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徐州之战(163)

    宗寇值得信赖,虽然敌军给予的压力是空前的,但看得出来,这还是因为之前的大胜迷惑了士兵们,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他现身,稳定军心,但张飞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并不急于亲自领兵加入战团,他想看看宗寇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把士兵们从自大轻视敌军的情形下扭转过来,只要宗寇做的好,那么在经过最初的战斗之后,相信局面很快就会被扭转。

    当然他其实最想看到的情况,还是宗寇能通过其它的方式改变战局,而就在张飞翘首以盼的时候,宗寇则率领着帐下从到了最前方,一路向敌兵砍杀而来。被动出击变主动进攻,看起来好像区别不大,但是战场之上的态势却真的在被改变着,原本看起来有些岌岌可危的徐州军在宗寇的率领下,对敌军发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而就在徐州军大举进攻的一刻,一马当先的宗寇则从正面杀入敌群之中。

    与此同时,在分居两翼侧翼的张萍、丁在、岑宁、乐蒙四名偏将同时从侧翼杀向敌军,不仅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压力,更趁机发起了反扑。

    丁在、岑宁、乐蒙三人一早就是张飞的得力干将,但是他们的名声莫说是在天下了,就算是在徐州,也没几个人能够知道他们三个人是谁,但是将纪灵击败之后,那就不一样了,不仅在全军之中三人的名声传开了,甚至他们的名字都出现在刘澜的案头之上。

    虽然他们并没能生擒纪灵,但是那一仗打的确实漂亮,而且三人各有特点,又都年轻,是真正可以培养的人才,虽然他们并非刘澜所熟知的历史名将,可谁能知道他们未来无法成为下一个阎志或者是关张赵呢?

    三人与张萍带兵从左右杀人敌群之中,战况彻底被扭转了,四人之中尤其是乐蒙,在军中他素有小张飞的名声,并非是他的外貌与张飞有何相同,而是作战时许多特点都与张飞一模一样,就好像在杀入敌群的一刻,只有他一个人高吼一声,道:“兄弟们,随我杀啊!”

    两翼突击让中路的宗寇压力大大的减轻了,让他能够更为轻松的带领着徐州军向匪军发起猛烈冲锋,战局向着宗寇最愿意的一面发展。

    而这样的局面,显然对后枋是一次打击,望着节节后退的部队,即刻纵声狂吼:“顶住,给我顶住,再有后退者,杀无赦!”

    不断后退的匪兵一听到杀无赦三个字,脚步立时变缓了,他们很多人都是新加入的,对于他们来说,抢夺发财是他们的初衷,而现在他们这一路下来已经赚了个盆满钵满,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又怎会甘心死在战场之上,而且还是因为后退被杀?

    渴望生存的他们再一次冲向了徐州军,短短几百米的距离,双方展开了一场惨烈交锋,你来我往,战况惨烈非常。

    到处可见残肢断臂,鲜血如注,似小溪一般。

    战斗再次变得胶着,虽然张飞帐下的士兵是精锐不假,但毕竟其中有绝大部分的士兵是新入伍的新卒,他们初上战场,在战局顺利时也许能发挥百分百的实力,可似这样胶着反复的战局,却让他们有些举足无措。

    敌军的顽强,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好像杀之不尽,前方匪兵源源不断投入到战斗当中,战局就在这样你来我往下进行着轮转,此刻你战局上风,下一刻他占据优势,前一刻好似胜局在握,下一刻也许就变成了危险一幕。

