前,李浩见这里异常的简陋,但房内似乎很是整洁,似乎有女子在这里经常打扫一般,便开口询问道:“前辈,你家的婶婶怎么不在啊?”卫圣篁摆了摆手说道:“我哪里有那好福气,若是有了家室,也不至于整日在外烂赌,都是山中的那个婆娘常常来为我打扫!”

    傲雪向屋内四周看了看,忽然发现衣柜的箱子上留有一封火漆的信件,便好奇的说道:“这是什么?”那卫圣篁见傲雪正要伸手拿那封信,顿时大声喝道:“住手!!!”李浩二人被他的这声大喝震得一惊,傲雪忙停下了动作,李浩暗自提防,以为卫圣篁发现了什么破绽,便要准备与之拼杀。

    却见卫圣篁拿起那封信件,对二人歉意的笑了笑说:“这信是山中的婆子给我的,她有一种病症,可能会传染给生人,所以我才制止这位姑娘不要触碰的!”李浩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我们方才被前辈你吓死了!”卫圣篁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抱歉!”

    卫圣篁将那封火漆的信件打开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李浩与傲雪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卫圣篁神色慌张,忙喃喃的自语道:“怎么办怎么办!原来师尊他老人家早已传下命令,我却在外滥赌不知......”

    李浩开口问道:“前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啊?!”卫圣篁忽然想起身边还有两个青年人,忙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你们了,如今天色不早,你们两个暂时在我这住下,我明日便返回,那时给你们多带一些仙药回来。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去办,不然来不及了!”说着收拾了一下,向门外走了去。

    傲雪见他手中拿着那封信件,显然是不想让他们二人了解其中的事情,便低声对李浩说道:“现在怎么办?我想这人定是受到药王的召唤,才如此慌张的!”李浩点了点头,随即向门外看去,却见卫圣篁向山中疾奔,便对傲雪说道:“你暂时在这里等我,我前去查探一番!”

    傲雪摇头说道:“不要!这荒山野岭的,我一个人可不敢在这里,我要和你一起去!”李浩对傲雪说:“听着!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安危才这样说的,不过这药王山中,遍地是瘴气蛊毒,你没有神功护体,难免会遭到那些妖人的算计,”说着从囊中拿出一件东西交给傲雪,随即说道:“这是我在伏羲宫时凤仙门手中得到的暗记,若是你和我任何一人遇到危险,便将这焰火释放出去,我们便立即汇合!”

    傲雪听了,只得不情愿的说道:“好吧!就听你一次!我和你打赌,谁先放这焰火,谁便算输!?”李浩笑道:“你啊!都这个时候,还逗我开心!”说着纵身出了房内,向山中奔去。

    李浩心中焦急万分,陵娲距离被擒之事如今也已一月有余,想到她对自己的种种牵挂,自己当真是愧对那个肤色黝黑的姑娘。想到这便加速向卫圣篁的身影后疾奔。半晌来到一处神庙前,李浩忙停住脚步,俯身在山坳处凝神向那里看去。

    只见前面的卫圣篁纵身跃到那庙前,大声对殿中的人喊道:“还有谁在这里!?”半晌,一个矮小的婆子,穿着灰色的衣衫,手中拿着一柄扫帚,颤颤巍巍的从庙里走了出来。李浩一见,心中不由得一凛。那婆子正是当日在西华山中被陆星羽擒拿住的药师婆。几月不见,如今却变成了痴痴呆呆的模样,不知是什么缘故。

    却听卫圣篁对药师婆说道:“老姐姐,谢谢你一直去我房中帮忙打扫,如今你却变成了这个模样......都是那玄乙门害的!!!”那药师婆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仍是呆呆的在门前打扫着。卫圣篁正要转身离去,忽然一个毛骨悚然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你这不屑的弟子!居然不尊师尊的号令,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凭空一道闪电打了下来,随即初秋的雨水簌簌的落下,李浩被这雨水一激,机灵的打了个寒颤。卫圣篁呆呆的站在雨中,对那声音说道:“我见到您的信件,便一刻不停的赶了过来,但仍旧是晚了一步,师尊他老人家要怎么惩罚我,我也心甘情愿......”

