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lets/paoshu8/images/read_new.js">
GetMode();
小说简介 小说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选择背景颜色: SelectColors();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Gundong();
GetFont();
赞助商广告位①
赞助商广告位②
赞助商广告位③

第五百五十八章:风云生变,龙出深渊

    茶水入喉,满口生津,实在是一种享受。

    “年轻人,第一次见到你,我便觉得你气运加身。这些年来,倒没有辜负这份气运,没让老夫失望。”

    龟丞相淡然开口道。

    陈三郎听得仔细,内心活络开来。他不知道对方对于自己的了解有多少,是否只是一种试探。但听得出来,所说的“气运”,应该指的是小龙女一事。

    龟丞相又道:“释家言必称‘因果’,却也对的,你这次来,便该了断一段因果。”

    陈三郎问:“请问长老,该如何了断?”

    龟丞相微微一笑:“该断便断,不如就此归去吧。”

    闻言,陈三郎脸色一变:“长老是要我抽身离开,不再理会?”

    “不错,正所谓‘人妖殊途’,何必勉强?”

    龟丞相目光炯炯地看过来,样子很是认真。

    陈三郎却慢慢摇头,态度坚决地道:“因果,不是这样断的。”

    “哦,那你要如何?”

    “我为人一向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当下恩者有难,我怎能坐视不理?”

    龟丞相似笑非笑地道:“你须知道恩怨便如染缸,纠缠不断,怎分得清楚?”

    陈三郎正色道:“当日一遇,便有诺言在。不管如何,都得当面交待明白,否则此心不安。”

    龟丞相道:“如此说来,你是非见不可了?”

    “当然。”

    陈三郎坦然与牠对视,丝毫不惧。

    林间的气氛蓦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似乎下一刻便大打出手。许念娘右手又开始按上了刀柄处。

    “哈哈哈!”

    龟丞相忽而仰天大笑,还拍起手掌:“好,好一份书生意气。”顿一顿,止住笑容:“你是否认定老夫不会出手,所以才敢逆我意?”

    陈三郎一本正经道:“此事无关其他,即使龙君大人亲至,我也是这番说辞。”

    龟丞相哼了声:“你倒有把硬骨头……可惜无用,妖族中事,始终轮不到凡人来插手干涉。”

    陈三郎默然无语,这时候说些场面话毫无意义,对方所言正中死穴。说实话,他们现在连如何进入龙城都还不知道。门都找不到,又怎么闯得进去,又怎么与敖卿眉相见?

    当下,最大的依仗便是《真龙御水诀》了。也许,当日敖卿眉早有预料,所以传了这门功法给他。起码会水,不会面对洞庭望湖兴叹。

    但靠这些,想要对抗整个龙城,远远不够。

    想了想,陈三郎忽道:“不过我知道,长老会帮我的。”

    “哦?”

    龟丞相冷眼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原因暂时不明,可你既然来了,就是来帮我的。”

    陈三郎语气很淡定,很有信心。

    龟丞相看着他,仿佛想瞧出点端倪来,只是始终平淡如水的神情,看多了,便是一片气息翻腾的景象,出现在眼帘内。

    这片景象实在不凡,龟丞相阅人多矣,但极少见到这般气象。人皆有气,当气息壮大,便可成形成象。气象各有形态,因人而异。不过万千人中,能凝成气象的本就万中无一,而能够聚出气象的少数人中,不少形态只能说平庸。例如说当官的,或是一柄伞,或是一支笔;而富贵人家的,多是钱币一类,还有些衣帛类。

    能凝聚成印的,起码是一方封疆大吏级别才行。

    现在,陈三郎顶上所呈现的气象有些奇异,首先是一方大印,方方正正,菱角分明,很是真是,而在大印之上,悬着一柄剑。

    一象两物,乃是罕见之相。

    陈三郎的命气根根染黄,虽然还不是那种鲜艳的杏黄,但已经颇为接近;至于时运之气,彤红一片,足以表明他正运途亨通,前程无碍。

    这副气象的形成,毫无疑问源自雍州的气运加持,一州之气,哪怕只是个蔽败之州,可耐不住地广人多,涓滴成流,聚沙成塔,极为可观。更何况在陈三郎的治理之下,百废复兴,其中功业无数,反而比寻常之州更加容易积累和获得人心。

    入主雍州,让陈三郎有了一个质的变化。基业稳定之后,这份气运足以持续多年。而今陈三郎又有了扩张之意,发兵扬州,相信过不多久便会有战报回来,到时便可知胜负。若莫轩意能破扬州,手握两州的陈三郎便再上台阶,彻底奠定半壁江山。

    龟丞相一双小眼,洞悉无数,能穿岁月,辨真伪,窥人情世故,自不会看走眼,心中暗叹:争论多年的潜龙名分,不出意外的话便落在陈三郎身上了……不,潜龙一说已经过时,因为风云生变,龙物张牙舞爪,兴风作雨,已开始腾飞出深渊了。

    不过不正因为如此,自家才会主动找上门来吗?

    龟丞相摸了摸胡须稀疏的干瘪下巴,对于陈三郎的认定不置可否,活了偌长的岁月,可不是白活的,即使被窥破心思,也绝不会轻易表现于外。更不用说,这个决定,是可能发生变卦的。只是目前看来,牠对于陈三郎的表现是满意的。

    那边许念娘似有不耐,瓮声瓮气地道:“龟丞相,你也不用打什么机锋了。有什么直说吧,我们还要去寻宝呢。”

    “寻宝?”

    龟丞相扫他一眼,仿佛想到了什么,沉吟道:“这么多年过去,也确实该来人把东西搬走了。否则扔在那儿,着实可惜了些。”

    “你知道……”

    许念娘下半截的话自动打住:对方是何等存在?恐怕整个洞庭都踏遍了吧,有什么事能瞒过牠?也许当年末帝藏宝,都被牠看在眼内呢。只是那些事物,对于牠们并无大用,也用不上,所以就任由放在那里,不予理会。

    龟丞相咧嘴一笑:“并非老夫卖关子,有些事情本不宜轻易诉诸于口,更存在着莫测的变化,不到最后,谁能做定数?饶是活了千年,在你们眼中早已成为仙圣的龙君大人都要举家出海,以避祸难。”

    这事从牠口中道出,再无疑问。

    陈三郎忍不住问:“避什么祸难?”

    龟丞相一字字道:“魔气北来,生灵涂炭!”8)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InitHeight(); SetCtrlLIneHeight();