    战场之上,攻守交替转换之快别说是这些新兵们,就连一些老兵甚至是宗寇张萍等人都未曾见过,这样的战斗,远无法比沛县时与曹军交战相比,但是激烈程度,远超过与曹军交战。

    与曹军交锋,他们处于劣势,战斗惨烈甚至是悲壮,但眼前的战况,虽然也可以惨烈来形容,但与当时的那场刻骨铭心的战斗比起来,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反而这样的战斗对宗寇来说会是一次极大的考验,因为从现在看起来,双方本来有着极大的差距,他们应该以绝对的压倒性优势战胜对付,就好像之前的战斗一样,两千人大败一万人,但现在的局面却是,敌军在绝对的劣势之下却与他们杀了个难解难分,这样的场面,饶是宗寇身经百战,参加过无数场战斗也是头一次遇到。

    如果与曹操的战斗让他明白了如何在不利的局面下更好的指挥部队进行战斗的话,那么眼下的战斗他必须要学会如何发挥优势,使得战斗变得更为轻松,而现在他便是无法让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这一仗从战斗之初就别扭,这也正是为何战场会是现在这个局面的原因,而他现在必须要找到办法,让对方别扭,那么这一仗就会变得轻松简单。

    几乎是在敌军发起反击的一刻,宗寇手中长枪高高举起,气沉丹田,大吼一声:“将士们,随我冲锋。”宗寇的吼声如他春雷一般在旷野响彻,在他的吼声鼓舞下,徐州军士气猛然高涨,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朝着敌军再次扑去,而在侧翼的张萍四人,也再次重振士气,重向敌军的同时齐声怒吼:“杀啊!”

    一直观察战场局势的张飞,清楚的观察着双方的战场战况,对于士气的把握,显然宗寇更有心得,他懂得如何来调动徐州军,但后钱也并非是易于之辈,他能有今天的名声,确实不是浪得虚名,能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让战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后钱几乎做到了最好。

    他清楚,这一仗他们遇到了硬骨头了,这样有韧性的对手,在张飞的记忆中,也只有曹军才有,可见他们能够在东莱横行无忌不是没有原因的,但他也清楚,士兵的特许往往彰显着主将的性格,看他的将领,就能知道这支部队战斗是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同样看一支部队的战斗,也可以清楚他的主将是什么样的个性。

    而现在双方这样的作战情况,说明了这个后钱其实和他是差不多的个性,最少在作战的时候,都敢于猛打猛冲,没有什么太多的部署,就是一顿猛冲,以最猛烈也是最简单的方式来结束战斗。

    所以此刻双方的交战,才会像是一对壮汉同时挥拳击打对付,偏偏二人都不去理会对付挥来的拳头,只想着自己这一拳一定能够将对手击倒,而这也是双方混战在一起,却始终没能分出胜负来的关键。

    战场之上,双方你来我往,手中刀枪剑戟舞动不停,而随着徐州军的士兵们发出的喊杀声再一次响起时,一蓬鲜血瞬间喷飞,他看到了一名匪兵战士握着环手刀的手臂被砍了下来,而那名士兵则瞬间发出了如同杀猪一般的痛苦哀嚎。

    激烈的战场,让他热血沸腾,但是现在是对宗寇最重要的考验,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相助让他的努力功亏一篑,这对他会是一次打击还是会是一种保护,张飞很难判定,决定一件事情时,有时候结果并不会只有一个,甚至可能会出现多种可能。

    就好像现在,他出现,那么对宗寇很可能是极大的鼓舞,也可能是一种刺激,会让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在信任他,又或者会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对他失去了信心,甚至会让他自己心里背负压力,没能完成好自己的嘱托,可能他会因此对自己产生怀疑,失去自信。

    这些考量,如果是以前,张飞绝不会有,也不会在乎,可当他自己亲自领兵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原来有那么多,尤其是在对心腹爱将的时候,很多时候他都会想当时主公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又或者会想,这件事如果换做主公他又会如何做。

    正是在这样的思考之下,张飞取得了长足进步,也从当年只知道战场厮杀的猛将,变成了已经足以被刘澜信任,并且敢于让其独当一面的大将,张飞的成长是可喜的,甚至他的成长对于刘澜,远远要比关羽赵云等人更受其关注,因为太困难了。