    忽然庙前闪出一个人影来,李浩忙向那人看去,只见那人身着蓑衣,头带斗笠,似一个高大魁梧的胖子。那顶斗笠与当日在伏羲宫,被陆星羽斩杀的药王门下弟子司马阡陌的一般无二。那人阴阳怪气的对卫圣篁说道:“算了!我知道你好赌,这山中也实在是无趣的很,如今师尊他老人家委派下任务来,我早已替你挡下。说是派你驻守在山前。你哪也不用去,就和我在此地看守好了......”

    卫圣篁听罢跪倒在地,向那人叩了几个响头,大声说道:“多谢师兄”随即拉着门前淋雨的药师婆子,向神庙中走了去。李浩见自己已然听不到什么讯息,便决定冒险躲在庙宇大殿上聆听。随即纵身下了山坳,轻轻的跃向那大殿上面。此时李浩的轻身术已经是登峰造极,便在仙篆山时,连归宗颐那样的高手,起初也是未曾听闻到。

    却听卫圣篁在庙中,对那人说道:“米丰师兄,师尊他老人家此次召集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啊?”那姓米的胖子对卫圣篁说道:“还不是为了那玄乙门的事情,这两天明王府的人要来药王山将那铁狱头陀的养女带去,我们要在这两天提防那玄乙门人的来袭。这两天一过,我们的任务算是圆满,然后就任凭那玄乙门人到此地,任凭师尊他老人家炼制成药人!”

    李浩听罢,心中算是有了答案,也庆幸此时韩山福等人还没有到来,那么营救陵娲的机会还是有的。正在此时,忽然觉得自己脖颈上凉凉的,以为是雨水沁透了衣领流了下来,便顺手抹了一把。谁知却摸到一个冰滑的东西,李浩心中一惊,马上一动也不敢再动,暗暗运起了体内的诛天剑气来!随即缓缓的转头向后看去......

    只见一条银色的剧毒大蛇,不知何时爬到了李浩的身上,想是雨声凄沥,李浩又凝神倾听,才让他趁虚而入的。李浩知晓这是那胖子米丰施用的手段,便不敢怠慢,猛地催动体内的丹气,就在那银蛇向自己张开血口扑来的时候,把它震成碎片!

    那卫圣篁与米丰何等机警,瞬间便感知到自己的灵蛇被人斩杀,马上向房顶挥杀出一道毒煞!李浩心中知晓将银蛇斩杀时,他们定会有所警觉,早已跃下屋顶,向房中的二人大声说道:“药王门的蠢货!出来受死吧!!!”

    庙宇的大门猛然被里面的二人推开,卫圣篁向外看去,只见一个头顶斗笠,脸上蒙着黑布的男子站在庙前,立即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来药王山撒野!!!”李浩冷冷的说道:“我便是玄乙门人,特地前来将那头陀的女儿带回,你们若是敢有阻拦者,我一律格杀勿论!!!”

    卫圣篁听他说的阴冷,加上天气簌簌的落着雨水,心中不由得一寒,却听那米丰大声笑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玄乙门有什么手段,居然敢来与我药王门做对!?当真是可笑。”李浩冷冷的说道:“有无手段,一试便知......”

    米丰听李浩如此自信,也被他的气势所震了一震,随即两人与李浩对峙起来。李浩缓缓的从背后抽出紫云剑来,顿时庙前一道紫气飘过,晃得米丰二人眼前一阵炫目。李浩厉声问道:“我最后问你们一次,那个被你们擒到的姑娘,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

    卫圣篁忽然大喝一声,朝李浩扑了过去,只见他刚刚奔到雨中,身周便有一股清幽色的气息笼罩在身前。李浩心中一惊,知道这是药王门的绝学,自己若是不多加小心,定会被他们身周所淬炼的蛊毒击败身死!

    想到这李浩忽然周身一抖,只见从两肋间蓦地爆射出金辉色的剑气来,正是陆星羽教授自己诛天剑气的绝学“斗转星璇”,那些剑气呼啸着向卫圣篁扑了过去!卫圣篁见李浩居然如此了得,慌忙闪躲起来,但那些剑气何等凌厉,瞬间便将他身上所散出的毒煞击破,卫圣篁强忍李浩剑气的倾袭,向米丰大吼着说道:“师兄!这妖人十分了得!快快助我!!!”

    那米丰将手中的九环铁杖向地上一触,忽然地上的雨水中扩散出一道青碧色的水波来,那水波极为快速的向李浩扑了去,李浩见罢纵身而起,随即又挥射出自己的“斗转星璇”来,便要与二人在这庙前做一番殊死的拼杀......r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