    一名猛将,战场拼杀,这样的人很容易寻找,找两膀子有力气的莽汉那还不容易,可要寻找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却难,放眼整个三国,能符合这个要求的人,也屈指可数,而现在张飞居然成为其中之一,这难度可一点不比让诸葛郭嘉司马懿成为盖世猛将简单多少。

    兵刃交击声、金铁交鸣声响彻平原上空,敌我双方临死一刻的惨叫声让张飞从沉思中转醒,他看着战场,眼睛变得越来越大。

    激烈的交锋变得越来越惨烈,甚至血腥的味道都可以清晰可闻,当然那最熟悉的战鼓声,则变成了战场之上最优美的声音,比起匪兵,他们可就没有这些指挥部队的军械,完全靠着呐喊,这与当年的那些匪兵如出一辙,但是在他们的正规军看来,大喊大叫的范围毕竟有限,而战鼓声却可以让他们的每一名士兵清楚他们现在要做什么。

    目的十分明确,震天动地的激昂的鼓声就是他们不断前进的动力,就算鼓声与很多惨叫杂音交织在一起,但只要他们能够分辨出鼓声来,就可以按照主将的意图,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而这一点是匪兵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

    战场之上,双方你来我往,手中刀枪剑戟舞动不停,而随着徐州军的士兵们发出的喊杀声再一次响起时,一蓬鲜血瞬间喷飞,他看到了一名匪兵战士握着环手刀的手臂被砍了下来,而那名士兵则瞬间发出了如同杀猪一般的痛苦哀嚎。

    激烈的战场,让他热血沸腾,但是现在是对宗寇最重要的考验,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相助让他的努力功亏一篑,这对他会是一次打击还是会是一种保护,张飞很难判定,决定一件事情时,有时候结果并不会只有一个,甚至可能会出现多种可能。

    就好像现在,他出现,那么对宗寇很可能是极大的鼓舞,也可能是一种刺激,会让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在信任他,又或者会让他觉得自己已经对他失去了信心,甚至会让他自己心里背负压力,没能完成好自己的嘱托,可能他会因此对自己产生怀疑,失去自信。

    这些考量,如果是以前,张飞绝不会有,也不会在乎,可当他自己亲自领兵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原来有那么多,尤其是在对心腹爱将的时候,很多时候他都会想当时主公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又或者会想,这件事如果换做主公他又会如何做。

    正是在这样的思考之下,张飞取得了长足进步,也从当年只知道战场厮杀的猛将,变成了已经足以被刘澜信任,并且敢于让其独当一面的大将,张飞的成长是可喜的,甚至他的成长对于刘澜,远远要比关羽赵云等人更受其关注,因为太困难了。

    一名猛将,战场拼杀,这样的人很容易寻找,找两膀子有力气的莽汉那还不容易,可要寻找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却难,放眼整个三国,能符合这个要求的人,也屈指可数,而现在张飞居然成为其中之一,这难度可一点不比让诸葛郭嘉司马懿成为盖世猛将简单多少。

    兵刃交击声、金铁交鸣声响彻平原上空,敌我双方临死一刻的惨叫声让张飞从沉思中转醒,他看着战场,眼睛变得越来越大。

    激烈的交锋变得越来越惨烈,甚至血腥的味道都可以清晰可闻,当然那最熟悉的战鼓声,则变成了战场之上最优美的声音,比起匪兵,他们可就没有这些指挥部队的军械,完全靠着呐喊,这与当年的那些匪兵如出一辙,但是在他们的正规军看来,大喊大叫的范围毕竟有限,而战鼓声却可以让他们的每一名士兵清楚他们现在要做什么。

    目的十分明确,震天动地的激昂的鼓声就是他们不断前进的动力,就算鼓声与很多惨叫杂音交织在一起,但只要他们能够分辨出鼓声来,就可以按照主将的意图,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而这一点是匪兵永远也不可能做到的。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